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交1800元学舞蹈 培训班突关门

本报讯实习生涂晓波首席记者余桂华报道:日前,学生小杨向本报反映称,她在暑假交了1800元,参加南昌新姿舞蹈培训班的两个月培训。可是,舞蹈班竟提前关门,培训班的招牌也不见了踪影。昨日,记者就此事展开了调查。

早报记者 陈祥木
收取50多名学员约20万元学费之后,泉州市区一家刚开业两个多月的舞蹈培训机构突然大门紧锁,老板何某于前日不知去向。接到报警后,丰泽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学员来上课 老板却失踪
今年9月中旬左右,市区丰盛大厦三楼开了一家名为蓝菲国际舞蹈艺术学院泉州分院的舞蹈培训机构,吸引不少女孩子来学舞,还有家长带着孩子来报名。因舞蹈培训内容、课时等有所不同,大家分别交了千余元至8000多元不等的学费。
市民黄女士说,11月26日晚,她和其他家长像往常一样带孩子来到这家舞蹈培训机构时,却发现大门紧锁。大家分别拨打各自孩子的任教老师的电话,老师们均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该培训机构的老板何某失踪了。
交了7000元 仅学三节课
昨日12时许,记者来到市区丰盛大厦三楼,蓝菲国际舞蹈艺术学院泉州分院紧锁的玻璃大门上被人贴着写有跑路了,已报警,加Q群14224等字样的纸条,门口聚集着10余名学员。
我交了7000元,刚学了3天,老板就失踪了。来这里学肚皮舞的陈小姐说,约在半个月前,她和朋友一起报了名,到现在仅学了3个课时,就出现了这个状况。
同样来学肚皮舞的林小姐是一个月前报名的,报的班是50个课时的培训,到现在只学了约20个课时,太气人了,希望警方能够介入调查此事。事前并无异常
老板突称停业
据蓝菲国际舞蹈艺术学院泉州分院的一名舞蹈老师朱小姐介绍,蓝菲国际舞蹈艺术学院总部在天津,目前在全国各地有多家连锁培训学院,这家泉州分院老板名叫何某勇。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事先没有任何异常征兆。朱小姐说,此前并没有什么异常,11月26日中午12时左右,何某勇突然打电话给她称学院要搬迁装修,要停业两个月,并要求朱小姐提供一个自己的银行卡号,到时会把欠的工资汇到卡里。随后,她便联系不上何某勇。
将尽最大努力 妥善处理此事
蓝菲国际舞蹈艺术学院泉州分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透露,今年9月开业以来,这家舞蹈培训机构共招收了50多名学员,收取了约20万元的培训费。与全国各地的连锁机构不一样,这家泉州分院是加盟店而非连锁店。也就是说,它仅是挂靠蓝菲国际舞蹈艺术学院天津总部而已,每年向总部缴交一定数额的加盟费,而日常的招生、管理工作等都是何某勇负责。
记者依据工作人员提供的号码,拨通了蓝菲国际舞蹈艺术学院天津总部的电话。一名张姓工作人员介绍,蓝菲国际舞蹈艺术学院泉州分院老板何某勇是四川人,该学院将尽最大努力帮助妥善处理此事,目前天津总部正在抓紧时间与回到四川老家的何某勇联系。
据悉,事发后不少学员报警,丰泽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春节过后,两家舞蹈培训班双双人去楼空,老板也人间蒸发,千余名会员拿着会员退费无门,急得直跳脚。经记者调查,两家培训班的老板是同一人。

交1800元学跳舞不料舞蹈班突关门

前日,武汉大学大二学生小杨向记者投诉称,去年8月28日,她到位于武昌街道口的武汉新锐力国际流行舞蹈BAR交了2400元,办了张学习舞蹈的年卡,舞蹈班9月中旬开课,一共上了15节课。今年开学后,她再去上课时,发现“新锐力”已人去楼空,老板也不见踪影。除她外,“新锐力”还有千余名会员,多为附近高校的学生。

今年高考后,小杨在家闲着无事,于7月15日报名参加了新姿的一个舞蹈培训班,地址位于师大南路手表厂内。

无独有偶,在光谷步行街格瑞斯国际舞蹈会所代课的一名老师向本报反映,他在该会所担任舞蹈老师,带有80余名会员。从去年12月至今年1月,一直未拿到薪酬,老板欠其工资3000多元。与他一样的老师还有10多名,最高欠薪达1.6万元。“这两家会所的老板是同一人!”采访中,许多学员和老师告诉记者。今年1月4日前,这两家舞蹈培训班属于同一法人代表欧阳鑫。1月4日后,街道口“新锐力”转让给新的老板。

经过一个上午的免费试学,小杨决定在此培训2个月,并交了1800元的培训费。据小杨介绍,她选择了晚上开设的舞蹈培训。

前日,记者在新锐力现场看到,室内一片狼藉,据商户介绍,该楼即将拆迁。而光谷步行街的“格瑞斯”大门紧锁,外面有保安巡逻。

8月28日晚,小杨和另外6名学员和往常一样来到舞蹈班上课,却发现教室门紧闭,舞蹈培训班的招牌也不见了。经打听,才得知白天上课的学员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在8月27日23时许,晚班学员上完课时后,舞蹈班门口停了一辆小货车。几名搬运工不停地将培训班的一些桌椅搬至小货车上。具体原因,居民们没有过问。

采访中,记者巧遇“新锐力”的新老板,据他介绍,“新锐力”共有新老会员1000多人,其中大部分是附近高校女生,办卡金额为1000元—5880元不等。

8月28日上午9时许,舞蹈班的学员陆续来到培训地点,并拨打了舞蹈老师的手机。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贺姓舞蹈老师赶到现场后表示,她也是受雇于开办舞蹈班的何某,而且何某还尚欠她一个月的工资2500元。

昨晚,记者辗转联系上欧阳鑫,他坦承,在舞蹈班未转让前,因物业经常停电梯等原因,造成新锐力连年亏损,因此关门停业。而“格瑞斯”则在2008年初进场,因前期投入较大,恰遇雪灾等原因,也造成经营亏损。年后,“格瑞斯”也关了门,他安排工作人员在门上贴了告示,“后来可能被人扯掉了。”

随后,贺老师拨打了何某电话,但语音提示对方的手机号码已是空号。

“希望会员们能理解我的难处。”欧阳鑫说,目前他正在想办法寻求各方帮助,争取将“格瑞斯”盘活,让会员们能正常学习舞蹈。待“格瑞斯”盘活后,将采取系列措施对老会员进行优惠。

水电费也还没结清

多名会员表示,将会通过法律手段维权。目前,已有会员向警方报案,洪山分局经侦大队已介入调查。

8月29日,贺老师和10多名舞蹈学员聚在一起商讨解决的办法。最后,几经周折,贺老师联系上了房东原南昌手表厂的一名万姓退休员工了解情况。

得知贺老师等人的来意后,房东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他也是前一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

万先生介绍,这个舞蹈班开了将近两年。原本场地租赁合同的到期日是8月1日,可是何某表示还想续租,但双方又没有办理续租手续。当时何某还说要和我续签两年的合同。房东说,算是熟人了,也没想到何某这样,而且现在何某还没有结清水电费。

舞蹈班负责人表示一个月内妥善处理

昨天,记者就此发短信给何某。半小时后,何某回了电话,称他已逐个给贺老师、学员和房东打了电话,解释了不辞而别的理由:除了开舞蹈班外,他还办了个瓷砖厂,因为不懂行情,他已经负债累累。不管怎么样,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妥善处理好此事。何某说,如果到时生意还没有起色,他会借钱支付他应支付的款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