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浅谈中国古典舞身韵的审美与教学



图片 1

图片 2

内容提要:“袖”舞是东方舞蹈的一大创造。“袖”的运用,除延长了人的肢体,大大扩展了身体的表现力外,还通过舞者手臂、手腕、腰腹、身肢等不同力量、不同幅度的运动,使“袖”缭绕空际,变幻着无数的形态,其传情丰富、鲜明,超过了许多表情手段。“袖”的徐缓、抑扬、飘忽、回旋所产生的形式美,完全可以把人们引入一个非物质的境界之中,赋予“袖”舞以人文精神内涵和意蕴,展现了“袖”舞的魅力和光环。

踏歌的文化审美精神首先,《踏歌》的运动方式有逆向起动和圆孤轨迹,这里深积着我们民族的运动时空观就以退为进,以起点为终点,空间上以无为有,以弧线构球体的观念。《踏歌》中舞者身体前俯后仰亦为阴阳配合,脚步有虚有实,欲左先右,欲扬先抑,欲进选退,婉转回旋,其规律与老子《道德经》反复其道相吻合,即宇宙运动的发生不必寻找外在的动力,其动力在自身内部的反与复。其次,《踏歌》的舞蹈形态中具有得意忘形的人体审美观。正如《舞蹈形态学》书中所言,舞蹈不单纯是一种运动形态,更是一种审美形态,而这种运动的审美,一方面是基于人体的审美,一方面又是改造人体的审美。我们注意到,中国古典舞在其漫长的历史演进中,不以人体线条的呈现为目的,而是通过对人体的文化限制来构行云流水的审美意象。用孙颖先生的话来说,叫中国古典舞的一个特征是外观面软松驰,气、力内运以为骨梗,龙趋凤回、行云流水都隐于韵、势之中。事实上,这种特征的形成,与中国文化传统中得意忘形的人体审美观相关联。所谓得意忘形,是不重人的外观体态而重人的内在品性,因为中国人思想多从自身做起,从内在修养到外在行为,向外发展;退而独善,进而兼济,所谓诚心、正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此一道德修养的程序。西人则是由外在的要求,渐次达到自身的道德修养。西方的道德观念多来自外在规定而非自身形成。中人对美的修养偏重人为之美,尤其对人体的观念更偏重于人为的服饰与内在的品德修养;西人趋向于自然美,尤其对人体美的欣赏有崇高的境界。
得意忘形的人体审美观导致了服饰对人体某种程度上的文化限制并最终决定了舞蹈的运动形态。这种限制主要在袖手、束腰、隆髻和缠足4个方面。《踏歌》的袖手使舞蹈若轻云之蔽月,踏歌的束腰使舞蹈斜拽裾时云欲生,踏歌的隆髻使舞蹈虹裳霞帔步摇冠,踏歌舞者虽未缠足,但可想象缠足更加回旋有凌云之态。由于对人体在形上的限制,踏作为中国古典舞更注意内蕴之意的开拓,使其表现追求意生象外的境界。

一、中国古典舞身韵的概述

关 键 词:“袖”/中国/朝鲜/舞蹈作品/异同

中国古典舞,起源于中国古代,历史悠久,博大精深,它融合了许多武术、中国古典舞戏曲中的动作和造型,特别注重眼睛在表演中的作用,强调呼吸的配合,富有韵律感和造型感,独有的东方式的刚柔并济的美感,令人陶醉。古典舞主要包括身韵、身法和技巧,身韵是她的内涵,每个舞蹈的韵味不同,两个人跳同样动作,韵味都不同,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沃土的她非常强调身心互融、形神兼备、内外统一的神韵。身韵是古典舞的灵魂,神在中而形于外,以神领形、以形传神的意念情感造化了身韵的真正内涵。

作者简介:,向开明,男,吉林蛟河人,延边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吉林 延吉
133000;向楠,延吉 133000

二、中国古典舞身韵的审美意蕴

中图分类号:J72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00701-0026-04

身韵是中国古典舞身法与韵律的总称,是舞者外部的技
法范畴与表演的内涵的有机结合。中国古典舞在不断的追求与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发现身韵成为体现她精神和肢体所追寻的核心。身韵中的一些基本符号,如提、沉、冲、靠、移等,都可以成为动作结构的研究对象。身韵遵循的欲左先右、欲上先下、欲开先合等运动规则,与平圆、立圆、八字圆的
三圆路线规则,这些方面构成了身韵语言的内部结构,加上身韵形、神、劲、律的表现方式,使她具有了中国文化特色的舞蹈美学。以舞蹈《大漠孤行》来说,它便是因为融入了劲这一元素而变得于以往其他作品大有区别,与以往相区别的是,《大漠孤行》的语言增加了刚性质感的表现,作品所营造出强弱、刚柔、力度、飘逸、灵动、稳重和突变等不同的效应,时而高山坠石、千里阵云、忽而春蚕吐丝、绵里藏针的舞蹈形象、形式之美,令人如梦如幻、如痴如醉。而舞者那刚与弱、收与放、张与弛、急与缓、强与弱等动势更加展示了古典舞身韵与太极相融合的典范。

“袖”舞艺术作为东方舞蹈文化中最具特色的一种舞蹈艺术表现形式,它既具有服饰文化的概念,在舞蹈中又作为一种舞蹈道具,展现它的魅力。这种“袖”舞艺术在西方的舞蹈艺术中是罕见的。也许这也是东、西方文化的传统哲学理念、信仰观及审美价值观不同所存在的差异。

舞蹈不仅仅是一种运动形态,更是一种审美形态,而这种运动的审美,一方面是基于人体的审美,一方面又有改造人体的审美。我们注意到,古典舞在其漫长的历史限制,来构织行云流水的审美意象,即这种舞蹈的一个特征是外观面绵软松弛,气、力内运以为骨梗,龙趋凤回、行云流水都隐于韵、势之中。

舞蹈是一门以表现性为其特征的艺术。“袖”技在舞蹈中的表现力,由于它的形态本身就蕴含诗意,“时而是一曲舞鸾歌凤;时而是残月落花烟重;时而是花光月影宜相照;时而又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既能表现自嗟自叹、伤感、无奈的情绪,又能表现那雄伟、壮丽的景色和开朗、豪迈的气概。新版舞蹈《踏歌》编导以轻盈、柔软和流动性较强的步伐,恰到好处的水袖运用,在优美的古典乐曲中,把一群南国佳人携手游春、娇柔可爱的形象,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美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朝鲜民族舞蹈《僧舞》“袖”技的运用,则给人以含蓄、庄严、深沉和稳健的美感,具有浓重的朝鲜族那种刚柔相济、激抒并存的舞蹈风格。

神、形、律、劲作为身韵基本动作要素,高度概括
了身韵的全部内涵。神是指起主导支配作用的部分;形是指舞蹈运动线路;律是指本身的规律;劲是指力道的艺术处理,这四个因子是经过劲与律达到形神兼备。一个成熟的中国舞演员在舞台上展现的动作之所以具有审美价值和艺术魅力,是因为体现了她的高度融合,这正是古典舞身韵的重要表现手段。

1.“水袖”在中国舞蹈作品中的运用

三、中国古典舞身韵课的教学

中国舞蹈作品中以“袖”为舞蹈道具的作品比较丰富,如:《踏歌》、《白纻舞》、《昭君出塞》、《江河水》、《二泉映月》等等,本文仅以具有代表性的汉唐乐舞《踏歌》和近代舞蹈《江河水》为例:

一方面将训练身法和陶冶神韵相结合。她是
神形兼备的艺术体现,古典舞身韵产生于悠久、精深、博大的传统文化,是中国形态美学、韵律美学的结晶,其独特形式、独特的韵味是中华民族精神气质的完美体现。对于舞台上的人物塑造似乎在课堂教学过程中体现的不多,但任何动作都应充分展现出它的艺术表现力。在教学中要求动作达到振其形、摄其神、顺其律,从而实现身韵教学的目的。在这种舞蹈训练时要强调其无韵则神死,少律风格无的道理,使身韵从最初就在低年级学生头脑中扎下根。逐步由浅入深、循序渐进,通过系统地训练方式使学生掌握身韵,提高表现能力,使传统的艺术风格与当代的审美眼光达到完美的结合。身韵教学的最终目的不是为身韵而身韵,它的目的是要将身韵融化在一切舞姿和技术技巧中。

《踏歌》这一历史悠久具有群众自娱性形式的歌舞,虽从史料考证看,这一古老的舞蹈形式源自民间,是从汉至宋,被广为流传,但从青海大通县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舞蹈纹陶盆”上的图案,是这种舞蹈形式最古老的形象描绘。在原始时代就已有了一种人人都可以参加的这种手牵手,踏地为节,边歌边舞,令人心醉,使人流连忘返的自娱歌舞。到了汉代,这种形式依然风行。然而,在唐以前并没有把《踏歌》作为这种自娱歌舞的名称固定下来。而从唐以后,《踏歌》则成为古人对脚踏地为节、手袖相连载歌载舞的群众自娱性歌舞的统称。

另一方面狠抓基本素质训练。古典舞的身韵教学要从训练的角度开始建立,要同时解决形体训练、素质训练、技术
技巧训练、艺术表现力训练,直到舞台上形象塑造训练等,一步步完成各项训练任务。由此可以看到以解决肌肉素质、软开度、耐力、爆发力、韧性、重心等方式,对于训练学生来说是不可缺少的。就好像前旁搬腿这个动作要完成
180
度,而且还要求主力腿、动力腿都是绝对的直膝,主力脚半脚尖,控制到最高度,并保持很长时间。平时可以加强对人体运动的科学研究,在运动的幅度、韧带的柔韧性、重心的把握、肌肉能力等方面都要达到训练的效果。所以说古典舞的基本训练的目的是着重解决学生身体的基本素质问题,以跳、转、翻等技术技巧来增强舞蹈表现力,这可称为技法训练,这种训练在舞蹈教学中是至关重要的。

唐代,曾多次由宫廷组织皇帝“与民同乐”,共度元宵佳节的盛大活动,《踏歌》场面之壮观、奢华,令人惊叹。唐睿宗先天二年元宵节,宫廷在安福门外举行了有千余女子参加的踏歌舞会,人们在高20余丈、燃着5万盏灯的装饰下,载歌载舞达3昼夜,场面极为壮观。

结语

新版《踏歌》的编导北京舞蹈学院孙颖教授积几十年潜心钻研,在中国舞蹈历史文化中挖掘和创作了这部作品。《踏歌》旨在向观众勾描一幅古代俪人携手游春的踏青图,以久违的美景佳人意象体恤纷纷扰扰的现代众生。其舞蹈具有中国汉代女乐舞蹈的形态特征,汉代女乐舞者以“纤腰”,“轻身”为美,舞蹈“机迅体轻”却又节奏感极强,在静态舞姿上大量借鉴了古代遗存汉画砖的造型,在动态中大胆运用藏族牧区民间舞蹈动律,展示了汉唐舞风的奇妙瑰丽,再现了民间古朴的踏歌风格。舞蹈始终在运动,如行云流水;旁侧三道弯体态打破了以前一提汉风三道弯就塌腰撅臀的做作之态,静态中含着一种自然的动感,同时也颇具妖媚之美。

中国古典舞是具有一定典范意义的和风格特色的舞种。身韵是其艺术灵魂所在。身韵的出现作为重要教学成果,使其训练走向规范化、舞种化。在教学中要做好古典舞身韵课的素质训练、牢固把握身韵的元素、体现身韵的表现性和时代性。古典舞不仅需要开拓创新,更需要重视传统文化,应该是基于传统文化之上,传承中华民族精神与文化的一面旗帜!我们应沿着历史的走向,走自己的路,去创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民族的舞蹈艺术,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赋予的民族使命感和历史责任。

《踏歌》这部舞蹈作品,从民间到宫廷、从宫廷再折回到民间,其舞蹈形式一直是踏地为节,边歌边舞,这也是自娱舞蹈的一个主要特征。舞蹈《踏歌》除了以各种踏足为主流步伐之外,其舞蹈服饰也颇具唐代佳丽之风姿,舞者身着翠绿色修长衣襟的长袖舞衣,充分利用所穿服饰中的“袖”,以轻盈、柔软和流动性较强的步伐,把一群南国佳人携手游春、娇柔可爱的形象,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美感,表现得淋漓尽致。

参考文献 1.王克芬.中国舞蹈发展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2.孙景深,彭松,王克芬,董锡玖.中国舞蹈史.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
3.王克芬,隆荫培主编.中国近现代当代舞蹈发展史.人民音乐出版社.2009.
4.北京舞蹈学校古典舞教研组集体编著.中国古典舞教学法.人民音乐出版社.2009.

在舞蹈的体态和韵律上,舞蹈《踏歌》以敛肩、含颏、掩臂、摆背、松膝、拧腰、倾胯为它的基本体态。舞者在动作的流动中,通过左右摆和拧腰、松胯形成二维或三维空间上的“三道弯”体态,尽显少女之婀娜多姿的神韵。并以松膝、倾胯的体态使重心下降,加之顺拐蹉步的特定步伐,使得整个躯干呈现出“亲地”的势态。特别是舞蹈《踏歌》中恰到好处的水袖运用,对整体动作起到了“抑扬兼用、缓急相容”的作用,编导将“抛袖”、“甩袖”、“翘袖”、“搭袖”兼容并用,这种不拘一格、取其精华为我所用的创作观念,无疑成为舞蹈《踏歌》古拙、典雅而又具有现代风格的双重性质,充分体现了古为今用之成功力作。

(文章作者:王丁丁)

写意多于写实、在抒情中叙事是水袖在舞蹈中最重要的表现手段。例如:女子独舞《江河水》就是运用水袖以抒情来叙事的实例。作品结构严谨,分A、B、A三段,没有说明具体人物是何人,而是通过水袖与人之间的舞蹈关系,表现出所有无依无靠无助、被黑暗势力压迫、欺凌、被封建势力束缚的古代弱女子的形象。水袖在此舞蹈中充分显示了它的表现能力。它既是压迫女性的黑暗势力的象征,又是封建势力束缚女性的绳索;既是迎亲花轿,又是宣泄悲愤情感的利剑;作品以形象、生活、流畅和语汇表达了古代女性向往自由、向往幸福的愿望却又有无奈的情绪。

可以说,《江河水》是编导基于对传统舞蹈的新认识,不甘止于对其忠实的掌握,开始思考课堂训练向舞台表现过渡的新课题。因此,在编创过程中,她刻意在最具特质的动作、节奏及其有机变化上下工夫,通过精心地提炼和有机变化将“袖”的情绪展现与人物的性格体现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