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湘籍舞蹈家沈伟 他将画卷展现在开幕式上/组图



图片 1

华裔舞蹈家沈伟运用身体和现代舞技法,编导15位舞蹈演员在鸟巢体育场中央的画卷上创作一幅中国山水画作品,他的创意获得观众广大好评。

现代舞蹈家沈伟。

2008年8月8日晚,第29届夏季奥运会在北京开幕,开幕式上,所有悬念全部揭开,其中很多蕴含“中国元素”的内容让人大开眼界。

沈伟的现代舞作品《声希》。

中新网8月14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在令全世界惊奇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典礼上,旅居纽约的华裔舞蹈家沈伟运用身体和现代舞技法,编导15位舞蹈演员在鸟巢体育场中央的画卷上创作一幅中国山水画作品。这幅在开场时创作,结束时完成的画作是整场演出的点睛之笔。

沈伟的现代舞作品《天梯》。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为被采访者提供

用身体做笔,用手泼墨,这个独特的创意,只有沈伟才想得出来。沈伟介绍,去年4月他首次来到奥运会的创作中心,提出要在舞蹈的过程中留下痕迹,得到张艺谋认可,并决定把绘画贯穿演出。这一创意灵感来自佛教禅宗。

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有“湖南影子”

沈伟于1968年出生于湖南省湘阴县的一个湘剧世家,五岁起学中国画,九岁在湖南省艺校学习中国传统戏曲,后又学习舞蹈,成为广东现代舞团的创始团员。

《星期天》记者: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有哪些节目创意是属于“沈字号”的?

沈伟在1995年获取美国尼古拉斯舞蹈学校奖学金来美留学。2000年,他创作并表演的舞蹈“折叠”在美国舞蹈节上获得回响,引起舞蹈界对他的浓厚兴趣。在一些艺术基金会的资助下,他成立了“沈伟舞蹈艺术”。

沈伟:我主要创作了《画卷》。其实,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向世界展示的就是一幅画卷,只是我创作的是一幅用现代舞绘出中国传统山水的画卷。

沈伟舞蹈团成立八年来,不断挑战创作极限。2007年,沈伟创作了将现代舞蹈、京剧和对话融为一体的“二进宫”,在林肯中心艺术节上压轴上演。他已四度应邀在林肯中心艺术节上演出。

《星期天》记者:现在看来,您对这些创意满意吗?如果打分,您认为自己在开幕式上的表现能够打多少分?

做为奥运会开幕式导演组策划及开幕式上半场编导,沈伟获总导演张艺谋委以重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舞蹈,“画卷”虽然表演只有短短六分钟,但排练却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曹健)

沈伟:从开幕式开始到结束,我一直站在张艺谋旁边,他给我们整个团队打上了满分,而现场观众焕发出来的那种激动和热情,以及后来世界各国的积极评价,也证明了他说的是对的。

《星期天》记者:这些年您的主要活动基本上不在国内,那您是怎么被张艺谋相中来做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策划和编导的?

沈伟:我的视觉带有美术性、逻辑性以及异质的特点,我的理念和策划是与众不同的。正是凭着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老谋深算”的“老谋子”才相中了我。当然,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是非常乐意为国家效力的。

《星期天》记者:在您的艺术道路上,有多少成分的“湖南影子”?

沈伟:应该说,湖南独具特色的湘剧对我的影响很大,还是五六岁的时候,我就在湘阴县的湘剧舞台上“跑龙套”,但我自幼训练中国的书法、绘画和京戏的表演。这些综合素养造就了我。我承认,我的每一部作品中,或多或少地都有“湖南影子”。

《星期天》记者: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您在欧美等国外的成功可以说明“艺术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个道理?

沈伟:我舞步和身躯动作的灵感来自于西方的舞蹈传统和中国的戏剧、杂技和武术。“艺术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个说法永远不会过时,只要是体现了“人”的东西,以“人”为基础的艺术,东、西方的观众没有不能够接受的。可以说,《画卷》的成功,也是这个道理。

《画卷》的表演要求舞者像毛笔上的锋毫

恢宏的“鸟巢”中央,一幅山水画卷缓缓展开,光影旋动中,身着黑衣的舞者优美而华丽的转身,在黄色如宣纸的画布上留下一道道墨痕……这是2008年8月8日晚北京奥运开幕式上出场的第一个节目——现代舞《画卷》。

15位身着青衣的演员用身体和现代舞的技法,在特制的巨大画布上完成一幅中国山水画。伴随宛转悠扬的古筝演奏的旋律,他们时而长袖轻舞,时而扭动腰肢,那墨韵酣畅、洒脱写意的动作,不仅使“鸟巢”内的10万人沸腾了,而且也倾倒了全世界在电视机前的观众。

这幅杰作的创意就来自奥运会开幕式导演组策划及开幕式上半场编导沈伟,旅美湖南湘阴县人,现代舞蹈家。在开幕式的古筝响起时,沈伟还在《画卷》组房间里。在这里,他刚同演员一起调制完颜料。演员临上场时,他还不忘叮咛:“我们要在上面跳出最好的舞,画出最好的画。”

8月19日,沈伟在动身去阿根廷火地岛度假前夕从美国给记者打来越洋电话。他说,《画卷》的表演,要求舞者像毛笔上的锋毫,不停舞动,身体仿佛无骨一般柔软,同时要求每一个动作与每一笔画都配合得丝丝入扣。演员们戴着手套,手套上沾有黑色和蓝色的墨汁。黑色的墨汁用来演绎山水,蓝色则用来绘制云彩,云彩在与画布接触两分钟后消失。墨迹怎样才能清晰无误地出现在画卷上要求出现的地方,是不是会不小心把没有干的墨迹擦模糊,会不会在画布上沾上手印和脚印,这些问题一个个出现在排练的过程中。有一个舞蹈演员被要求在画卷的指定位置画上一个太阳。这个太阳画成什么样才好看?为了画好这个太阳,他用自己的身体在画布上一次次地做实验,画了几千个、几万个圆形,每天在地上滚,弄得全身都是青的。

沈伟喜欢把脚底蘸满墨水,舞出如行云流水、草书般的“舞蹈书法”,探索肢体语言,把充满动感的视觉线条化为画卷上的泼墨。光影虽然会流逝,但在空中舞动过的肢体的余韵却在白布上留下斑斓的痕迹。沈伟自己也认识到,“我本来是想为自己编舞时作一个记录,研究舞蹈动作设计的细节,细看却成了一幅画。”沈伟用湖南普通话笑说,“我从小不是分开地去学一门门不同的艺术,所以我在创作中把它们融为一体。我是画家,我想看看舞蹈的动作、线条如何与音乐构成一种关系,音乐与舞蹈又如何与视觉艺术产生联系,看看三个不同的元素如何结合。我的作品不是真实生活的,亦不是东方或西方的。我在探索未知,寻找一种新的沟通语言。”

沈伟对艺术水准有一份固执的坚持。他在找一个新的肢体语言时曾经要求演员把已经练习多月的舞步全部抛弃并重新编排练习。值得庆幸的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最终表演打动了所有人,也包括沈伟自己。沈伟告诉记者,他没有准备什么补救措施或有第二套方案,因为只有一个方案,那就是只有成功。

现代舞《连接转换》激发了张艺谋的“画卷灵感”

《画卷》把舞蹈、绘画、山水结合在一起进行演绎的最初构想起于2007年4月。当时,沈伟应邀第一次来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创作中心,与张艺谋一起看沈伟2004年创作的现代舞作品《连接转换》的录像资料。

沈伟说,张艺谋当时看到演员在舞蹈中有意无意地留下动作的痕迹时,非常激动。张艺谋认为,这种方式把中国文人的山水画全部带出来了,用这个作开幕式是最好的。经过集体讨论以后,决定用画卷的形式来贯穿整个开幕式的演出。这以后,沈伟正式接受张艺谋的邀请加入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策划和创作中来。

2007年4月起,他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导演组策划和编导”的双重身份在纽约和北京之间来回飞,刚开始每月呆上一周两周。“不过,今年起就几乎全在北京,最多一月离开几天。”沈伟笑着说,能够成为张艺谋团队的一员也没外界说的那样神秘,“不过,有一点必须要说的就是实力,没有实力是不可能被‘老谋深算’的‘老谋子’相中的。”

从湖南湘剧名角,一度当画家,到国际编舞名家,沈伟有着与众不同的人生经历。沈伟说,他的经历是他成功的重要因素。在谈到张艺谋之所以选择自己担任开幕式舞蹈指导的原因时,沈伟说:“张艺谋也许是看中了我中西方结合的视角。我在中国生长的26年里,不仅学习舞蹈,而且学习戏剧和中国画,对中国文化比较了解;同时,我有14年在美国度过,学习和创作了许多现代舞。”

沈伟用黑、白和灰的颜色,几何图线的地板上的简练的肢体动作及律动,配合钢琴音乐,在宁静的舞台上塑造出生动的构图。从动作缓慢、感受性很强的作品《折迭》到追求造型艺术和绘画感觉的作品《接近平台》,从理性的、高度抽象和极具爆发力并充满身体技巧的作品《春之祭》到基于京剧美学的抽象写实形态,把京剧原唱和舞蹈整合为一的作品《二进宫》,从把现代舞的界面推向极端和极致的作品《连接转换》、《共鸣背后》、《地图》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画卷》,沈伟在不停地追求艺术的新境界。

沈伟说,每一部作品都要显示出独特的创意。他强调要融合戏剧、绘画、中国京剧、雕塑、哲学等各艺术领域,创作出视觉与舞蹈韵律的新语言,发展出多元的舞蹈艺术——
既抽象又真实的幻想意境。他认为,“现代舞建立在对肢体的研究基础上,也是对艺术观念的一种研究成果。就好比我们夸一只杯子漂亮,不一定非要形状多美,玻璃自己就带有生命力。舞蹈也一样,不用刻意表达或渲染什么,肢体语言本身就有艺术价值。研究和利用好这种语言,有助于开发人们的智力和感官。”

《华盛顿时报》:“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艺术家之一”

1968年,沈伟出生于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他的父亲是当地湘剧团的导演,父亲在沈伟很小的时候就非常注意培养他的艺术天赋。9岁时,沈伟考进了湖南省艺术学校湘剧科,开始了为期6年的戏曲学习。正是这里的严格训练,为沈伟日后成为现代舞蹈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89年,一次偶然机会,沈伟看到加拿大现代舞团的表演,新的舞蹈语汇、对身体语言、肌体关系的新的诠释使他深受震动,他毅然考入广东现代舞团。作为中国首个现代舞蹈团,该团培养出了中国众多的现代舞蹈人才,曾到中国内地,中国香港,韩国,新加坡及印度参加当地艺术节。

1994年,沈伟荣获中国全国现代舞比赛编舞及舞蹈表演第一名,取得“尼可斯/路易斯舞蹈实验室”的奖学金,由此开始了他的国际舞蹈生涯。刚到纽约时,沈伟没有经济来源,住在黑人区,一边还得熟悉自己陌生的西方文化,然后尝试创作纯艺术演出。虽然他在中国时学过欧洲绘画,但在纽约的生活仍打开了他的眼界,让他可以用一种全新的视角看待艺术和整个世界。在刚到纽约的那几年,他不错过任何一场音乐会,并参观了他能找到的每一间现代艺术画廊。

在纽约,从不做商业演出的沈伟对艺术有一种宗教般的热忱。沈伟说,过去十几年坚持艺术创作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需要靠他的演出、教课和卖画等各种手段来支持。沈伟说:“如果你选择做艺术一定会面对这些问题,因为你不是做商业性的东西,就是为了过好日子。你的目的是做艺术,当然会带来很多不顺,所以说,遇到很多困难的时候你得想一切办法渡过难关。”

纽约也是让他收获巨大荣誉的地方。2007年10月5日,著名的麦克阿瑟基金会公布本年度的天才奖的24位获奖者中有沈伟的名字。这表示,沈伟从此名列“天才”编舞家之林。美国著名的林肯中心是纽约古典音乐界的中心,一直是艺术家憧憬的舞台。在以往的记录中,从来没有现代舞团能连续两年受邀在它的艺术节上亮相。而沈伟艺术舞蹈团连续在2003年和2004年,两度征服林肯中心的观众。今年7月,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最后排练阶段,沈伟第三次参加了林肯中心艺术节,“这在中西艺术领域是一个新的纪录。”《华盛顿时报》称:“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艺术家之一。”

一直保留着中国国籍的沈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自己的行程已经排到了2012年,暂时不能回国进行现代舞的演出,但他对国内现代舞非常关注。他觉得国内不乏热爱艺术、有品位和才干的艺术人才。“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年轻人从事现代舞艺术,在现代舞的国际大舞台上竞相展露才华。”

主编说话

金牌“疲劳”

许参杨

上周,老范和我在餐桌上看奥运直播,我俩打赌,他赌美国金牌总数第一,我说金牌第一非中国莫属。这些天下来,中国军团高歌猛进,披金摘银如探囊取物。至前日已得金牌45枚,超过美国19块。眼见大势“不妙”,老范呵呵冲我乐,说这次我赌赢了。

我知道老范从心底希望中国第一,所以他乐。这些天,我们大家都在为我国健儿赢得一枚又一枚金牌欢欣鼓舞,我坐在办公桌前做事,一边听着办公室里电视的赛事。一会儿中国得金牌了,起身过去看升国旗奏国歌欢欣不已;一会儿又得了,又起身去看鼓舞不已……

渐渐,好像不那么激动了,对金牌似乎麻木起来。是我们金牌得到太多?奥运会是国际体育的顶级赛事,此次我们又是东道主,应该说金牌再多也不嫌多的。所以麻木,当然有“审美疲劳”的原因,更重要的,今日之中国观众不再简单地将金牌的多寡与国运的兴衰联系在一起,看奥运注重结果,更在享受过程。所谓奥运精神,
“更快更高更强”之上,不是更有“团结、和平、友谊”的要义吗?这绝不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本期《星期天》一版的主稿依然关乎奥运,写的是奥运开幕式的幕后英雄之一湘阴人沈伟。开幕式的惊艳成功,让人们对这类揭秘题材更添兴趣。张艺谋率领的团队不是“金牌选手”,但8月8日晚“鸟巢”令举世赞叹的辉煌之夜,“不是金牌而胜似金牌”。

本期《星期天》的二版“读城”,继续做“观奥运话体育”的题材,像前几期一样,读来厚重而又不失生动。任波对我说,这几期实习生赵倩做他的助手,让他省了不少心,小赵每周都要录入上万字的史料,默默地做许多事,可惜她实习期满又离开了。我这才想起办公室少了一个人,想起秀秀气气的她总是早早地来,晚晚地去……

(文章作者: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