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韩流:对SM家族艺人的舞蹈风格分析 – 舞蹈评论 – 深圳舞蹈网



图片 1

原标题:小镇、山林和街舞dancer们| 正午·行走中国
来源:界面新闻小镇、山林和街舞dancer们|
正午·行走中国在更大的城市,很少有年轻人会像这样,兴致来了就能在河边或者街头跳舞、对野外的山林了如指掌。街舞在百色风靡二十年,也许跟这个城市的生活有关,原始、直接、充满活力。2019年12月23日朱墨KUMA
北京来源:界面新闻正午摄影|朱墨采访、撰文|KUMA很难想到,百色这座革命老城里,街舞文化在年轻人的血液里扎下了根。在一般人的认知中,百色并不是一个Hip-Hop的前沿城市,但这里dancer们,从街头的水泥地跳到专业舞房,从互联网未普及的千禧年跳到街头文化逐渐风靡的今天。如果说要找到一样事物去代表这个炎热、地形复杂的小城,我想那一定是街舞。       百色平果县2000年左右,百色就有一批街头文化爱好者开始活跃,最老的OG(Original
Generation,指元老)现在已经37岁了,除了跳舞,百色的涂鸦文化也是被他带起来的。两广的年轻人普遍喜欢Breaking这个舞种,百色的dancer跟着电视上韩国人的视频练舞,那个时候互联网不发达,没什么人认识他们,练出来了宣传不出去。他们想跳舞,可是接到比赛的机会都很难。那时手机没有普及,大家在QQ群里约好时间跳舞,没人会爽约,如果有机会去外地比赛,周五就一人拿一个面包上火车。从二十一世纪初到前几年正规的街舞教室兴起之前,百色的年轻人都在街头跳舞。在广场、公园、大楼下……零几年还是“杀马特”盛行的年代,满大街都是爆炸头,要追溯起来,现在的OG们十几年前也都是街头最杀马特的人群。后来,资历最老的OG们不跳了,更年轻的dancer们又陆续去外地发展,2012年到2015年之间,百色街头跳舞的人突然变得很少。有意思的是,没有一个具体的事件或者契机,在街头长大的B-Boy们2015年左右陆续都回到了百色,街舞文化再次风靡这座小城。       百色街舞的OG之一,黄成锋黄成锋和团队伙伴黄成锋带我们去他们经常聚会的一处楼顶平果县隶属百色市,百色的OG之一黄成锋来自这个县城。他是比较早走出去的,也是最先回来的人之一。2008年,黄成锋和当时本地顶尖的B-Boy一起组建了西皇舞团,想把百色的街头文化振作起来。过了几年,因为各种原因,这个团队走向解散。“那个时候蛮沮丧的,感觉是自己创造了一个事业,又跌下谷底,不过回想起来,那也是人生的经验。“解散了西皇舞团后,黄成锋和自己的师父一起去了杭州,做职业舞者、比赛、教学。渐渐在浙江有了一些小名气。百色的OG们全是B-Boy,Breaking这个舞种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随着年龄增长,突破变得更不容易。2015年,黄成锋决定回家,休息了一阵子之后计划在县城做自己的舞房,舞房沿用了以前团队的名字“西皇”。       阿昭阿星这个年轻女孩自称老梁,学校休假时喜欢跟着西皇的朋友们练舞楼顶一角  炭仔。Dancer身份之外他还是个游戏主播,朋友们说他跳舞和打游戏水平都很棒 “西皇”团队在楼顶不知道七月是不是广西最炎热的时候,白天这里的湿度很高,阳光刺眼,街上来往的行人不多。那天,黄成锋很早就带着儿童街舞的学员去公园“晨练”,十点多,西皇的dancer们陆陆续续来到舞房,骑上电动车带我们在平果街头看他们平时跳舞、聚会的地方,气温很高,电动车在路边停一会儿座板就晒得滚烫,他们嘻嘻笑着往座板上抹一把矿泉水,又去往下一个目的地。西皇现在在舞房做老师的dancer们很年轻,大半都是学生,还有一个兼职跳舞的医生。他们都是黄成锋这样的OG带出来的新血液,跳舞几乎是他们业余生活的最大爱好。这个小城的生活节奏很慢,这些年轻人都说,有很多时间可以拿出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我现在跟你们喝完茶,如果喜欢的话,晚点还可以去酒吧上个班,非常容易。上班之后休息四五个小时,明天上午再去上班。”随着年龄增长,街头的dancer们慢慢踏入社会,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全职工作,而工作之余的时间依然在跳舞。       舞房一角阿波是百色正宗的OG之一百色的舞者们互相很清楚这里街舞文化的“代代相传”,他们的师徒顺序不以年龄为标准,而是跳舞的资历。阿波算是第四代的B-Boy,2004年还在读中专时阴差阳错接触到街舞,他说:“很多刚开始跳街舞的人,特别是男孩,一般都逃不过一个‘帅’字,我也不例外,进去之后不知不觉就出不来了。”阿波也是2009年“西皇舞团”的元老之一,西皇解散后,他慢慢淡下来,退到二线,但只要是重要的街舞活动,他不管多忙,请假都要去。我们在百色采访时,阿波的工作是客运站的基层管理。几个月后,他决定把自己的另一个爱好健身发展成正式职业,现在他在一家健身房工作。       百色市街头韦俊很年轻,他也是百色的OG之一韦俊以前是帆板运动员,同宿舍的朋友会跳一点点街舞,影响了当时14岁的韦俊。放假或者周末,舍友要回田阳县城,韦俊没人一起练舞,就跑出去和外面的大哥练舞。那时百色的环境正是学生流行练街舞的时候,初中、高中、大学,几乎每个学校都有一批爱好街舞的人,市里也常常组织比赛,大家交流很热络。2012年,韦俊也外出去珠海工作,2015年6月再回到百色,正好赶上一届学生毕业放假,就又带了一批跳舞的新人。广西的家长都比较开放,街舞是他们认为比较积极的爱好。从韦俊他们还在广场跳舞的时候,就陆陆续续有家长问他们:“你们教课吗?”但是当时大家还不懂教课。后来喜欢街舞的小孩子多了,一些dancer就到不同的舞蹈机构兼职教学,那时都民族舞、芭蕾舞为主的舞房,舞房也想赚街舞教学的一份收入,这些dancer开始普及街舞,慢慢地把街舞市场培养起来,大家开始撤出去做自己的舞房了。韦俊是最早这么干的人。回到百色之后,他在很多舞蹈工作室代课,集结了一些人脉,他的家人里有很多在做教育工作,就跟韦俊说,你干脆自己做一间舞房好了。韦俊找了几个朋友合伙,把自己的工作室开在百色老城区。街头文化里,相对而言目前只有街舞比较挣钱,因为和小孩子的教育相关,教学成本又相对低一些,舞房不需要很多设备,在舞房里有老师教,回家有块地也能练。在韦俊的舞房里,大部分老师都教Breaking,有些家长特别喜欢小孩子学会托马斯这样很高难度的东西,但也有家长害怕小孩子受伤。因为对体能的要求,Breaking的课程中男孩会多一些,女孩也有三成左右。百色没有什么娱乐场所,相较于去网吧,年轻人更偏向于去跳舞。小伙子们也玩游戏,2013年韦俊所在的街舞团队,出于好玩,去打百色市第一场英雄联盟的比赛,拿了第三名。一帮跳街舞的,街舞比赛拿第三,电竞比赛还是拿第三。主办方问他们:“为什么你们不去打游戏,还要来跳街舞?”他们说:“一直打游戏多无聊,不如去街上跳跳舞啊。”                  韦俊的合伙人老K现在,韦俊的舞房有8个班,100个学生,他说这算很少的,得有300个学生,不然没有盈利。学生可能流失得很快,也可能不会坚持下去,他们会在这里学多久是未知的。他有个朋友,本来很穷,去东莞教街舞,借了很多钱,在那边做了两间舞房,现在做成了东莞最大的舞房之一,总共有3000个学生,基本上现在一个镇就有一个他的校区。东莞的工厂多,工厂的年轻打工者都喜欢在他那里学跳舞。之前,百色有支舞队里的朋友借了贷款,走投无路,韦俊介绍他去东莞那间舞房教课,一个月随随便便能拿到两万块。目前,韦俊精力的大半都投入在这间舞房,朋友珠玉在前,韦俊希望百色的街舞市场能再做大些。小孩子学跳舞是很健康的兴趣爱好,人也能变得乐观。来韦俊的舞房学舞的小孩子,第一节课一般都不敢进教室,上了两三节课之后,他敢去跟别人玩了,敢去跟别人见面打招呼、握手。家长看到这种变化觉得非常好,就觉得哪怕他学不到街舞,个性也能开朗起来。韦俊的舞房里有个小孩子患有自闭症,学了一个学期,他妈妈让他不管怎么样都坚持学下来,现在这小孩子经常跟着大家出去比赛,他很乐观,会自己去问别人:“你在哪里学舞?你是哪里人?”“这个人不错,我想认识他。”街舞老师们知道,想要教会他,小孩子要坚持,家长也不能放弃。韦俊和阿波都很坦率,“大多数B-Boy成绩不好考不上高中,比如我们。我们可能就是没有读书的心,那时候跳舞和学业还是有点相背的。”以前这里的舞房都很乱,带着风气,并没有认真抓教学。不过,现在街舞教学已经规范化了,有正规的教材、有一套考级的系统。学街舞现在对小孩子的升学、性格成长都有帮助,家长更愿意让小孩来学了,好过他们去学别的兴趣班,这是非常现实的。幸好这些年轻人坚持下来,把这股活力延续下来。       百色的天空阿泽是位dancer,也是MC,路上随口就能来一段freestyle 阿泽背后文了一段《逍遥游》,他说这段文字代表着自己的心志:世界那么大,而人生很短,内心要永远追求更大更丰富的视野从左往右:老K、阿泽、韦俊。其实,百色还有很多实力很强的dancer去了外地。用他们的话说,两广的dancer“不捞吃”,“不捞吃”意思是不够热门,而百色的dancer数量相比两广其他城市是特别少的。说到这里,这些回到家乡的年轻人感到可惜,”如果他们愿意回百色的话,现在氛围肯定就更好了,能够带更多人出来。”对他们而言,跳舞一方面是享受,另一方面是可以和自己非常要好的朋友一直在一起玩。哪怕出去烧烤,都可以铺上地胶跳一跳,或者放个音乐 freestyle一段,或者带上喷漆顺手涂鸦。在更大的城市,很少有年轻人会像这样,兴致来了就能在河边或者街头跳舞、对野外的山林了如指掌。Breaking在百色风靡二十年,也许跟这个城市的生活有关,原始、直接、充满活力。       暴雨前的云层—— 完 ——题图为百色街舞OG黄成锋和他的团队伙伴。图片拍摄朱墨。《行走中国》是界面新闻、正午故事、碧桂园集团及国强公益基金会在今年发起的公益记录项目。我们分别前往广东、广西、甘肃、海南等地,用文字与视频呈现乡村在教育、民俗、建筑等各个层面的故事。社会剧烈变动,而且将继续变动下去,透过每个故事,《行走中国》关心的是乡村的精神生活,探寻中国乡村的发展,以及我们共同的未来。

今天在网上看到的~

亲爱的dancer们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SHINee额…

有多长时间没有回到街头

泰民这个小舞王怎么可以忘!key也不错啊!

一起dancing了

BOA创造了single女艺人在亚洲的神话,舞风是韩国style爵士中带有浓郁的hiphop和popin。不是sexy却是帅气。这是BOA所独创的舞风无人能超越了即使有人模仿也模仿不来。所以BOA是一种巅峰。

相信很多dancer们一开始接触街舞

天舞power爵士中带有过硬的基本功。无论是哪种舞种都可以转化为自己的风格而且比原来更出彩这是一般dancer很难做到的。能把爵士与芭蕾相结合并且跳出powerjazz的精髓更是无人能敌。所以。天舞在SM的dance成绩表上的名字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都是希望在街头放飞自我

BOA在舞蹈中体现了完全强烈的人格魅力。天舞是天上的舞神。

无视他人的目光

允浩完全掌握了dance的灵魂。一举一动都已经无法被超越。是典型的韩舞范。而且允浩的魅力散发的相当到位。有些小性感有些野。仅凭一个眼神就可以打败对方。这样的dancer已经是无法超越的极致。

不去理会世俗的偏见与傲慢

俊秀其实本来想在分析声线的时候加进去。而且本来也是相加结果写到最后忘了。东团的孩子们实在对不起了。金俊秀的舞蹈实力和技巧不输允浩赫宰却独有自己的一番感觉。而且一般人只要看了俊秀的舞蹈都会被那一股power的力量吸引以至于爱上这个其实平常很可爱的金俊秀。dancing的金俊秀和平常生活中的海豚全不是一个人。俊秀的舞蹈实力在SM家族的dance成绩单一直是名列前茅。

想象一下这幅情景

韩庚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好看!利落!干脆!舞风中也是带有浓浓的野性。大气!霸气!节奏点卡的那叫一个准动作做得完全不拖泥带水。即使不好看的动作在韩庚身上也完全看不出难看的痕迹。毕竟。民族舞给了他深厚的功底。这就是13亿人的奇迹。呵呵。对。韩庚是种奇迹。是我们的骄傲。韩庚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

能够在街头和志同道合的dancer们

东海的感觉完全是街头风格。号称小鱼儿的东海的确拥有外人所无法匹敌的灵活性。这种灵活性让观众看起来非常有冲击效果。同一个舞步被东海跳出来就明显多了一种复杂的轻盈感。加上东海有时候痞痞的表情和突然迸发的迷人微笑使得海式dance成为无人可以复制的TOP。

在街头一起坚持自己的爱好

银赫银赫在舞台上是神。无论什么样的舞风都能驾驭的轻车熟路,而且还能集于一身,然后融合出自己的风格。银赫一直是技巧之王。论dance技巧谁也比不过银赫。要什么感觉就有什么感觉这种dancer千百年不出一个。银赫要是有人想超过他。千年等一回吧。

为自己的梦想起舞

孝渊女版MJ的名号不是白叫的。动作做的丝毫不差力度到位精准power。hiphop,jazz,popin,lockin样样精通。尤其是作为女生lockin能做的这么出色更是无人匹敌。lockin能锁住已经困难但是她能开锁开的如此利落让女dancers望尘莫及实在是一种技巧的顶峰。帅气!

但当我们的条件越来越好

yuri的魅力在于,柔中带刚性感中不失帅气。眼神到位是抓住镜头的重点。yuri是优雅jazz的典范也是种顶峰。放眼望去当今韩娱再也找不出能把jazz跳得如此优雅的艺人。yuri是堪称完美的优雅jazz的dancer

场地也从街头进入了豪华的舞房

宋茜小V姐10年的民族舞功底决定了她完美的柔韧性和协调性以及悟性。所以宋茜在女dancers中又开始创了先河。如果女子街舞也可以跳的行云流水完整利落,那就只有宋茜可以做的到。节奏点卡的丝毫不差,该顿就顿,简直没有瑕疵可言。而且,大气。该柔的时候绝对不会硬,该硬的时候决不会软。不同于韩国女dancers的纯jazz,宋茜的舞蹈风格以及舞蹈功力要想有人能比得上或者模仿得来,也要等个几百年吧。不是所有学民族舞的都可以把街舞跳的这么好。宋茜跟韩庚有一个共同点,跳的民族舞里面带着很大的野性。所以才可以把这种外放的野性转化为街舞的精髓。这种dancer是真的不好找。

曾经为了爱好而选择街舞

不知何时却成为了道具

慢慢地为达到所谓的效果

迷失了自己的初心

大汗漓淋但笑容满面的样子

现在还存有几分

街舞并不在于多么耀眼

也不在于多少人去看

更不在于需要多么大的舞台

它只是需要每位不忘初心

仍然拥有梦想的dancer

继续坚持在街头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请大家一起走出封闭的舞房

重新回到街头

一起dancing吧

街头盼望着每个你的归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