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许昌晨报】 莲城《春涌》,舞上央视大舞台



跳街舞的时候我觉的自己跳起来时的感觉很飘翼““`也很时尚““对于街舞“`我是从高中的时候就接触了“`那时候看街舞`我觉的很好看也觉的那些人的动作很厉害“`手转拉大风车拉“`托马斯拉“等等“这一切“都使我热血起来了`^^“`但是说到我认真练街舞的时间“是我读中专那时候我为了筹建街舞队“东奔西跑的““到处找喜欢练街舞的`人“`终于““我找到了自己的队友““恩“`所以我那时候很拼命““不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能把街舞练好““当我们从不是很厉害到我们准备第一次表演时“`我们用了很多心血“`也用了很多时间““当我们第一表演时“之前`还差点以为上不了台了““但最后我们还是上去了“`当我们第一次站在台上的时候“`我自己觉的很紧张“`但也很放松““`起码也是自己的第一次表演街舞啊“`那时候““`恩`是我人生最难忘的时间““我很荣幸自己能站在那个舞台上“““

图片 1

在许昌学院音乐舞蹈学院,有这样一群年轻的舞者:他们由学院的老师和在校学生组成,青春靓丽,“舞”功了得。他们每天利用课余时间排练,把吃苦当成一种“享受”。他们,就是许昌学院音乐舞蹈学院舞蹈团的成员。

需然表演成功了“`但是我们的舞其实对于那些高手来说只是很简单“并没有太多的高难度的动作“`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小这小小的成功““因为我们站上去并得到了同学们的欢呼了`^^谢谢当时支持我们的人啊`谢谢真心感谢的“`

《这就是街舞》

近日,这支舞蹈团队受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邀请,把他们的舞蹈作品《春涌》,舞进了央视《舞蹈世界》栏目的录制大厅。其精湛的表演和良好的精神风貌获得了现场评委的高度评价。该节目将于近期在央视三套综艺频道播出。

可是““对于我“可能是因为练的太急““我身体承受不了“当我想再次练习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出状态了`当时“我胸口很痛“连睡觉也睡的不好“很辛苦“““`但是队友们“并没给我太多的关心““`我自己也没说什么““到后来我们又去参加比赛的时候“`我跳了一次““已经是极限了““`那时“`是五一吧`[我忘了]小仙叫我早点来“`但是我的身体不行了“`要休息所以我拒绝了我早点来的邀请“`后来“`我队的街舞的排练和安排我都没去搞了“做为队长我是失职了“`不能照顾好队员“是我的错““后来的几次演出我都没参加“`原因嘛“可能是因为一个队员跟我说“[你自己没抽时间不要怪人不给你机会吧`]说实在的““这对我来说是比较大的一个打击“`从我找人“`我自己排练舞“`难道我就没放心血下去吗?难道我身体出状况了““就“都不想说了“都过去了“我现在身体也好了很多“`能继续的跳了“但是我不能象以前那么拼命了“我也不想象以前那样什么都把心用的那么尽了“`起码我要留给我自己的身体的一个好的答复`^^~~~其实说实在的“`那时“`是我在中专最后一次上台表演了““`可惜啊““可能真的不能怪谁“是我自己身体不好吧`^^好了先说这些以后有心情了我再去些我的街舞心情鸟^^

4月14日,《这就是街舞》播出复赛第二轮。在西泡泡战队和修楼梯战队的第二轮对决中,黄子韬队长派出杨文昊、王子奇、石头和阿酸出战。强强联手,没有人怀疑他们的实力和人气,反倒开始担心对面“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袋鼠,是否又会被淘汰待定。然而事情却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杨文昊领衔的这一组“西泡泡”队员以41:70的比分落败,四人中将有两人面临淘汰的危机。

央视这个大舞台为何会选中他们?演出的背后,有着哪些难忘的经历?3月18日,记者带你走近这群年轻的舞者。

“失误就是失误,就是我的问题”

一群青春的舞者

阿酸听到这个比分,就知道自己会被淘汰:“跳齐舞的时候,快结束的时候做的动作因为位置没抓好就撞到了队友。”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阿酸后期的一个定格没有做稳,挤到了旁边的杨文昊,杨文昊下意识地缩了一下堪堪避过,才没有使得整个队形乱了套。阿酸有些内疚,他认为是自己的失误导致了将近30分的分差:“因为我失误,大家一定会有那种想法,他失误他撞到了,就会可能心里对这支舞的分会下降,可能会觉得对方没什么失误会比较好。”“失误大家都有他们也有,只是观众看不看得出来,我们是观众看得出来的失误,他们可能只是观众比较看不出来的失误。但失误就是失误,就是我自己的问题。”

许昌学院音乐舞蹈学院“春涌”舞蹈团

阿酸的焦虑不止来源于自己的失误,更来自于罗志祥组同为男地板舞舞者的奶球赵鹏程的一番话。奶球的言下之意,是自己这一次不做大地板并非怕了阿酸,并且还可以让自己的队友跳地板舞。“让队友跳地板舞这很简单我也可以做到,只是看大家要不要,这个其实没必要说出来。因为他教队友跳那些我们也可以,大家都可以每一队都可以。”“我做大地板是因为我擅长这一块,我招式做得厉害,当然就是用自己擅长最强的地方去把这支舞强化到最好,每个人都是去做自己擅长的地方,并不是学各种舞种配合在一起。”阿酸觉得自己当时有点不开心,他认为对手的每一句话他都可以反驳过去,可又觉得这样火药味太重了,“我不喜欢跟人家吵架。”

当日18时许,许昌学院校园里的教室大多已人去屋空,显得特别安静,但艺术楼三楼的舞蹈排练厅仍灯火通明,一派热闹的景象。记者看到,随着动听的音乐,一群身穿练舞服、脚穿舞鞋的年轻舞者正在用优美的舞姿演绎着最美的画面。这里,就是许昌学院音乐舞蹈学院“春涌”舞蹈团的训练场所。

腼腆的大男孩:加油站的老板让我加油

“学生们白天都有课,为了不影响他们上课,都是在晚上一起排练。”许昌学院音乐舞蹈学院院长刘柳向记者介绍,他们这个团队一共30人,其中,带队老师和编导4名、参演队员26名。参演队员中有几个是老师,其余的都是在校大学生。“在校大学生中,从大一的到大四的都有,最小的18岁,最大的24岁,都是非常能吃苦的孩子,非常棒。”说到自己的学生,刘柳的脸上满是骄傲。

阿酸的个性就是这样,同为男地板舞舞者的蛇男杨建形容他为“朴实真诚、心静如水。”在阿酸的身上,你能看到一个96年生人初生牛犊的饱满热情,和刚刚踏上社会的青涩稚嫩。在队伍里,队友们都算是阿酸的前辈,和这群哥哥姐姐在一起,阿酸很信任他们:“排练的时候基本上氛围都很好,我们不会去吵架或者是怎么,我个性也是比较配合人家的那种,大家说什么我做什么,努力去把这个地方练好,虽然我觉得我是不知道我可以练到什么样的程度,可是我还是会尽力去练,让你们看到,我要去练我要尽力把这支舞呈现到最好的出来。”

“这些孩子都对舞蹈有着极其深厚的情感,从小喜欢舞蹈,同时也都十分有天赋。他们因舞结缘走到一起,组成了这支强有力的舞蹈团队。”刘柳说,他们舞蹈团的团员,除了上专业课外,每天晚上还要加练3个小时,以此保证良好的状态。“有时因为需要,周末或者寒暑假他们也要牺牲休息时间进行排练,真的十分辛苦。没办法,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算咬牙也得坚持。”刘柳说。

和台上的前辈们在街舞圈里摸爬滚打多年不同,阿酸只能算是一位半职业选手。在台湾,阿酸还有一份加油站的工作。“做大夜班的,所以我时差就比较不一样,我们进到排练的时候,只要有空就睡觉,觉得时差调不回来。”这次来参加《这就是街舞》,加油站的老板也很理解,“就叫我加油。也没有催我回去上班。如果来这边发展得不错就在这边了。”对于如何以一个舞者的身份踏入社会,阿酸显然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不知该如何着手。许多舞者会选择教课保持自己稳定的经济来源,阿酸却并不看好台湾的舞蹈市场:“跳舞的人真的很少了,肯学有耐心肯吃苦的人也不多,小朋友的心态大多是玩乐,叫他们认真去练习这个东西,肯定静不下心。”

一次精彩的演出

图片 2

从全国近400个作品中脱颖而出

《这就是街舞》

“当然,他们的付出终究会有回报。像这次到央视三套《舞蹈世界》栏目演出,可以说是他们最大的收获。”刘柳说,《舞蹈世界》是中央电视台为传播和弘扬舞蹈艺术专门开设的栏目,一经播出就受到了国内外专业舞蹈人士和舞蹈爱好者的高度关注。享誉国内外的嘉宾顾问团队和精彩纷呈的舞蹈作品,使得《舞蹈世界》成为国内权威的舞蹈栏目。

擅长翻滚的少年,西泡泡队的定时炸弹

“《舞蹈世界》每期录制的节目都从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舞蹈团队中进行选拔,我们此次选送的舞蹈作品《春涌》从全国近400个作品中脱颖而出,可谓十分不易。”刘柳说,本次能够顺利地到《舞蹈世界》表演,省舞蹈家协会给予他们很大帮助。此外参演的26名队员也尽了全力。“每天挥汗如雨地排练,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登上央视大舞台,展示许昌学院的风采!我们团虽然之前多次参与中央电视台的活动和演出,但此次应邀到《舞蹈世界》栏目演出,是我们许昌学院,也是许昌市首次。”刘柳说。

前路迷茫,阿酸来到《这就是街舞》也并非一路顺畅。这个腼腆的大男孩每一次都做好了淘汰的准备:“男地板舞舞者是最难一起跳齐舞的,就比较麻烦的一种舞风,他们学我们的肯定是不行,因为我们真的是花很长时间出来的。所以一定是我们学他们的,至少一天之内就可以学出一些样子,像我们地板舞这个一天之内学出来是不可能的,都是以几个月甚至几年来计算的。”即便如此,失误后预见了淘汰的阿酸还是难过得落泪:“没有觉得我要淘汰了挺难过,就是觉得跟他们分开有点难过,一想到就想哭。”一边哭一边揉眼睛,阿酸把自己的隐形眼镜都揉掉了。

“央视的舞台非常美,灯光绚丽。节目是3月1日下午录制的,每个人都很激动,刘柳院长头天晚上更是彻夜未眠。”《春涌》编导之一、许昌学院音乐舞蹈学院舞蹈教研室主任李乐告诉记者,《春涌》展现了许昌在初春时节万木争荣、春潮涌动的美好景象以及该校大学生朝气蓬勃、积极进取的精神面貌,在艺术表现和内容阐释方面达到完美的平衡,具有感人的艺术魅力和清新的时代气息。

在最后的斗舞环节中,队长黄子韬派出杨文昊出战,为自己的西泡泡战队拿下了一个复活名额。将阿酸救回,队长黄子韬有自己的考虑:“石头确实是病了,脚受伤然后支气管炎,年龄确实也比较大了,也有家庭,他也特别累。我希望下一轮阿酸能够当一颗定时炸弹,就当他站在那别人都看不懂为什么他站在那,当他跳的那一刻,我就要让他告诉大家,他为什么站在那,因为他是一个定时炸弹。”经历了几轮的编排和训练,阿酸对于齐舞也渐渐有了一些信心:“毕竟学了好多不同的东西,震感舞、传统街舞、锁舞、都市编舞这些东西没参加这个节目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去学习。”“逐渐可以抓到一些技巧,但是一定还是得花时间去学习。”这位擅长翻滚的少年,他的街舞人生才刚刚开始。

 一些难忘的经历

 血染舞台,仍忍受疼痛坚持到最后

 “演出真的给学生们带来了不小的收获,他们回来后总是意犹未尽地嚷嚷着‘没跳够,还想跳’。”李乐说,学生们演完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个人的QQ和微博上还在说这次演出的经历。“当然,他们的压力也不小。录完节目,好多人都已筋疲力尽,连隔壁正在录制的《星光大道》都没精力去看了,只是想着赶紧回去休息一下。”李乐心疼地说。

李乐还说,能够到中央电视台《舞蹈世界》栏目表演节目,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对一群朝气蓬勃、充满梦想的青年人来说,成功后的喜悦,付出的汗水和心血比什么都重要。

“你们能登上央视的舞台,感觉如何?”“特别激动!”“特别高兴!感到自己真是太幸运了。”随后,记者问这些正在认真训练的参演队员对这次经历的感受,他们争先恐后地向记者表达内心的激动。其中,一个名叫宋佳敏的女孩儿给记者的印象很深,

宋佳敏21岁,老家是山西的,是该院舞蹈专业的一名学生。她学习舞蹈近三年,登台表演的机会不少,但提起前段时间参加央视节目的录制,她的眼睛立刻湿润了。“为了跳好舞,大家都在拼命!”宋佳敏激动地告诉记者,前期走台时,她的一名队友不小心被异物扎伤了脚。为了不影响整体进度,这名队友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后继续排练,以至于到现在还一瘸一拐地在家休养。“伤口很深,血流不止,每次走台后舞台上总会留下许多血脚印。”宋佳敏说,录制当天,这名队友强忍着疼痛跳完这支舞,后来疼得几乎走不成路,被队友背下了舞台。

一项特别的本领

耐饿,晚上6时之后滴水不进

这群可爱的舞蹈队员能登上央视这个舞台,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在这背后,有不少让人心酸的故事。

“好久没吃过晚饭了,都忘了晚饭的味道。”队员中今年19岁的童阳星说,学舞蹈,对身材要求比较严,为了防止身体发胖,他们在饮食上进行了控制。一般晚上6时之后,他们连水都不敢喝。

“当时,舞蹈团招人,我因为稍微有点儿胖差点儿被淘汰。”童阳星说,为此,她给自己制订了一个饮食计划:早上吃一个鸡蛋,中午放开吃,晚上不吃饭。坚持一周后,童阳星瘦了将近5公斤。“有时候为了排练经常错过饭点,吃饭无规律,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有胃病。”

“我爱跳舞,再多的苦我都能吃。”童阳星说,她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舞蹈。上大学后,她开始接触舞蹈,但是她的身体缺乏协调性,柔韧性也不好,不得不从基本动作开始练习。“有时候一个基本动作得练习几天,跪在地上站不起来,两腿发酸,累得浑身都是疼的。”

一件特殊的装备

伤痕累累,膝盖上创可贴不断

“你看,腿上、手臂上、肩膀上,浑身上下尽是伤疤,有时候旧伤没愈合就添新伤了。”团员赵成奇说,白天要上课,晚上他要和队友去舞蹈室集中训练几个小时,但他痛并快乐着。

赵成奇说,他们每个人都患有腰肌劳损,受伤是常有的事。“跳舞时,身体没有预热,很容易崴伤脚。一天练习的时间比较长,脚磨得都是泡,稍有不慎就会拉伤肌肉。这些我们都习惯了。”

“告诉你一件好玩儿的事情,我们休息时最大的乐趣就是比谁膝盖上贴的创可贴多,我最多的时候腿上贴了4张。”赵成奇说,他兜里时刻装着创可贴,就是为了应付不时之需。“创可贴可以说是我们每个人的特殊装备。当然,除了创可贴外,风油精、红花油也都是必备之物。”赵成奇笑着说。

“这些孩子确实很能吃苦,也确实吃了不少苦。正是因为这样,他们的舞蹈才能被央视相中,他们才能走上央视这个大舞台,我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采访结束时,院长刘柳意味深长地对记者说。

    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