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舞自敦煌来



图片 1

新华社兰州11月27日电题:缘起敦煌壁画 复活千年舞姿

刘少雄:省歌舞剧院国家一级编导。先后在省文工团、兰州艺术学院、甘肃民族歌舞团、甘肃歌舞团、敦煌艺术剧院当演员和编导等。1956年,在甘肃省戏剧观摩演出大会上,表演《牧马舞》获三等奖。先后任《丝路花雨》《箜篌引》首席编导。编导过大型舞剧《雷锋》《渔美人》和中型歌舞剧《焦裕禄》,以及大型舞蹈《拾荷包》《滚灯》《太平鼓》《山区驮运队》《跃马擒敌》《费达伊之歌》等。收集整理了民族民间舞蹈《保安族舞蹈》《康巴舞》。执导过大型舞剧、大型组舞3部,并负责排练《跑驴》《打鼓舞》等18个。发表文章多篇,其中《探索》一文入选人民音乐出版社舞蹈、舞剧创作文集。

资料图从洞窟到舞台
1977年,甘肃省歌舞团在省委宣传部支持下,成立了以赵之洵、刘少雄、张强、许琪、朱江、晏建中等为成员的创作班子,进驻敦煌,后又多次奔赴敦煌,目的是寻找创作灵感。始料不及的是,莫高窟的艺术宝藏使他们大开眼界,敦煌研究专家的研究成果与他们创演节目的想法发生碰撞,产生了新思维的火花:即在前人研究描摹基础上选择敦煌壁画和雕塑的舞姿片断,将这些舞姿片断变为有情感变化的舞蹈重现于艺术舞台,这也就是再生的编舞思路。从洞窟到舞台,不仅催生了一出具有震撼效果、获得中国顶尖艺术大奖的舞剧,而且突破了对古代文物单纯的保存、修复、研究的固有思路,对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的开发利用提供了新的经验。而居于舞剧核心的形体语言更是以再现敦煌艺术瑰宝神韵的方式,促动了新舞蹈流派的形成,探寻出一条发展民族舞蹈的新路。敦煌舞蹈流派的形成
新的艺术思路一旦打开,便会催生无尽的艺术之花。甘肃省歌舞剧院接续演出了《箜篌引》《飞天》《浔阳遗韵》《俏胡女》《天姿馨曲》《西凉乐舞》《凌波舞》《唐韵胡旋》《反弹琵琶》《敦煌古乐》等,西北民族大学教授高金荣创编了《千手观音》《妙手反弹》《大飞天》《欢腾伎乐》《长沙女引》等,甘肃省歌剧院创演了大型乐舞《敦煌韵》这些演出使敦煌舞蹈流派得以完善与发展。人们惊呼:舞自敦煌来!自《丝路花雨》以来的数年间,已经形成了敦煌舞派,反弹琵琶伎乐天造型成为敦煌舞的经典标志。
伴随着大批敦煌舞蹈节目的演出,敦煌舞蹈流派的研究和传播工作逐步纳入正轨。在研究者笔下,敦煌舞蹈流派的存在已是不争的事实,不少研究文章对敦煌舞蹈流派进行了专业论证。如许琪《试论敦煌壁画舞蹈动律特点》、贺燕云《对敦煌舞体系的认识》、金秋《敦煌舞的文化传播》、史忠平《敦煌艺术的特殊性及其在高校艺术教育中的重要性》等。而高金荣的《敦煌舞教程》、贺燕云的《敦煌舞蹈训练及表演教程》、史敏《敦煌舞蹈教程》等这些引人注目的敦煌舞蹈教材,更证实了敦煌舞蹈流派的存在与发展。再创新的辉煌
继舞剧《丝路花雨》之后再次进行突破和刷新,创造新的辉煌的是兰州歌舞剧院编演的《大梦敦煌》与敦煌藏经洞25首手抄乐谱的破译。
《大梦敦煌》是继《丝路花雨》之后再次引发轰动的大型舞剧,一样囊括了多项大奖,并出国演出创汇。该舞剧突破了再现敦煌艺术瑰宝的丝路花雨模式,将舞剧表演的两个层面现代与古典、生活与艺术完美组合在一起。剧中人物画工莫高、大将军之女月牙、大将军的单人舞、双人舞、三人舞以现代舞为主,糅进芭蕾与中国民族舞姿。舞剧另一层面以群舞为主,显现了剧中人生活的时代与莫高窟浓烈的艺术氛围。如第一幕月牙泉边众仙女舞,第二幕莫高窟前民间艺人舞,第三幕军阵前羯鼓舞,第四幕莫高窟中千手观音舞、飞天舞等。正如众多评者所论,这种编排方式成功地实现了中国文化传统精神与当代舞剧观念的碰撞与对接,创造了敦煌舞台艺术新的辉煌。
甘肃省歌舞剧院乐师席臻贯花费了十年时间,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敦煌藏经洞的25首手抄唐代琵琶乐谱进行了成功破译,1992年10月出版的《敦煌古乐》一书和音响CD盘,为世人解读这一敦煌学之谜提供了很有价值的新成果。其后,许琪、张聚芳、张强等依据古乐进行二重创作进行诗、舞、乐三位一体的全面艺术复原,分四场搬上舞台。节目在1994年作为第四届中国艺术节的开场戏大放异彩,1995年后演出时更名为《敦煌乐舞》,在中国香港、日本等地演出十分轰动。敦煌舞台艺术全面开花
30多年来,陇上敦煌戏剧这片园地也分外繁荣,形成了敦煌舞台艺术全面开花的大好局面。先后有四幕儿童剧《九色鹿》、陇剧《敦煌魂》、秦腔《茸宝记》、京剧《丝路花雨》、杂技剧《敦煌神女》问世。
纵观这批凝聚着编演人员心血的戏剧,可说是各辟蹊径,别有洞天。不过,戏剧的音乐、表演在对敦煌洞窟艺术的继承、发展上还很难像舞剧那样找到创新的突破点,各个不同剧种也很难找到共同的连带体系,从而形成某种发展潮流。当然,从哲学艺术史的发展和继承的眼光来看,虽然舞蹈与戏剧都是舞台艺术,但戏剧属于声腔艺术,与舞蹈分属两种门派。古代没有今天的录音设备,昔日的戏剧音乐无论多么美好,我们今天都无缘收听。换言之,敦煌洞窟的雕塑和壁画可以为今天的舞蹈家们记录无数个古代舞蹈动作的美好片断,而敦煌戏剧缺乏再生的参照母本,其继承与发展的难度更大。
但不管各类艺术门派的高低长短如何,它们所共同造就的甘肃敦煌舞台艺术的繁荣与辉煌是空前的,也是后人所不应忘记的。

新华社记者任卫东、白丽萍、郎兵兵

晏建中:省歌舞剧院国家一级编导、省舞蹈家协会主席。参加过《飞夺泸定桥》《山区驮运队》《雷锋》《柳林怒火》等历史歌曲表演唱、《四季长青》等20多个大中型舞蹈和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演出。编导舞蹈《费达伊之歌》及中型舞剧《骄阳颂》。1977年11月,首批赴敦煌创作《丝路花雨》,同年12月与赵之洵赴敦煌写出《丝》剧第一稿,以后又参加了《丝》剧的编导。1983年开始与赵之洵、刘少雄合作,创作《箜篌引》。参与编导大型民族舞剧《悠悠雪羽河》《天马萧萧》,创作了一批诗歌、歌词作品。刘少雄与晏建中均为舞剧《丝路花雨》的编导,他们为敦煌舞的创立付出了巨大心血。2002年,获甘肃省五个一工程奖。

40年筚路蓝缕,春华秋实。近日,兰州文理学院举办“敦煌舞”教学体系创建40年系列活动,通过精彩剧照、作品视频、服装、舞美沙盘和汇报演出等,再现中国敦煌舞艺术华光的璀璨瞬间。

高金荣:甘肃省艺术学校原校长,她长期致力于敦煌舞的教学工作,是敦煌舞教学体系的创始人。1952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崔承喜舞蹈研究班,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开设的第一批舞蹈班。毕业后,她先后在当时的甘肃省歌舞剧团任演员、编导、教员。1974年,创办了甘肃省艺术学校并任校长。如今,高金荣还活跃在敦煌舞教学的讲台上,在国内外书刊上发表有关敦煌壁画舞蹈研究论文20余篇,出版有专著《敦煌舞蹈》《敦煌舞教程》等。她的《敦煌组舞》获甘肃省首届敦煌文艺奖,《敦煌舞教程》获文化部艺术科研优秀成果三等奖,舞蹈妙音反弹获甘肃省第三届敦煌文艺奖一等奖等。

缘起敦煌壁画,复活千年舞姿。慈悲的多臂菩萨、凌空飞舞的伎乐天、威武的金刚……史学家在敦煌壁画里找寻历史,舞蹈家在敦煌壁画里领悟曼妙舞姿。也在这里,敦煌舞走下壁画,舞出了第一步。

近日,中国舞蹈家协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会上表彰了一批60年来优秀的舞蹈家。我省刘少雄、晏建中、高金荣三位艺术家被授予中国舞蹈艺术卓越贡献舞蹈家称号。这三位舞蹈家,都与敦煌有缘,与敦煌舞蹈有情,是敦煌舞蹈养育了他们,是他们使得敦煌舞蹈熠熠生辉。

1978年,改革开放的大幕拉开,文艺领域如同春天的大地,孕育着勃勃生机,甘肃省歌舞剧院艺术家们多次前往敦煌学习,创作出具有壁画风格独特流动韵律的经典舞剧《丝路花雨》。

1979年5月23日,由刘少雄、晏建中等任编导的舞剧奇葩《丝路花雨》在兰州黄河剧院演出,这是甘肃的艺术家们为中华民族舞蹈事业作出的重要奉献。《丝》剧立足于唐代封建鼎盛时期的历史真实,创造了敦煌画工神笔张及其爱女英娘与波斯商人伊努斯患难与共,生死相交的故事,以大量的敦煌壁画中的舞蹈形象资料为素材,创作出了新的有别于一般常见的古典舞蹈而又不失中国民族舞蹈传统风格的崭新舞蹈语言,即在人体各个部位都成S形曲线和S形造型,不论在人体的手臂、身躯、脚部的连贯动作中,或是在每一个舞姿造型上,或是在跳跃、旋转、特技动作的设计中,都贯穿着这种S形的曲线。这种三道弯式的动律的发现和创立,使静止的壁画艺术获得了流动的生命,给舞蹈开辟了一条新路,将中华艺术宝库中的珍品敦煌壁画那典雅、蕴藉、浑厚、流畅的神韵展现于舞台。以这一基本舞蹈语言为支撑,以大量的独舞与群舞创造了一个清新而罕见的敦煌舞系列,在剧本情结发展中,根据剧情的需要,复活了一批唐代舞蹈,如百戏七盘舞反弹琵琶舞、伎乐天舞莲花童子舞凭栏天女舞霓裳羽衣舞盘上舞等,皆源自于精妙绝伦的敦煌壁画。再如马铃舞黑巾舞印度舞等,皆极具特色。被复活了的唐代舞蹈,不仅反映出唐代歌舞艺术的鼎盛风貌和中外文化交流的辉煌成就,加深了《丝》剧主题的深化,而且也使积淀着先辈智慧之光的敦煌艺术,在今天的伟大时代中更加显示出其不朽的生命光辉。有专家评论说:三道弯式的舞姿造型,优美的反弹琵琶舞等,是《丝》剧为中国古典舞作出的历史性贡献,该剧的一大特点是复活了古代的精美壁画。从静止的壁画到生动的舞台表现,这一跨度看似简单,实则巨大。

1979年,新中国成立30周年之际,《丝路花雨》在京演出大获成功,成为当时舞台艺术的一股新风。这也让许多舞蹈家从此爱上敦煌,甚至将他们整个生命都献给敦煌舞教学,培育一代代青年舞者。

《丝路花雨》开创了敦煌舞的先河,在中国舞蹈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此后,又有一批艺术家把整个艺术生命献给了敦煌舞教学,培育了一代代青年舞者,而高金荣则是敦煌舞教学的创始人。高金荣说,是《丝路花雨》对她产生了直接的影响,也让她找到了毕生所奋斗和追求的目标。甘肃有这么好的艺术,我一定要让这敦煌舞传承下去,让它发扬光大。敦煌莫高窟肯定有丰富的舞蹈资料,这就是引发我去研究敦煌舞的一个最直接的原因。

85岁高龄的高金荣曾任甘肃省艺术学校副校长,是敦煌舞教学体系的创始人。《丝路花雨》的成功展演让她灵感突现,随即写了一篇舞蹈评论《丝国盛世舞婆娑——谈丝路花雨的舞蹈创作》,从此与敦煌壁画结缘。

1979年,高金荣来到了敦煌,莫高窟壁画上千姿百态的舞姿让她激动不已,然而从舞蹈教学研究角度上看,要让这些造型动作舞动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她在常书鸿、史炜湘等敦煌学专家的指导下,开始临摹不同洞窟、不同朝代的舞姿,那满墙或婀娜或刚烈或欢腾的舞姿常常令她目不暇接。不断地临摹、揣摩,她对壁画上的舞姿渐渐有了新的理解。带着102张、3大本临摹来的敦煌壁画,高金荣回到兰州,开始琢磨、研究。她将敦煌壁画中的舞蹈元素加以挖掘、整理,创立了一套独具特色的敦煌舞蹈教材。壁画中的人物从静止到动作,被她总结出了17种手势组合,多种脚的基本形态和推胯等不同的姿势。她在省艺校专门开设了敦煌舞专业班,实施《敦煌舞教学大纲》,培养学生。当初经过艰难过程连贯起来的各种敦煌舞姿,在这里又被分解为呼吸、手姿、手位、脚位等各种舞蹈元素。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有的被送入北京舞蹈学院进一步深造,有的则进入省内外专业文艺团体从事舞蹈表演。北师大、中央民大、中国艺术研究院等单位也都先后启用了高金荣创编的这套教材。在教学实践中,她开创了包括手姿、手臂、单脚形态和琵琶道具组合在内的舞姿训练课和《敦煌梦幻》《极乐敦煌》等剧目,为建立敦煌流派的舞蹈艺术奠定了基础。其中组舞《敦煌梦幻》由莫高神女燃烛朝圣凭栏祝愿莲池戏游妙音反弹金刚力士九色神鹿等13个节目组成,营造了天上、人间、佛国、莲池梦幻般的奇妙境界,特色鲜明。我将这些艺术精华毫无保留地传给年轻人,目的是让敦煌壁画中的舞姿在现实生活中能够得以升华,让敦煌文化艺术继续传承下去。高金荣说。

为了复活敦煌舞姿,高金荣长期驻扎莫高窟,把临摹的敦煌壁画舞姿图挂满办公室,白天仔细对比研究,晚上挑灯研读文献史料,从舞伎的眼神、手势、体态开始,提炼出基本舞姿形态。

晏建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全国目前情况看,我省舞蹈创作表演水平是名列前茅的。继《丝路花雨》之后,我省舞台上出现了许多以敦煌为题材的舞蹈剧目,甘肃舞蹈作品连续出现大作品,这在全国省级剧团中并不多。但也应该看到,甘肃舞蹈今后怎么创作,尤其是敦煌舞的创作上以哪点为突破口,还需要不断探索。另外我省舞蹈理论研究、探索也不够,从小型舞蹈、群众舞蹈的创作看,这方面与全国还有一定的差距。我省文化积淀深厚,舞蹈文化资源也很丰富,作为一名老艺术工作者,他坚信,今后我省一定能继续创作出更多、更好体现我省特色的舞蹈大作品和小型舞蹈作品。

敦煌壁画上的优美舞姿是静止的,而简单的模仿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舞蹈艺术。高金荣尝试以隋唐时期所制定的九部乐、十部乐中具有三结合特点的《西凉乐》为基础,吸收当地民间舞“滚灯”摆胯下沉动作、戏曲舞蹈中的某些步法、佛教的某些手势动作等内容,让每个动作都产生内在的韵律。

1980年《敦煌舞教学大纲》出炉,敦煌舞教材的成功创编,使壁画上的优美舞姿重新律动起来。同年,原甘肃省艺术学校招收第一届敦煌舞班学生。1981年,高金荣带着这批学生远赴敦煌,表演编创完成的舞蹈训练课程,有专家观看后激动地称赞:“这就是敦煌舞。”敦煌舞命名由此而来。

有了学术界的肯定,敦煌舞研究步入正轨,在教学实践中,高金荣还开创包括手姿、手臂、单脚形态和琵琶道具组合在内的舞姿训练课,编导了《敦煌梦幻》《极乐敦煌》等组舞以及教学剧目《千手观音》《妙音反弹》等,为建立敦煌舞蹈艺术奠定了基础,“活化”了敦煌壁画。

经过40年的共同努力,《丝路花雨》历代演职人员将敦煌壁画“搬上”舞台,高金荣将敦煌舞引入课堂,敦煌舞教学和科研体系逐渐建立并完善。敦煌舞已成为中国古典舞流派之一,众多高校培养出21届近千名敦煌舞表演人才,遍布全国艺术院校和院团。

敦煌题材产生了《大梦敦煌》《敦煌古月》等众多作品。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地开花,以敦煌舞为代表的舞剧多次在沿线国家亮相,成为沟通民心的艺术桥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