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东北大秧歌音乐的故事

山东的歌舞遍及全省,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春节和元宵节期间各地的秧歌最为活跃,它们都有自己的特色,其中,最主要的有鲁北的鼓子秧歌、青岛附近的胶州秧歌、胶东半岛的海阳秧歌、鲁中的平阴秧歌等。在山东的民间音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1

山西民间锣鼓的分类
鼓是我们祖先的乐器,远在原始社会就有了鼓。不但有黄帝造鼓的传说,还有出土文物佐证,鼓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中的佼佼者。传至今日,全国的鼓有上千种,山西的鼓品种亦不下几十种,上溯到远古文化的“土鼓”,“鼍鼓”,下及现在从大到周盈丈几的帅鼓到小才几寸的手鼓,山西确是中国鼓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鼓在山西,族旺支繁。既有自成一家的清锣鼓,又有吹打锣鼓、鼓舞、锣鼓经及庙堂锣鼓。丰厚的积淀,多彩的艺术,凝聚了多少民众,又使多少中外学者专家把取景框对着它来。鼓文化已成为三晋文化的代表,成为黄河文化的一面旗帜,不但为三晋大地添彩,更为中华民族增光。
一、清锣鼓
清锣鼓主要有《威风锣鼓》、《太原锣鼓》、《绛州鼓乐》《岳村孤子》、《斤秤锣鼓》等。
威风锣鼓
1988年以来,山西的威风锣鼓从农运会到亚运会,从省城的民间艺术节到天安门广场的四十周年大庆,真正打出了山西民间艺术的威风,誉享全国,声闻世界。
威风锣鼓是流行在霍州、洪洞、汾西、临汾一带的民间广场艺术。相传,公元619年,李世民在霍州大战刘武周部,击鼓迎战,鸣锣收兵,进退有序,取得了胜利,于是流传下威风锣鼓。这种锣鼓的特色就是“威风”。从锣鼓的配置打法,演奏队的组织、表演、着装,都在展示威风。
第一,音响威风。看威风锣鼓,在未见其形时,早闻其声厂,而且如雷贯耳,非同凡响。其实它所使用的乐器很单纯,只有鼓、锣、铙、钹四件。传统配置比例是鼓2锣8铙4钹2。现在人数扩大,多到四、五百人,加大了鼓和锣的比例,使音响更加突出。演奏方法是鼓指挥,锣主奏,铙和钹分成两个声部,交替对奏。乐句处理多以“句句双”出现。上百面鼓,几百面锣,成百付铙钹,共鸣齐奏,音响如天地轰鸣,使人感受到当年李世民领兵征战的威风。由于节奏变化多样,有2/4
3/4 4/4, 还有 3/8
5/8出现,因而呈现多种色彩,让人感觉到趣味无穷,宏亮而不单调,刚劲而含有柔美。
第二,曲式威风。威风锣鼓的曲牌,既独立成章,又联缀成套。其多段体套曲一般分“帽头”“主体”“收尾”三个部份。曲式、句式、节奏多为行进式;曲牌名称亦大多从军事而来:“单刀赴会”、“三战吕布”、“四面埋伏”、“五马破曹”、“六出祁山”、“七擒孟获”等,演奏多从“擂鼓”开始,起伏相间,张弛结合,但又不离气势雄宏的主题,造成一种刀光剑影,兵刃相交的战场意境。
第三,场面威风。威风锣鼓的演奏多到几百人,一律古代士卒装束,摆开一个接一个的战阵,前后进退,左右开合;一忽而风卷残云,一忽而雨打枯叶;分开的象八卦,云集阴阳双合。那场面实在惊人,也着实感人。
第四,舞姿威风,队员在表演时,结合鼓点节奏场面变化,作出种种舞姿身段。鼓手有“左右开弓”、“马步冲击”、“穿插对打”、“开合斗打”;锣手有“反扣前冲”、“回扣后弓”;铙钹手有“大镲高翻”、“胸前空翻”,还有“单翻”、“双翻”、“斜叉”、“正叉”等,鼓锣镲在这里也变成刀枪剑,演奏员已成为将尉卒,威武雄壮,一股杀气,“舞”成了“武”。演奏中又巧妙自如地运用了“鼓花”、“锣花”、“铙花”,加之棰腕上的彩带装饰,整个场面又显得五彩缤纷,给予人以悦目舒畅之感,“武”又成了“舞”。
太原锣鼓
太原锣鼓是流行在太原和晋中一带的一种锣鼓音乐。曲牌有:“流水”、“一二五”等多种。“流水”,相传自后汉刘智远,刘的妹妹住太原古寨村,每逢出动以锣鼓相迎,演奏曲牌取福如东海长流水之意。“一二五”则是根据马锣击打节奏而得名。
太原锣鼓所用乐器分大小两组,以大家什享名。其乐器为大鼓(有的直径五尺左右)、大铙、大钹,大鼓为领奏。小家什为战鼓、马锣、二钹铰子。在曲式结构和打击艺术上的显著特点是:重章迭句、长短错落,象似古典诗词的句式结构,能给人以厚重紧凑,回环反复的印象。演奏中常常使用急煞停顿,如乐谱中的休止,给人以干净利索的深刻印象。演奏徐缓时如潺潺流水,急骤时则似大浪奔腾;轻敲时鸾铃叮当,重击时霹雳轰鸣。演奏者情态激奋,忽而抛镲亮相,忽而怀抱金瓜。音响、感情、表演交织融汇,引人人胜。
太原锣鼓常常把竞争引入演奏,分两队对垒进行。甲队一曲终了,乙队一曲开始,或两队同时开打。这种对台演奏,越打越来劲,越看越振奋,有时演奏长达五、六个小时而不肯罢休。
绛州鼓乐
新绛县,古称绛州。山西锣鼓音乐的一方宝地。花庆鼓、汾南车鼓、穿相锣鼓,皆在这里降生;《秦王点兵》、《老鼠娶亲》、《厦坡上滚核桃》等都在这里升华。绛州鼓乐将成为中国音乐史上显赫的一章。
《秦王破阵乐》。秦王,李世民登基前的封爵。唐初,朔州刘武周反叛,占领并州,锋及河东,齐王李元吉败北奔回长安。李世民请命领军渡河东征,屯兵绛州柏壁,东打西杀,南击北进,一举收复并州,保住了李家天下。在他北定太原凯旋归来时,军中作《秦王破阵乐》以迎。史载此乐以“擂大鼓为主”,“杂以龟兹之乐”。现今,新绛不但有“擂鼓台”存在,还有《小秦王乱点兵》、《唐王出城》的锣鼓曲牌流行。绛州鼓乐的丰富繁荣,恐怕与这个重大的历史源渊相关。
《秦王点兵》。这是一首廿世纪八十年代的新作。在原《秦王破阵乐》的基础上,摄取了《汾南车鼓》、《花敲鼓》、《老虎磕牙》等鼓种曲牌成分,成此杰作。它融汇了历史和当今、群众和专家、业余和专业的艺术结晶,是社会主义时代的新鼓乐,它两次轰动京华,
―次震撼巴黎,是黄河文化的骄傲,是中华文化的骄傲。
《秦王点兵》全曲包括引子、鼓边段、鼓心段、锣鼓段、华彩段、尾声段六部份,紧慢张弛结构得当,乐曲相当完整,它将民间套曲的特点与现代曲式结构相融合,使民间锣鼓乐跃上了一个新台阶。
乐曲以出兵为主题,从元帅升帐开始,直到官兵进入,列队布阵,点兵习武,准备出征结束。乐器分高低两个声部,高音有校鼓、卒鼓、小件铜器;低音有帅鼓、将鼓、大件铜器。演奏中根据主题要求,分别采用不同的演奏手段,有独奏、对奏、合奏、干敲、花打、混击,慢速、中速、快速;四拍、三拍、二拍。引子里的号角长音把人带进古战场阵地;鼓边采用了击鼓边、鼓邦、鼓环、鼓钉,并与夹板对奏、合奏,新颖多彩。华彩段则吸收西洋协奏曲中的华彩手法,别开生面,映照出将士们临战前的乐观心理。
花敲鼓
花敲鼓,亦名花庆鼓,又叫干鼓。它以不伴锣镲,革木干打为特色,全围亦属罕见。因此在演奏中尽量发挥鼓的优势,挖掘鼓的潜力,打遍了鼓的所有部位,连鼓环、鼓钉都不放过,也汇总了击鼓的各种技巧,使人耳目一新,别开一方天地。花敲鼓因此得名,并传播四方。
岳村(钅瓜)子
因产生于文水岳村,(钅瓜)了是主奏乐器小镲打音的摹声,故而得名。这套锣鼓只有两种乐器,鼓和镲。却能打出大自然的风雨雷电,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全凭着打击技巧的变化。比如鼓有正击、轻击、边击、邦击;镲有擦击、抛击、闷击、平击;每种击法还可细分,共打法技巧不下几十种。它的著名曲目是《雷公闪电》,中有“天边积云”、“远处雷声”、“山雨欲来”、“乌云压顶”、“炸雷轰响”、“风雨交加”、“雨过天晴”、“田禾碧翠”、“人喜雀跃”,意境十分感人。乐队传统组合是42人,42件乐器。
斤秤锣鼓
原名《斤秤歌》,流行在长治一带。这种锣鼓是以旧衡制十六两一斤与新衡制十两一斤的换算进行演奏,好象是写在锣鼓曲牌上的对数表。整套锣鼓分十五遍连续演奏。因斤秤歌遍遍口诀不同,故既不能一锣到底,也不能反复重叠,更不同于一般的曲牌连奏,是按照“问斤求两”的规律:一是
625,二是125,:三是1875,四是25,……直到十五9375,十六一斤收尾。鼓点打法遍遍迥异。要求演奏者必须娴熟斤秤歌口诀和锣鼓点数。这种锣鼓数学,融知识、趣味、娱乐于一体,作者的用心堪称佳绝。它的数学应用虽已成过去,但其文化娱乐职能却将永存。
背冰插花锣鼓
这种锣鼓流行在黄河岸边的永济一带,起源于古老的河祭。表演者全是男性,光膀赤腿,每人背一块冰,再背一铁棍,上插花束。手提锣鼓,边走边打,山村外到村里。给人以粗犷激越的野性感,有一种古朴的意境。
二、舞蹈锣鼓
舞蹈锣鼓是融舞蹈与锣鼓于一体,锣鼓演奏者也是舞蹈表演者,亦称鼓舞。这是一种比较占老的艺术形式,山西有它相当大的家族,现择主要两种介绍。
转身鼓
这是一种主要流传在襄汾县的鼓舞,以转身击鼓而名。据传始于明代万历年间。它的鼓点曲牌很丰富,原有一百多首,现今还流传三十多首。曲牌大多短小洗炼,结体为
A-B-A,B段是主体,富于变化。表现的内容相当奉富,主要是农村生活题材,亦有历史故事、动物态势,生动的名称就给人极大的吸引力。什么“小娃摇耧”、“撅面片”、“摘豆角”、“麻雀叫喳喳”、“狮子大张嘴”等。在击鼓技艺上亦变化多彩,因而能出现十多种不同的音响,摹拟生活,使人倍增亲切感。与音响谐调,伴舞轻盈明快,灵巧多变。因为鼓是放在固定鼓架上的,表演者更能自如地表演舞姿。
扇 鼓
扇鼓亦称太平鼓。南以曲沃为最,北以朔州称佳,是一种说唱鼓舞,起端于神祀。其鼓形如蒲扇,名以形得。单面,用藤条或竹篾敲击。鼓柄缀串铁环数个,舞动时叮当有声,颇添几分情趣。扇鼓的鼓者、舞者、说唱者一身三任,无需另行伴奏。鼓技、舞姿有多种变化,说唱内容随时代更新,贴近群众心理。演奏无一定人数限制,服饰无特殊要求,场地随处皆可,活动简便,很受群众欢迎。曲沃扇鼓还留有占傩舞印痕,可以看出原始祭祀向群众娱乐的演变轨迹。
三、吹打乐
史料记载,我省民间吹打乐始于秦汉。民间以唢呐为主的吹打乐是成熟于明清,并普及到民间,在全省极普遍。
有专家将民间吹打乐分为粗吹和细吹两种类型。粗吹乐器有唢呐、笙、管、大鼓、大锣、大镲,多用于民间喜庆节日,社火伴奏,主要形式为民间八音。
民间八音大体可分南北两路。太原以南吹打并重,吹管乐器主要是唢呐,而且常常两支、三支唢呐并吹,吹一段后专门有打击乐表演,打击音响与演奏表情动态相结合,抛露各种打击技法,十分引人。北路主要集中在忻州、定襄、五台、原平、代县、繁峙。侧重在吹,锣鼓只作配合。吹管乐器以唢呐、管子为主,还有海笛(小唢呐),
口哨,必须有笙伴奏。实际上是把粗吹和细吹
(笙管乐,小件打击乐)融合在一起。使表现力更强,适应范围更广,技巧要求更高。曲目很丰富,除戏曲吹腔、民歌小调、传统曲牌外,庙堂佛曲亦为拿手。许多名家都出在这里,如著名笙演奏家胡天泉、阎海登,著名唢呐演奏家殷二文、胡金泉,著名管子演奏家张计贵等。
细吹主要指佛道音乐,这是民间的室内轻音乐,吹管乐器主要是笙管,打击乐器除小件锣鼓铰子、叮哨外,又加进一些佛道专有乐器,如钟磬木鱼,鱼鼓、简板等。声音色彩清幽超脱。
这里介绍两种吹打乐的曲目:五虎爬山
这是根据洪洞金鼓乐《五福捧寿》改编的新作,它融吹奏、敲击,舞蹈于一体,格调豪爽、曲牌丰富、舞姿开朗、表现着人民英武向上的气质。由五人击鼓表演,唢呐吹奏开门歌开头引入,一面大鼓主奏,四面小鼓协奏,声音宏亮、铿锵密集、潇洒爽脱。全曲虎头,豹腰、凤尾,效果感人。
大得胜
晋北吹打乐代表曲目之一,用于喜庆和社火伴奏,火爆热烈,节奏明快。一般由“过队”、“耍娃子”、“过街”、“吊棒槌”、“步步紧”、“绕天飞”等五、六个曲目组成,表现战场凯旋归来,军民欢腾的主题。此曲为唢呐主奏,笙和锣鼓等打击乐伴奏。乐曲开始由大锣快速鸣奏十三响引入,保留着古战场鸣金收兵得胜归来的风范。一些吹奏专家,对乐曲进行整理加工后,多次在国外演奏。

山东的歌舞遍及全省,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春节和元宵节期间各地的秧歌最为活跃,它们都有自己的特色,其中,最主要的有鲁北的鼓子秧歌、青岛附近的胶州秧歌、胶东半岛的海阳秧歌、鲁中的平阴秧歌等。

舞蹈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它常与音乐、绘画、杂技、文学、戏剧等姐妹艺术相结合,其中与音乐的关系尤为密切。在我国古代,音乐与舞蹈是一种艺术形式,统称“乐舞”。《毛诗》序说:“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

在山东的民间音乐中,以微调式的歌曲或乐曲最多,其次是宫调式、羽调式、商调式。调式的音阶有五声、六声及七声,六声性的歌曲或乐曲较多。

舞蹈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它常与音乐、绘画、杂技、文学、戏剧等姐妹艺术相结合,其中与音乐的关系尤为密切。

山东民间音乐的旋律型多种多样,其中以变宫音上行四度以及上行或下行六度、七度跳进的旋律最有特色。

在我国古代,音乐与舞蹈是一种艺术形式,统称“乐舞”。《毛诗》序说:“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随着社会的进步,艺术的发展,分工愈来愈细致,音乐既可以与文学、说唱、戏曲、舞蹈等形式相结合,又可以具有较大的独立性,独立地进行演唱或演奏。而舞蹈一般地说是离不开音乐的,它需要与音乐相结合,用音乐来伴奏。因此,对于舞蹈来说,音乐是它最亲密的伙伴,舞蹈与音乐之间是鲜花与绿叶之间的关系。

鼓子秧歌

舞蹈的动律、风格、韵味与音乐的节拍、节奏、旋律、和声、调式等要素以及乐器的配置有密切的关系;舞蹈的结构、情绪与音乐的结构、情绪高度一致,密不可分。

鼓子秧歌主要流行于鲁北的商河、惠民一带,它的风格热烈、奔放、刚健、粗犷,具有磅礴的齐鲁气势,体现了山东人民憨厚、朴实的性格。

音乐是一种时间的艺术,以乐音的连续来表达内容和情绪;舞蹈既是时间艺术,又具有空间艺术的特征,它依靠动作的连续来表达内容和情绪。从舞蹈艺术的角度看,音乐与舞蹈两者互为补充而成一整体。

鼓子秧歌的人物角色可分为“伞”、“鼓”、“棒”、“花”4部分。

中国民间舞蹈音乐是舞蹈音乐的一个分支,它的概念狭义地说系指那些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流传,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的民间舞蹈的音乐,包括用民间乐队演奏的器乐曲牌、民歌小调和歌、舞、乐相结合的歌舞音乐;广义地说也包括那些按舞蹈艺术的规律,为民间舞蹈剧目和民间舞蹈而编创的音乐。

音乐以打击乐为主,粗犷、淳朴、刚劲有力。使用的打击乐器有:

我国的民间舞蹈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是载歌载舞、歌舞结合的,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更是如此,歌舞是当地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男女老幼都能歌善舞。歌舞可分为载歌载舞,以歌伴舞、歌舞相间等不同形式。

大鼓:鼓面直径最大的达一米以上。

民间的歌舞起源于劳动,反映了劳动人民的要求,表演这些歌舞的表演者多为农民或牧民,具有自娱的性质。其中,技艺高超者逐渐成为半职业性或职业性的民间艺人,他们的表演极富生活气息。

大锣:低音锣,余音较短,发“匡”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随着我国舞蹈事业的发展,专业音乐工作者创作了一批在剧场表演的民间舞蹈的音乐,如《荷花舞》、《在果园里》、《鄂尔多斯舞》、《洗衣歌》、《葡萄架下》、《孔雀舞》、《春天》等舞蹈的音乐都是较为成功的,它们丰富和发展了传统的民间舞蹈音乐。

此外,还有大钹、小锣、小钹等。

东北秧歌是东北人民十分喜爱的一种民间歌舞形式,这种歌舞的形成距今约有300余年的历史。杨宾于康熙三十年在宁古塔写的《柳边纪略》中,对当地人民的秧歌活动有过记载:“上元夜,好事者辄扮秧歌。”又说:“秧歌者,以童子扮三四妇女,又三四人扮参军,各持尺许两圆木,戛击相对舞,而扮一持繖镫卖膏者为前导,傍以锣鼓和之,舞毕乃歌,歌毕乃舞,达旦乃已。”

大鼓是演员与乐队之间的桥梁,起指挥作用。

东北秧歌分地蹦子和高跷两类。地蹦子又称地秧歌,流传面较广;高跷盛行于辽南,特别是营口、海城和盖县一带。

根据基本鼓点变化的鼓点还有一些。

有关东北秧歌舞蹈的特点,李瑞林、战肃容编著的《东北大秧歌》作了如下论述:“东北大秧歌在风格上既有火爆、泼辣的特点,又有稳静、幽默的特点。动作既哏又俏,既稳又浪,而且稳中有浪,浪中有稳,刚柔结合,不能扭扭捏捏缠绵无力。”

这些鼓点与鼓子秧歌那种刚劲有力、粗犷豪放的特点十分吻合,气势磅礴。

音乐特点

慢速鼓点的节拍重音在每小节的第一拍,强拍与弱拍的对比明显,根据舞蹈动作的需要,第一、三两小节第一拍可演奏成附点音符,使音乐有神开的感觉,第二、四小节的第二拍,“台”可稍强此,这个鼓点连续演奏时,第四小节的第2拍往往加一个“台”,在整个段落结束时,改用休止符。

东北秧歌音乐的传统乐曲十分丰富。其美学原则可用三个字加以概括,即‘顺”、“活”、“韵”。“顺”意为通顺。旋律的各种变化,乐曲的连接,调性、调式的变换都要“顺”。“活”即要具有高度的即兴演奏的能力,使音乐灵活多变。“韵”即韵律感及风格味道。

快速鼓点的节拍重音在每小节的第二拍。

当地的民间乐队一般有高音唢呐2人及打击乐器若干人组成。唢呐以七寸五简音为a’的高音唢呐最常用。

在民间,鼓子秧歌一直用锣鼓伴奏,没有用民间的曲牌或器乐曲的片断,直到1957年为参加全国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会演,专业音乐工作者根据鼓点的节奏、风格,以山东民间音乐为素材谱写了鼓子秧歌曲,开创了音乐伴奏的新局面。

东北秧歌音乐有以下一些特点: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鼓子秧歌的演唱部分主要是“哈尔虎”,又名“哈啦虎”、“摇葫芦”,是一种说唱性的歌曲形式。常用曲目有《大实话》、《鸳鸯嫁老雕》、《大观灯》、《小观灯》等。大多具有幽默、风趣的特点。

音阶、调式

胶州秧歌

音乐以五声为主,也有相当数量的六声性乐曲。六声性乐曲可分两种类型:第一种是在五声音阶的基础上加变宫音si,这类乐曲在六声性乐曲中占多数;另一种是在五声音阶的基础上加清角音fa,这类乐曲在六声性乐曲中占少数。si和fa两个偏音并不是经过性或辅助性的装饰音,它们出现的次数较多,位置亦相当重要,对风格的形成影响很大,所以,把它们看成六声性的乐曲是必要的。七声性的乐曲仅占一小部分。

胶州秧歌流行于靠近青岛的胶县,当地人称它为地秧歌或大秧歌。舞蹈坚韧、舒展。它的演出形式为舞蹈与演唱相结合,交替进行。秧歌一开始为跑大场,然后是小戏或带有情节的歌舞。扮演的人物有“棒槌”、“扇女”、“鼓子”、“翠花”、“小”五种角色,每种角色都有自己特定的舞蹈动作和唱腔。常用的曲调有:《南锣》、《东坡》、《扣腔》、《女腔》、《小腔》、《老腔》、《上庙调》、《打皂调》等。

东北秧歌音乐的调式以宫调式、微调式较多,羽调式、商调式次之,角调式的乐曲较为少见。宫调式、微调式较为明亮,这两种调式较多的原因与东北秧歌音乐中很多乐曲的情绪热烈、欢快有关。此外,在同一首乐曲中还常出现调式交替现象,这种交替主要是在同宫系统内的交替。

在胶州秧歌中,除一些主要唱腔外,还有一些独立的小曲,如《打灶曲》、《锯缸调》、《叠断桥》等。也有一些伴奏舞蹈的唢呐曲牌以及锣鼓牌子。近年来,伴奏音乐的来源逐渐多样化。

旋律

胶州秧歌传统的伴奏乐器有;高音唢呐、中音唢呐各一支,还有鼓、大锣、大镲、小镲等打击乐器。

旋律是塑造音乐形象的主要手段之一,东北秧歌的传统乐曲如此丰富,与这些乐曲的旋律十分动听有着密切的关系。东北秧歌的音乐既有火爆、热烈的特点,又有欢快、俏皮、风趣和优美抒情的特点。旋律跌宕起伏、迂回曲折。其音程关系主要有以下几种:

胶州秧歌音乐具有亲切、朴实、优美、委婉的特点。

a.级进与不超过五度的跳进相结合,如《逗蛐蛐》、《反磨房》等乐曲,旋律流畅、连贯、容易上口。

根据胶州秧歌素材创作的民间舞蹈《春天》,音乐和舞蹈都富有诗情画意,富有生活气息和地方特色。

b.级进与八度以内的跳进相结合。

海阳秧歌

旋律作较大的跳进后,一般都向反方向迂回级进解决。这一类乐曲活泼、华丽;有时亦有幽默、风趣的效果。

在胶东半岛的海阳、文登、即墨、蓬莱、掖县、荣城、威海等地流行着胶东秧歌。这类秧歌以小调《跑四川》为基调。音乐可分为领唱秧歌、跑四川调和走戏调3部分。

c.超过八度的跳进较少,大多在唢呐演奏旋律翻高或翻低八度后出现。这种超过八度的音程的跳进,使乐曲的音区,音色形成对比,很有特色。

胶东秧歌中以海阳秧歌的影响最大,它流传于海阳县农村。主要人物有:“大夫”、“花鼓”、“货郎”和“翠花”。

节拍、节奏

海阳秧歌的整个表演过程为:礼炮相迎、三进三退、群舞争辉、小戏压台。舞蹈和音乐具有古朴、热情、豪放的特点。

节奏在舞蹈音乐的诸要素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有人把它比喻为音乐的骨架或舞蹈的骨架也是不无道理的。

伴奏乐器有大鼓、锣、镲、唢呐、拉弦乐器等。有的地方光用锣鼓而不用管弦乐器。

东北秧歌的传统乐曲多为2/4拍,亦有4/4拍或1/4拍。节拍重音不一定在每小节的第一拍,有时出现在小节中间或最后一拍。

海阳秧歌常演唱的小曲有《小货郎》、《小罗匠》、《小二姐作梦》、《十二棵树》、《卖油郎》等。

节奏富有变化,特点之一是大量运用附点音符,特别是在中速或慢速的乐曲中,这样的音乐与舞蹈“出脚快、落脚稳、膝盖带艮劲”的韵律特点十分协调。

(文章作者:admin)

还有一种节奏处理也很有特色,唢呐慢吹与打击乐器紧打相结合。唢呐吹“浪头”长音,用传统换气方法边演奏边换气,而同时打击乐器配以各种鼓点或即兴演奏,这种紧打与慢吹的结合,使秧歌表演的气氛热烈,情绪激动,很有艺术效果。

对句

由于舞蹈动作有“上装”、“下装”及各种人物之间的互相对答,在音乐中亦常出现对句。东北秧歌音乐的结构比较方整,多为上下句结构或采用同一乐句反复一次的手法使其成双。对句的应用使这种均衡、对称的音乐更加生动活泼,更加亲切和更富有生活气息;并使音乐更为火热、激动,从而达到渲染气氛,使舞蹈进入高潮的目的。

对句的方法大致有以下几种:

a.甲吹第一乐句,乙吹第二乐句。或甲吹上半句,乙吹下半句。

b.同乐句反复时,甲先吹一次,乙重复演奏一次。

c.几小节学舌:即同样的小节数,起落音相同,甲演奏后,乙自由模仿,即兴变奏。

d.更小范围内的对奏:甲吹前半拍,乙吹后半拍。在由四个十六分音符组成的一拍中,甲吹一、三两音,乙吹二、四两音。

这种对句的方法,民间称“整学乱使”或“整学拆着使”。

对句的形式有下列几种:

a.两支相同规格的高音唢呐对句。

b.高音唢呐与中音唢呐对句。

c.唢呐与打击乐器对句。

民间艺人对变奏手法的普遍运用是使东北秧歌音乐富有生活气息的重要原因之一。变奏手法的运用使一曲多变,在变化中有统一,在统一中有变化。

常用的变奏手法有:

a.旋律加花或简化:以原始曲谱为骨干音,对旋律进行加花装饰,使旋律流畅、华丽或幽默、风趣。另有一些乐曲,开始部分为旋律加花的乐谱,速度较慢,随着乐曲速度的加快而逐渐简化,速度愈快,旋律愈简化,这是一种倒装的变奏曲。

b.演奏技术的变化:在每一个变奏中运用一种或几种不同的演奏技巧。

c.特性音调的运用:在某些变奏中,运用有特点的音调,使变奏具有特色。

d.“借字”手法的运用:“借字”即借用某一个音或某几个音来代替乐曲中的某一个音或某几个音,用以改变乐曲的调式、调性,进而衍变和发展旋律。按一定的规律进行“借字”,还可实现“五调朝阳”、“三十五调朝阳”。《鹁鸪》尾音比首音低纯五度,《句句双》尾音与首音相同,这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朝阳模式。对于母曲朝阳谱,实际演奏时要对乐曲进行加花并调整个别不顺的音。

e.变换唢呐演奏指法:分别以自然音阶中的7个音作唢呐筒音以改变乐曲的调性,它与一般的移调演奏不同,在移调和变换指法的同时,根据乐器的性能和不同音域进行加花和运用不同的技巧,从而使乐曲的旋律相应地产生变化。

东北秧歌音乐的变奏属于严格变奏,即每次变奏的乐曲结构及小节数应与原始曲谱相同。但变奏的速度可根据需要而有所变化。

曲牌联缀

曲牌联缀的形式在中国传统民族器乐中屡见不鲜,它是民间艺人和劳动人民的一种创造。变奏手法只能使同一首乐曲产生多种不同的变体,曲牌联缀则是将多首曲牌串连在一起演奏,形成套曲,具有更大的对比性。曲牌联缀的形式十分灵活,参与串连的乐曲可多可少,速度可快可慢,原则是服从舞蹈表演的需要。

曲牌联缀后形成的曲体为联曲体,也可以形成循环体,即某一首曲牌多次出现。其间插入不同的曲牌。曲牌联缀时,前曲与后曲的调性、调式可同可异,但必须连接得自然、合理、通顺。

浪头

“浪头”又称“浪子”,意为以某一音为轴,音乐在轴的两侧波动,气氛火爆热烈。除东北的民间器乐曲常用“浪头”外,河北吹歌,陕西鼓乐等民间音乐中也经常使用。

“浪头”用在曲牌联缀时的开头、结尾和中间换乐曲时,前首乐曲的尾部可接一个小的“浪头”再接下一首乐曲。如某一首乐曲单独使用,这首乐曲的尾部甚至乐曲的中间都可以接浪头,它是民间艺人即兴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很大的灵活性,“浪头”的篇幅长短不拘,根据场面的大小临时决定。

每个艺人演奏“浪头”都不尽相同,但它有一定的规律性:“浪头”由长音和流水板音乐组成;速度较快;中间套有对句;用长音作过渡或通过它转调。

音乐的来源与分类

东北秧歌音乐的来源主要是东北地区的一些唢呐曲牌;当地民间器乐曲的片断;东北民歌和地方小调;音乐工作者新编的乐曲。此外,它还吸收了一些“二人转”和“单鼓”的音乐。

其中最常用的乐曲是杂曲,这些乐曲一般都较短小,多为一段体。东北的民间器乐曲十分丰富,如辽宁鼓吹乐、吉林鼓吹乐各成体系,光是辽宁鼓吹乐就拥有数百首乐曲,包括牌子曲、汉吹、满曲、水曲。大牌子曲和汉吹曲结构庞大,由引子、身子和尾巴组成。民间艺人根据秧歌表演的需要,按不同的场面、人物和速度,常选择某些乐曲的片断为秧歌伴奏,如选用大牌子曲《一条龙》的尾巴《水龙吟》;汉吹曲《大花》尾巴的第1节《大花头节》等。民间艺人掌握的曲目愈广泛,选择某些片断为秧歌伴奏的可能性愈大,因此,掌握曲目的多少便成为衡量民间艺人技艺高低的一项重要内容,掌握曲目多的便获得“曲包子”的美称。

东北秧歌的传统乐曲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跑场音乐

跑场即由头跷、二跷领队,在头跷指挥下快速变换各种队形,如“龙摆尾”、“蛇脱壳”、“二龙吐须”、“倒圈帘”等。跑场音乐热烈火爆,速度较快。与舞蹈动作的“万马奔腾”之势相协调。常用乐曲有《五匹马》、《对五》等,多为曲牌联缀的形式,跑场音乐中,“浪头”是必不少的。

走场音乐

走场比较稳健,边走边扭,互相之间常有逗趣,表演时秧歌队也要变换各种队形,如“四面斗”、“十字梅”、“摆葫芦阵”、“别花丈”等。走场音乐平稳、连贯、欢快、律动感强、有弹性,速度中等。走场音乐也由若干首曲牌组成。常用乐曲有《柳摇金》、《柳青娘》、《小抱龙台》等。

清场音乐

清场为表演性舞蹈,分单人场、双人场及三人场等,某些人物上场表演,有一定的情节,音乐特点与上场人物有关,如表现青年男女的清场音乐华丽、优美、流畅;表现老
的清场音乐则幽默、风趣、诙谐。清场音乐在整个东北秧歌中所占的比重最大,常用乐曲有《句句双》、《满堂红》、《大姑娘美》、《鹁鸪》等。

小帽音乐

秧歌表演除歌与舞外,还要表演“二人转”小戏,在表演小戏前,演员常演唱“小帽”,作为溜嗓、试弦。小帽音乐都是民歌小调,如《月牙五更》、《下盘棋》等。

把东北秧歌音乐分为上述四类只是一个粗略的划分,同一首乐曲,由于速度不同和变奏手法的差异可作不同的用途,因此,要严格地把音乐分类是十分困难的。

东北秧歌的传统乐曲都有标题,大致根据以下几种情况命名:

根据乐曲的结构特征,如《句句双》。

借用戏曲剧目、曲牌的名称或沿用元、明以来南北曲牌的名称,如《闹元宵》、《柳青娘》、《柳摇金》、《洞房赞》、《桂枝香》等。

根据地名命名,如《泰山景》、《小游西湖》等。

以动物、花草名命名,如《鹁鸪》、《逗蛐蛐》、《五匹马》、《茉莉花》、《小红梅》等。

借用歌曲或其他器乐曲的曲名,如《海青歌》、《万年欢》、《得胜令》等。

这些传统乐曲往往表示某一种情绪,如《五匹马》表现了一种热烈的情绪,富有生活情趣;《句句双》曲调生动活泼,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也有一部分乐曲的标题与内容有密切的关系,如《得胜令》表现了民族英雄胜利凯旋时,人们热烈欢腾的情景。以地名命名的乐曲则往往是对自然景色的描绘。

创作乐曲的标题与内容的关系密切。

打击乐

东北秧歌是一种民间的广场艺术,使用的乐器都要适应广场这个艺术环境,无论是唢呐或是打击乐器都有宏大的音量,所以,表演东北秧歌时,尽管观众熙熙攘攘,把广场围得不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但打击乐的音响仍能使表演者和观众听得十分清晰。

打击乐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它对于招徕观众和激发观众的情绪、配合舞蹈动作、加强节奏、掌握速度、烘托气氛等方面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常用的打击乐器有:大台鼓、大镲、小镲,有的地方也用锣。

经过无数代民间艺人的创造性劳动,东北秧歌已形成了一套鼓点,与舞蹈动作紧密配合。

(文章作者: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