Menu

中国新舞蹈艺术先驱者吴晓邦先生生平事迹介绍

“新舞蹈艺术运动”在艺术上是向西方现代舞特别是德国表现主义舞蹈学习的结果,在实践上则是有良知有才华的舞蹈家与中国社会现实生活相结合的产物。这一“运动”在艺术上引进了关于动作“空间”、“力度”、“幅度”、“表情”、“构图”、“节奏”、“质量”等具有现代艺术和剧场意识的创作理念和构思方法,使得中国舞蹈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了科学化的分析。新舞蹈艺术是“五四”时期民主和科学两大旗帜在中国舞蹈历史进程中的反映,由于吴晓邦的努力和辛勤教学,又将其传播到全国各地。

吴晓邦是我国新舞蹈的奠基者、开拓者和实践者,杰出的一代舞蹈大师。为纪念这位我国新舞蹈的先驱,1999年在其故乡太仓落成了我国第一座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舞蹈纪念馆——吴晓邦舞蹈艺术馆。

1980年,吴晓邦兼任中国文学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作为首位中国舞蹈硕士生的导师,培养出了二批七名舞蹈硕士。1981年受聘为《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主编、《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主编、《当代中国·舞蹈》主编等职。

真正能够代表20世纪中国舞蹈发展新方向的,是由吴晓邦所倡导的“新舞蹈艺术运动”。

吴晓邦
,出身于贫苦农家,后被沙溪镇上吴姓富户抱养,取名锦荣。受五四新文化的影响,青年时代的吴晓邦满怀革命热情,投笔从戎,在北伐战争中任叶挺团见习排长。
大革命失败后,他于1929年赴日本学习音乐,因敬仰波兰音乐家肖邦,遂改名晓邦。后受日本早稻田大学学生演出的舞蹈感染,开始对现代舞蹈发生兴趣,先后在日本高田雅夫舞蹈研究所、江口隆哉与宫操子现代舞蹈研究所学习芭蕾舞与现代舞。
“9.18”事变后回国,在上海创办“吴晓邦舞蹈学校”、“晓邦舞蹈研究所”,举行了第一次舞蹈作品发表会。1937年后参加抗日救亡演剧队,期间创作了《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舞》、《游击队员之歌》等一批抗日舞蹈节目。
1945年抵达延安,在“鲁艺”任教。
新中国成立后,当选为全国舞协副主席,并先后兼任中国青年艺术剧院舞蹈团团长、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中国舞蹈艺术研究会主席等职。1956年创建“天马舞蹈艺术工作室”。文革时受冲击下放,文革后,吴晓邦复出,任中国舞协主席、全国文联常委《舞蹈艺术》杂志主编、《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主编等职。吴晓邦以舞言志,以舞警世,为人生而舞,矢志不渝,坚持舞蹈教育、创作、理论三位一体的方法,培养了一大批舞蹈后继。

文革期间,吴晓邦被划定为“反动学术权威”,遭受批斗并下放“五七”干校劳动。

《傀儡》是吴晓邦早期的成功作品之一,构思成型于日本高田雅夫的舞蹈教室中。该作品是对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占领中国东三省,成立所谓的“满洲国”并立溥仪为傀儡皇帝这一事件的直接反映,也是中国现代舞蹈历史上第一个有记载的直接表现艺术家现实生活态度的作品。令人赞赏的是,该作“以木偶戏中谐趣动作为依据,塑造了一个只会服从主人操纵、没有个人意志的摇尾乞怜的走狗形象”。

(文章作者:admin)

1960年,吴晓邦受左倾社会思潮的批评和冲击,其表演生涯被迫结束,“天马”被勒令停办。

新舞蹈艺术运动与吴哓邦

一生创作了《饥火》、《思凡》、《丑表功》、《平沙落雁》、《迎春》、《秋怨》、《虎爷》、《宝塔牌楼》等18个脍炙人口的新舞蹈节目。著有《新舞蹈艺术概论》、《舞蹈新论》、《谈艺录》、《舞蹈续集》、《舞蹈学研究》等专著。

为重振和复兴中国舞蹈事业,在连任“舞协主席”的十二年间,吴晓邦不顾年老体弱,不遗余力地著书立说,出版了《我的舞蹈艺术生涯》、《舞蹈新论》、《舞论集》、《舞论续集》、《随想录》、《舞蹈学研究》、《新舞蹈艺术概论》等著作,形成了他的舞蹈理论体系。而吴晓邦早在1950年出版的《新舞蹈艺术概论》,已经把现代舞的技术方法和理论思想结合起来。这些舞论著作为当代舞蹈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与此同时,吴晓邦还亲赴全国多个省市及香港,举办“舞蹈理论创作讲习班”,传授舞蹈理论及现代舞技术,组织舞蹈习作课,继续他“舞者向全方位发展”的教学理念。

(文章作者:admin)

1995年10月,入编中国舞蹈家协会主编的《当代中华舞坛名家传略》。

吴晓邦,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舞蹈编导、舞蹈理论家、教育家。吴晓邦出生于江苏太仓沙溪镇,少年时代受到“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积极参加爱国进步活动。太仓道观是当时江南地区最大的道观之一,其中的道教仪式表演给予他最初的舞蹈教育,培养了他对于动作、表演及仪式的爱好。从1929年至1936年期间,他三次赴日本学习经济、音乐和舞蹈。当时,日本一些青年舞蹈家热衷于西方艺术,德国表现主义舞蹈在日本大行其道。吴晓邦在高田雅夫舞蹈研究所、江口隆哉和宫操子等许多舞踊研究所学习芭蕾和现代舞,深受其影响。他于1932、1935年两次回国,以现代艺术的创作宗旨并遵循完全意义上的艺术表现舞蹈精神,在上海创办了晓邦舞蹈学校和晓邦舞蹈研究所。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创办的专业舞蹈教育机构和研究机构。1935、1937、1939年他先后三次举办了个人舞蹈发布会,开创了中国历史上以艺术家名义举办个人舞蹈专场晚会之先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吴晓邦怀着一腔热血参加了上海救亡演剧队,把所有艺术才华奉献给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和紧随其后的民主建国解放运动。在这期间他创作了《义勇军进行曲》、《饥火》、《思凡》、《游击队员之歌》、《进军舞》等大量舞蹈,还在中国历史上开了舞剧创作之先。《罂粟花》、《虎爷》、《宝塔与牌坊》等舞剧作品就是当时具有时代意义和艺术创新性质的作品。吴晓邦从20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后期一共创作了一百多部舞蹈、舞剧作品,在全国文化界和普通民众中均享有很高的声誉。吴晓邦在中国现代舞蹈历史上第一次鲜明地提出了“新舞蹈艺术”的概念,倡导运动,亲自实践,创作表演,不遗余力,被称为新舞蹈艺术的先驱。

吴晓邦从日本回国后,将现代舞蹈艺术引入了中国,率先提倡新舞蹈艺术运动,主张为人生而舞蹈,提倡用舞蹈反映现实人生的苦难与希望,并身体力行地开展舞蹈教育工作。分别于1932年和1935年在上海开办了中国第一所舞蹈学校和中国第一个舞蹈研究所,并在1935年和1937年举办了他自己的、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次个人舞蹈作品发表会”及“第二次舞蹈作品发表会”,创作演出了揭露社会黑暗,讽刺虚无主义、向往和憧憬光明的舞蹈《送葬》、《傀儡》、《黄浦江边》、《小丑》、《奇梦》、《拜金主义》等十几个作品,从而开创了中国近现代舞蹈史上舞蹈艺术创作之先河。这种以反映现实生活为主体的舞蹈作品,吴晓邦称其为“新舞蹈”。

《饥火》成为吴晓邦最重要的艺术作品,源自其深刻的人文主义思想和对人民苦难生活的深刻同情。表演时,吴晓邦充分利用了动作线条、动作力度、动作幅度等舞蹈表现手段,塑造了一个饥火难耐、仇恨中烧却最终因为势单力薄而死亡的“饥民”形象。它是当时社会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又经过高超的动作艺术给予外化,使观赏者潸然泪下。与之不同的《思凡》是巧妙利用昆曲艺术传统段子而编创的翻新之作。吴晓邦自编自演的这个舞蹈,一改传统戏曲中因“思凡”而“下山”且又重新获得幸福的结局,塑造出向往人间美好生活而最终未能超脱的小和尚,借以表达他对于封建思想之严酷禁锢的批判。虽然尚在艺术舞蹈开蒙之时,却已非常讲究动作节奏的处理,动静得宜,表情细腻。

吴晓邦(1906.12、18—1995.7、8),中国新舞蹈艺术的先驱者、开拓者和实践者,杰出的舞蹈艺术家、理论家和教育家,是国内外众所周知和公认的舞蹈学术的领军人物。曾任第二、三、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历届文联委员,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北京舞蹈学校筹委会主任等职。他是古今中外舞蹈史上少见的,集舞蹈的表演、教学、编导、理论于一身,把长期的舞蹈实践活动和传统的理论研究结合起来的成效斐然的舞蹈大师。

40年代,吴晓邦的艺术创作进入新的时期。题材选择上更加广泛,艺术表现深度增加,手法扩展。他为新安旅行团创作的歌舞剧《春的消息》,将大自然的季节变幻与革命形势做了巧妙结合,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黎锦晖儿童歌舞剧创作的影响,但是在立意和表现手法上又显然带着更加积极的社会意义和艺术创造色彩。舞剧《虎爷》分四个篇章讲述了从“旧的生活”、“旧的毁灭”到“新的在孕育中”、“新的现实”之过程,在广西桂林演出后受到高度赞扬。

1997年11月,因他主持艺术学科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的编审工作,弘扬民族民间优秀传统文化做出了突出贡献,被文化部授予集成志书编审工作特殊荣誉奖。

创作并首演于1937年的《义勇军进行曲》,是吴晓邦在无锡为上海抗敌演剧四队创作的舞蹈,是他倡导新舞蹈艺术运动的代表作之一。该作品以中国武术、战斗中的搏击等动作为基础,配合那首脍炙人口的抗战歌曲,在救亡大势下曾经起到激荡人心、扬起斗志的作用。《游击队员之歌》、《国际歌舞》、《丑表功》等作品无一不给当时的人民以振奋,以惊醒,以激励!

1922年吴晓邦由于家庭包办,与常州人金巽结婚,育有二男二女,后离异。1941年吴晓邦与盛婕结为伉俪,育有二男一女。同年在广东曲江开办舞蹈班,共同传播新舞蹈。

1939年后,吴晓邦为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舍弃优裕的生活,苦行僧般地奔走于上海、桂林、成都、重庆、广东等地,展开新舞蹈的教学和演出活动,在此期间创作了《丑表功》、《思凡》、《饥火》等十几个脍炙人口的舞蹈作品,同时创作了舞剧《虎爷》、《宝塔牌坊》和歌舞剧《罂粟花》、《春的消息》等大量优秀作品,其中《丑表功》、《思凡》、《饥火》成为他的代表作。这个时期是吴晓邦创作的巅峰期,教学体系和创作风格的成熟期。

1952年至1953年,吴晓邦参加了民族文工团的建政工作,主办“少数民族歌舞演出专场”,率领民族文工团赴云南、贵州、康定、甘孜等地大规模采风和演出,被委任为中央民族歌舞团的首任团长。在就任中国舞蹈研究会主席期间,还组织和参与了意义深远的祭孔舞蹈与道教舞蹈,以及中国民间舞蹈《傩舞》等的挖掘、收集、整理、抢救、保护和研究工作。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火在华北燃起。吴晓邦怀着一腔热血,参加了由文艺工作者组成的抗日救亡演剧四队,离开上海,随着这支演出队伍活跃在京沪线上,表演了五十余场,宣传救亡,踏上了抗日革命征途。在演剧队,他用聂耳的音乐创作了同名舞蹈《义勇军进行曲》,排演了小舞剧《打杀汉奸》,根据《大刀进行曲》编排了《大刀舞》,排演了舞蹈《流亡三部曲》这四个充满爱国激情,具有强烈感染力的舞蹈作品。这些作品将“新舞蹈”汇入了社会和时代的主流,亦成为1939年吴晓邦第三次个人舞蹈作品发表会上的部分演出剧目。

1994年12月,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评展揭晓,《饥火》、《义勇军进行曲》分获经典奖和经典提名奖;《游击队员之歌》是获奖作品中年代最早的世纪之作。

这位中国当代舞蹈泰斗、新舞蹈艺术的一代宗师,走过了漫长的风雨历程,收获丰富人生的舞蹈斗士,于1995年7月8日终止了他六十多年的舞步,病逝北京。

1991年国务院为表彰吴晓邦为发展我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决定从1991年7月起发给政府特殊津贴并颁发证书。

(文章作者:admin)

“文革”结束,吴晓邦被任命为文化部文学艺术研究院顾问,《舞蹈》杂志主编。1979年,在中国舞蹈家协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上,吴晓邦被推举为主席,并连任三届直至第六届当选名誉主席。

吴晓邦原名吴锦荣,学名吴祖培、字启明。1906年12月18日出生于江苏省太仓县沙溪镇一贫农家中,十个月大的时候过继给当地的一大户人家当养子,成为这个封建大家族的二房嗣子。6、7岁进本地私塾,1914年随养母迁入苏州浒墅关邢村,后入吴县浒墅关小学读书,1917年(12岁)时,迁居苏州胭脂巷吴宅,不久进入美国人开办的教会学校——东吴大学附中。1924年春考入沪江大学附中。

1950年吴晓邦接受欧阳予倩邀请,主持了中央戏剧学院“舞蹈运动干部训练班”,为新中国舞蹈事业培养了一批骨干和中坚力量。《新舞蹈艺术概论》一书也于1950出版。

由周恩来总理批准,1957年,吴晓邦创立了“天马舞蹈艺术工作室”,开始着力于“古曲新舞”的创作研究,试图从古代音乐、诗歌、绘画中探索一条戏曲舞蹈之外的、表现古人生活的“新古典舞”创作之路。短短三年的时间,他在“天马”创作了《梅花三弄》、《渔夫乐》、《春江花月夜》、《一枝春》、《十面埋伏》等18个作品,在全国进行过五次巡回演出,演出120多场,观众人数达到16万6千余人次。1960年,“天马”曾向文化部上缴演出收入,受到了财务司的表彰和奖励。

1963年吴晓邦又获准带三名学生从事创作和研究,但不满两年又被迫终止。无奈之下,吴晓邦曾拜宋文治、张星阶、李苦禅等画家为师,学习国画,“以画代舞”,延续自己的艺术生命。

为表彰吴晓邦对中国舞蹈事业不可磨灭的功勋,无私无畏的献身精神,全国政协提案在他的故乡江苏太仓建造吴晓邦舞蹈艺术馆。在中国文联、中国舞协和江苏省季、苏州、太仓市委共同努力下,吴晓邦舞蹈艺术馆于1999年5月开馆,它是迄今世界上唯一一所以舞蹈家命名的纪念馆,已成为苏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江苏省舞蹈家协会教育基地,在精神文明建设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吴晓邦自幼性格叛逆,青年时期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运动——“五卅”运动的影响,积极参加爱国进步活动。1926年在上海持志大学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为寻找报国之门,于同年考入武昌南湖的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曾参加由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入伍生临时组编的中央独立师,担任叶挺团见习排排长,西征平定杨森、夏斗寅的叛乱。后因时局动荡,家庭阻挠而不得不选择东渡日本留学。

1929年至1937年,吴晓邦先后三次东渡日本,始学小提琴,因仰慕波兰爱国主义音乐家肖邦的艺术才华和爱国思想,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吴晓邦,并以此名作为从事艺术事业后的名字。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在东京大隈会堂看到了由早稻田大学学生表演的舞蹈《群鬼》,极受震动,连续几夜不能入睡,对舞蹈产生了兴趣,立志献身舞蹈事业。于是,进日本高田雅夫舞蹈研究所,随高田苗子学习芭蕾,接着在江口隆哉、宫操子夫妇接导下学习现代舞,研究日本舞蹈界各流派的艺术,进行创作和演出,接受德国表现主义舞蹈的理论与技术,并受现代舞大师邓肯和日本美学家邦正美的深刻影响,立志开创中国新舞蹈艺术的道路。他的处女作《无静止的运动》和为了讽刺、揭露伪满“皇帝”的奴才形象而创作的独舞《傀儡》,皆在东京公演,后者受到日本舞蹈界的关注。

1945年吴晓邦、盛婕在周恩来的安排下到达革命圣地延安,执教于鲁迅艺术学院。由于内战形势紧迫,“鲁艺”北上,吴晓邦曾于华北联大文艺部、内蒙古文工团、东北民主联军、沈阳鲁迅艺术学院从事舞蹈教学,期间创作了蒙古舞《希望》、《内蒙人民三部曲》(《内蒙之路》),以及伴着解放军南下进军的、由东北一直舞到海南岛的《进军舞》,从而为部队舞蹈现实主义的创作奠定了基础。1949年8月吴晓邦受邀到武汉,为第四野战军部队艺术学校及各野战部队舞蹈训练班教舞,培育出诸多部队舞蹈人才。同年,他的著作《新舞蹈艺术初步教程》问世,成为中国近代以来最早的舞蹈教材之一,也是当代舞坛的第一部舞蹈理论专著。

1989年,吴晓邦以他一生的积累提出了《舞蹈学研究》的整体框架和命题,《舞蹈学研究》是吴晓邦舞蹈艺术理论的一生总结。1983年首次提出建立舞蹈学科问题。目的是引导舞蹈走向宏观,走向科学的行列,不再仅仅就形式论形式,就手法论手法,而是用互相联系的观点,站在舞蹈是综合艺术的高度,从历史的进程、审美意识的递变去评论,去审视舞蹈,使舞蹈早些脱离幼稚的状态。《舞蹈学研究》的提出,为中国舞蹈理论的新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