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西藏和平解放六十年舞蹈大事记

人未到,脚步声先到,我与艺术家巴桑次仁的首次见面就这样开场了。艺术家的脚步声铿锵不失当年色。虽然年过六旬,但老人依然身体硬朗。如今,退休在家的巴桑次仁和家人过着安逸祥和的幸福晚年。他和《珠穆朗玛》一起被人们记住西藏和平解放50多年来,一批又一批的文艺工作者怀着对祖国的无限热爱和对艺术的炽热追求,长期深入生活、体验民情,与广大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将积累的丰富生活素材运用到创作中,创作出了大量反映藏族人民生产生活的各类歌舞作品。巴桑次仁承担艺术顾问并领衔创作的大型民族乐舞《珠穆朗玛》就是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作品。这台大型舞蹈乐舞为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并实现了经济效益与艺术效应的有机结合。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市场是艺术产品的检验场所。巴桑次仁作为《珠》剧的艺术指导和总统筹,和全体主创人员一起确立了《珠》剧的创作理念,那就是在《珠穆朗玛》各场次的创作、编排上,要遵循两个原则,首先,在音乐舞蹈的创作表现形式上,以极具藏民族特色的传统音乐舞蹈为基调,结合现代创作意识,追求新的观念,产生新的突破;其次,为传统文化艺术注入了时代的创意,通过提炼,重新组合达到新鲜而不陌生的演出效果,产生艺术的升华和震撼力。藏民族的文化艺术之所以能吸引观众的眼睛,最基本的东西就是传统的。有媒体报道:史诗般的《珠穆朗玛》屹立在工人体育馆,庄严神奇的雪域风情向世人呈现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这是人们对《珠穆朗玛》的高度评价和对巴桑次仁艺术成就的肯定。在整个西藏的当代音乐舞蹈创作中,《珠穆朗玛》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珠穆朗玛》几经修改后,在昆明的4场有偿演出均座无虚席,在拉萨、成都、广州三地的6场演出也创下了可观的经济效益,这样可观的经济效益在西藏的艺术舞台上还是第一次。命运的眷顾,让他得以改变自己出生于日喀则地区一个贫苦家庭的巴桑次仁,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会与高雅的“艺术”联系在一起。幼年时,全家人的生活完全靠母亲一个人做点小手艺维持,而他的日常生活则是拾牛粪以减轻母亲的负担。在这样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他根本没有机会学习文化。但后来给爱国人士拉敏·益西楚臣家当小佣人,为他们家小孩伴读的经历,让他得以走进学校,第一次接受了正规的学校教育,学习到了最基本的文化知识。第二次给贵族家帮工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一个偶然的机会,经常到贵族家串门的文工队管理员发现了小巴桑,并邀请他参加了文工队。渴望改变,渴望新生的巴桑次仁迫不及待地加入到这支队伍中,开始了自己全新的生活。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入队第一天的巴桑次仁兴奋得一晚都没睡着。1956年,在北京举办了首届全国专业团体音乐舞蹈会演,西藏被邀请组队参赛。当时在拉萨组织了一个选拔赛,由日喀则文工队、拉萨文工队、昌都文工队、江孜文工队及塔工文工队各出几个节目参与选拔,日喀则文工队的三个节目全部选中。按照藏族人民的传统说法,“人的一生,见到了布达拉宫就能让生命得以延续”,凭借这句话说服母亲后,巴桑次仁和他的小伙伴们带着西藏人民的深情,带着西藏的艺术走向北京。在北京的演出结束后,经毛主席批示,巴桑次仁和他的小伙伴们幸运地被留在了中央民族学院舞蹈训练班接受专业的舞蹈基本功学习。同时,也学习到了全国各少数民族的舞蹈和一些外国的民间舞蹈。1958年,中央民族学院正式成立文艺系,作为文艺系的第一批学员,巴桑次仁和他的同学们为组建艺术系做出了积极的努力。1962年,经过6年的专业训练,巴桑次仁回到了西藏歌舞团当专业演员。在工作岗位上他们虽然是搞艺术的人才,但是,当时西藏和平解放,急需大批的建设者和本民族的干部,这才是当时送他们到北京培养的主要目的,回到西藏后,他们不但为发展西藏的艺术事业鞠躬尽瘁,也为西藏各项事业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正式走上舞台表演,巴桑次仁他们最初的创作演出模式是“旧瓶装新酒”,运用传统的舞蹈形式加入新的内容。后来慢慢地开始采用完全创新的形式和完全创新的内容,《丰收之夜》就是其中极具代表性的精品和典范,它直接采用创新的创作形式,赋予新的内容反映现实生活,是西藏舞蹈舞台上的常演节目之一。形式从传统到创新的改变让该节目成为许多舞蹈艺术家都去尝试演绎并改编创新。而巴桑次仁主演主要人物的时间最长,一直演到退休前,成为了他艺术生涯中的保留节目常演常新。1979年,西藏自治区歌舞团第一次出国赴北欧五国演出,巴桑次仁作为主要领舞之一,在《丰收之夜》、《欢腾的麦场》中的领舞获得了极大的好评。回国后,他们又组团参加了第一次广交会,这是一台清一色的少数民族的舞蹈汇演,这一次,他们的表演让西藏的传统艺术在全国引起极大的反响。巴桑次仁早期的表演主要有《丰收之夜》、《小战士》、《欢腾的麦场》、《摘葡萄》等。在中央民族学院学习到的各民族舞蹈、器乐的知识,让他将丰富多样的少数民族表演形式充分地融入到藏民族的艺术表演和创作中,不断丰富了藏民族传统的演绎形式和内容。其中《摘葡萄》中的新疆手鼓表演一直是他的拿手戏,并在他的表演中不断推陈出新。多年积累,偶然得之文化大革命后期,巴桑次仁进入了早期的舞蹈创作,从表演转向创作,巴桑次仁完全靠自己的摸索和尝试。按他自己的话说,出了家进学校门,出了学校门进单位,直到退休,再也没有进入学校接受再教育。但是,生活赋予他的丰富营养,为他的舞蹈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用他自己的话说,现实生活在他的脑子里反应特别敏感。所以,一次次的敏感反应让他一次次涌出灵感,创出佳作。在创作中,他常常是忘我所以地工作。即使是深夜的沉睡,他也会立即爬起来记下思绪涌出来的舞蹈动作。从创作出最基本的舞蹈台本,到跟作曲家协调音乐,到排练场与演员探讨动作,巴桑次仁从来不让自己有一丝的松懈。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刚刚结束,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就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当时,许多地方兴建了煤矿,为建设西藏提供能源供应。当助理导演的巴桑次仁清醒地看到了煤矿工人们的辛劳工作和无私奉献,于是积极深入煤矿收集素材,创作出了他的第一个舞蹈作品《煤海情深》,在拉萨的首演即引起轰动。上世纪80年代初,他创作的一个男子踢踏舞《林卡欢舞》参加1988年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获得了一等奖。那次汇演后,歌舞团带着这个舞蹈到全国许多城市去演出,获得了极大的好评。当演员时,所到之处,巴桑次仁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深入到各地去收集民间素材,这为他的舞蹈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营养。1999年,全国第六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第一次在西藏开设分会场,为了配合运动会开幕演出,组委会希望巴桑次仁能创作一个与民族体育有关的民族舞蹈作品。为了完成好这个任务,巴桑次仁孤身一人前往当雄体验生活,收集素材。当雄物交会上两个大力士表演的拔河比赛让巴桑次仁的灵感泉思涌动,他当即构思出了舞蹈的大概形态,回来后即创作出作品《欢乐的羌塘青年》。作品不仅在西藏的舞台上赢得了藏族观众的认可,还被运动会组委会推荐到了中央电视台综艺晚会演出,得到了全国观众的认可。后来又到意大利和瑞士演出,让国外的观众也欣赏到了西藏人民的娱乐形式和节日盛装。国庆25周年时,国家民委在北京组织了一台全国少数民族晚会。明确提出西藏不要弦子舞,也不要热巴舞。当时任务又派到了巴桑次仁这里。在他冥思苦想不得其果之际,当时国家民委的一个干部提议可以搞一个藏戏舞蹈。这一提议马上激起了巴桑次仁的创作欲望,结果由才旦卓玛领唱,多位舞蹈演员伴舞,一个非常有异域特色的藏戏舞蹈节目呈现在了全国观众的面前。这个藏戏节目最终被定名为《扎西鲁嘎尔》,其他少数民族地区都肯定了这个节目的艺术效果,称其给西藏的传统藏戏露了一次脸。该节目也获得了国家民委颁发的演出奖。中共十三大时,西藏歌舞团组织好一台晚会准备参加在北京的庆祝演出。但临时得到领导指示,这台晚会要加上一个弦子舞。接到领导指示,离赴北京的日子只有一天的时间,这个棘手的任务交到巴桑次仁手中时,又是对他的一个考验。他马上将演员集中起来,让一个人在舞台中间拉二胡,根据二胡声,他马上想到了舞蹈动作,一大群女孩子围着二胡,灯光束聚焦二胡演奏者,周围一片黢黑,悠扬的音乐一响,舞蹈一下散开,二胡独奏舞《林中悦》骤然诞生。作为自治区歌舞团的保留节目之一,《林中悦》曾赴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获得国内外观众的极大好评。退休后,西藏民族艺术研究所从各个方面对他的生活给予了极大的关心,使他的晚年生活有了极大的安慰。为了不辜负组织和社会的关心,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回报组织、回报社会。工作了大半辈子,巴桑次仁始终都不善于搞研究,只是喜欢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用笔记录下来,再转换成艺术。2003年,文化厅组织了一个青藏铁路文艺创作采访团,作为采风团里年龄最大的成员,已退休的巴桑次仁怀着激动的心情加入到创作班子中。通过采风活动,他创作出了几首歌曲,其中有一首《我爱你拉萨》由他本人作词作曲,由西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顿珠次仁演唱,成为2003年藏历春节晚会的主打节目之一;歌曲《放飞心中的歌》由市歌舞团的丹巴作曲,由西藏著名青年歌唱家格桑曲珍演绎后,也受到了极大的好评。还有几首歌曲正在创作之中,不久就将会呈现在听众面前。在我们的采访中,作为首届珠穆朗玛文学奖的获得者之一的巴桑次仁一直强调自己没做出什么突出的贡献,平平凡凡的工作不值得我们宣传他。但我们很清楚,正是由于像他这样的一大批艺术工作者在通过自己默默的奉献,为西藏艺术事业的繁荣,为西藏文化走向世界做出了不平凡的努力,才让我们得以在今天能自豪地向世人展示雪域高原多姿多彩的文化、风情。即使巴桑次仁认为自己只是一块小基石,我们也别忘记,宽广道路的铺成,靠的就是许许多多这样平凡的基石。---------------------------------个人简历:巴桑次仁,男,藏族,西藏日喀则人,1942年生。1954年参加工作,1956年赴北京中央民族学院舞蹈训练班学习。1962年毕业回藏,在西藏歌舞团工作,二级编导。2000年调入西藏民族艺术研究所工作直至退休。曾任西藏自治区歌舞团党委副书记、副团长、党委书记,西藏民族艺术研究所副所长,西藏民族艺术研究所创作中心主任等职。上世纪七十年代起,与人合作或独自创作了大量的舞蹈和歌剧作品。主要代表作品有:大型民族舞剧《热巴舞》,歌剧《魂系高原》,歌舞《欢腾的麦场》、《雪莲赞》、《林卡欢舞》、《扎西鲁嘎尔》、《牧民舞》、《恋歌》、《牧羊姑娘》、《欢乐的羌塘青年》、《二胡弦子》等。其中,《林卡欢舞》获得了1980年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创作一等奖;女子独舞《牧羊姑娘》、《雪莲赞》分别于1982年全区首届单、双人舞蹈比赛中荣获创作二等奖;舞蹈《牧羊女》在全国少数民族舞蹈比赛上获创作二等奖。2000年,赴石家庄完成了2000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西藏三个民族节目的选拔及创作领队工作。2000年,随《珠穆朗玛》剧组赴南京参加第六届中国艺术节。2002年7月,完成了为建党八十周年举办的千人音乐会《丰采颂》的组织及创作工作,并担任该晚会的总导演和统筹。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这对西藏的民间、传统宗教歌舞来说掀开了历史新篇章,特别是毛主席、周总理、陈毅副总理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生前对西藏歌舞事业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做出了许多重要指示,同时国家选派各类人才到西藏长期建藏,从西藏又选派有艺术天赋的年轻人到全国各地的艺术院校(团)进行培养深造,使西藏歌舞专业队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自改革开放以来,西藏的歌舞事业好比插上了腾飞的翅膀,迅猛发展,人才涌现,作品获奖,而且各种设施比较齐全,甚至有些硬件设施达到了国内一流水准,这在旧西藏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一伟大历史变革,缅怀老一辈西藏各族艺术家的功绩和教育下一代,我们整理编写了西藏和平解放60年来歌舞方面的相关大事记,供大家阅读参考。

1978年8月21日,红卫兵组织从学校消失后的第三天,北京城恢复了它的平静,西藏自治区歌舞团一行28人登上飞机,飞赴北欧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巡回演出。平静的北京城当时也许不会意识到这些平静的日子将在新中国的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西藏自治区歌舞团的28名演员也对于他们的北欧之行无可预知。曾经参与这次巡回演出的现任自治区歌舞团民乐队队长的次丹告诉记者:“我们当时要去的第一站是位于北欧的瑞典。在这个曾经被称为‘海盗之国’的国家,当时我们受到了异乎寻常的礼遇和欢迎,北欧国度的人们对于来自东方神秘民族的歌舞充满了好奇,对于世界屋脊上的这种奇异的艺术形式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

(文章作者:admin)

▲ 1952年,在原十八军文工团的基础上,成立了西藏军区文工团。

这是自治区歌舞团第一次独立组团出国演出,这一次独特的出国经历,使得西藏的歌舞被北欧乃至世界所了解,使得全世界的人对于西藏这片神秘的土地、这片土地上所孕育的文化充满了向往。


1953年,从拉萨市第一学校和西藏爱国联谊会,以及西藏各地青年中挑选喜爱西藏民间歌舞者,组织西藏参观团和歌舞团(业余性质)进行精心排练,认真挑选一部分富有民族特色、内容积极向上的歌舞节目,如《哈达献给毛主席》《西藏我们的家乡》等组成一台歌舞节目,1954年赴北京参加国庆5周年献礼演出,在演出期间得到了毛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亲切会见并合影留念。这是西藏历史上第一次国家领导人会见藏族艺术人才的重大事件。随后根据中央领导指示,演出队到全国各地进行巡演,回到北京后又根据周总理的指示,这支队伍中的主要演员、具有培养前途的部分藏族青年留在了中央民族歌舞团进行深造学习,如阿旺克村、朗顿白玛、强巴丹增、丹巴旺杰等,这是西藏舞蹈演员第一次到祖国内地接受培训。

闻歌起舞的高原民族


1955年,西藏各地相继成立了半专业式的歌舞队,如日喀则文工团、昌都文工团、丁青文工团、拉萨青年联谊会,以及各小学业余文艺团体等等,这是西藏第一次受爱国主义思想教育,自发性建立起来的歌舞团体,为下一步建立专业歌舞团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起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藏族,特别是在藏族的牧区,牧民们只要闻歌便会起舞。”市民扎西自豪地这样评价道。藏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高原之巅的西藏是一片滋养着歌舞生长的神秘土地。藏族的民间歌舞和宗教艺术更是浩若星辰,较有典型风格的民间歌舞有农区的果谐、卓巴谐玛、谐青,康巴地区的弦子、锅庄、热巴,以及后藏前藏地区的堆谐、甲谐,林芝地区的“波”六弦弹唱,还有寺院的各种羌姆、传统的卡尔、朗玛等歌舞艺术。这些都是藏族人民在几千年来的劳动中相互交融、吸收和辛勤创造出来的歌舞艺术。


1956年,少儿舞蹈《格巴桑布》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的演出,得到了高度评价,这是西藏民族舞蹈第一次参加国际艺术节。

植根于西藏这片沃土的自治区歌舞团的艺术家们,出于对歌舞的热爱,创作出了一大批生活化的文艺作品,传承和传播了藏族的艺术表演形式,同时也繁荣了西藏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1957年,在中央民族歌舞团学习深造的学员组织了一台全国各地的优秀节目带回西藏进行汇报演出,节目有蒙古族舞蹈《鄂尔多斯》,回族舞蹈《花儿与少年》,维吾尔族舞蹈《打鼓舞》,黎族舞蹈《海南婚礼》等,西藏各族各界人民第一次欣赏到了祖国大家庭的不同民族的各种舞蹈作品,开阔了眼界,促进了交流和团结。

歌舞团五十载风云


1958年7月20日,在毛主席、周总理、陈毅副总理的关心和支持下,在西安小雁塔正式成立了西藏自治区歌舞团,这是西藏第一支地方专业文艺团体。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同时也是自治区歌舞团成立50周年。


1959年,舞蹈《丰收之夜》进京参加国庆10周年文艺汇演时得到了国内外观众的好评,引起了轰动。同年西藏军区文工团在西藏第一次创作演出了大型舞剧《奴隶的命运》。

1951年,十八军和西北军进藏时携带的各自的文艺宣传队,奠定了未来西藏自治区歌舞团的基础。1958年7月28日,由日喀则文工队、江孜文工队、塔工文工队、丁青文工队及中央调来的文艺骨干约140人组成的歌舞团正式成立。此后的自治区歌舞团进入到了飞速发展的阶段,通过多次的全国各地巡回文艺演出,藏族歌舞被大江南北的观众所熟知。


1960年,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第三届文学艺术界代表大会,西藏文艺界代表第一次参加,由阿旺克村同志代表西藏文学艺术界作了专题发言《昔日的奴隶、今日的主人》,引起了与会同志的热烈欢迎和极大的反响。

时间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自治区歌舞团的发展更为迅捷,有了更多的国内乃至国际巡回演出的机会,有了更好、更大的表演舞台。

同年,相继成立了自治区藏剧团、自治区话剧团、拉萨市歌舞团等专业艺术团体。以上专业艺术团体到全区农牧区参加基层民主改革工作,与当地的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了解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为自己的艺术创作和演出打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础,这也是西藏艺术团体第一次深入生活、深入实际、深入群众的举措。随后出现了许多反映人民群众新生活的好作品,如舞蹈《翻身乐》《奴隶之歌》《我的家乡》等等。

在建团的50年里,一批批优秀的艺术家不断继承老一代艺术家的精神和作风,创作出了大量深受群众喜爱的歌舞作品,其中很多获国内外大奖。至今,西藏歌舞团获得各类奖项430项,其中218项为省级奖,210项为国家级,2项国际大奖。


1962年,西藏几个剧团积极创作反映自卫反击战的歌舞节目,并组织小分队到前线慰问演出。当时排出的节目至今有人怀念欣赏,如舞蹈作品《前哨》等。

深入生活 艰苦创作


1963年,西藏自治区文化局第一次举行全区歌舞业余汇演,汇演的规模和节目丰富程度是西藏有史以来第一次,特别是舞蹈种类多,形式多样,为西藏古老的舞蹈赋予了新的生命。

在旧西藏,真正含义上的专业艺术团体几乎没有,只有一个“卡尔巴”队,也仅仅只为一些达官显贵服务。自西藏和平解放后,我区才有了名副其实的、真正的专业艺术团体——自治区歌舞团。


1964年,西藏精心组织了一台业余歌舞节目,参加全国第一届少数民族歌舞汇演。在北京演出时得到首都各界观众的热烈欢迎,并得到了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其中的主要作品如《牧业丰收》《农业丰收》等在人民大会堂与当时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同台演出。(注:上半场是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精选,下半场是少数民族歌舞精选,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由周总理陪同观看)。同年第三届全军文艺汇演中,《洗衣歌》获得四项大奖(编导奖、作曲奖、演员奖、舞美奖),成为我区永久保留的舞蹈作品。

“由于当时歌舞团有很多部队文工团的成员,下乡采风的优良传统从他们那时候就流传至今。”自治区歌舞团团长丹增贡布兴奋地谈起了当时的情形。那个时候的西藏,特别是除拉萨外的其他地区,交通、水电都不方便,粮食也不充足。“我们的先辈们便驾着牛车,载着各式各样的道具,在崎岖的山路上走着。路况不好的时候就下来徒步,就这样到了各个地区采风,为当地百姓献上丰富多彩的节目。”丹增贡布这样描述说。即使是现在,他们依然保留这种传统,下乡到最基层,几十年来,他们几乎走遍了整个西藏。


1965年,创排大型音乐舞蹈史诗《翻身农奴向太阳》,5月23日向西藏自治区成立献礼演出,得到了当时的中央代表团和西藏各界各族人民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评价。这也是自治区第一次创作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也是西藏几个专业团体和业余文艺工作者,包括军队文艺工作者和业余人员在内共同创造的结晶。同年成立了第一个乌兰牧骑式的文化工作队,用文艺的形式为广大的农牧区和边防哨卡及时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通过下牧区的表演活动,进行文艺创作采风活动,创作出了一大批优秀的文艺作品,也涌现出了以才旦卓玛为代表的西藏艺术家群体。也就是这样实实在在地深入生活,当时编排了一系列生动、活泼、生活化,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歌舞作品,诸如:《丰收之夜》、《蓝蓝的天》等,值得一提的是1957年的“六一”国际儿童节时,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与学生联欢节”上,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工委文工队推出的少儿舞《格巴桑布》把晚会推向了高潮,受到国内外观众的高度赞赏。


1971年,学演芭蕾舞剧《白毛女》和《草原儿女》《沂蒙颂》,这是西藏第一次学演和接触芭蕾舞,演出得到了文化部的嘉奖。

艺术精品不断涌现

▲ 1975年,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歌舞专业汇演,舞蹈作品《边防少年》等获奖。

50年来,一批又一批的文艺工作者在党的阳光雨露滋润下,怀着对祖国的无限热爱和对艺术炽热的追求,坚持深入生活、坚持联系群众、坚持联系实际,与广大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将积累的丰富生活感悟投入到艺术创作中,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反映当代藏族人民生活的各类歌舞艺术作品,如:大型主题歌舞《大雁颂》,大型专题晚会《回归颂》,大型民族乐舞《珠穆朗玛》,大型服饰歌舞《雪域艺海随想》,大型歌舞《岁月如歌》、《向着大阳》、《多彩的哈达》,民族交响乐《雅鲁藏布大峡谷》,器乐作品《吉祥九重天》,笛子独奏《春到拉萨》,表演唱《逛新城》、《急迪迪》,歌舞《洗衣歌》、《丰收之夜》,独舞《艺人的欢乐》,双人舞《珞巴刀舞》,女声独唱《咱们西藏》、《这里是祖国的高原》、《香巴拉并不遥远》,男子集体舞《飞快的舞步》等均享誉全国,闻名中外。还有为纪念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而创作的大型歌舞《向着太阳》及自治区歌舞团特意创作、编排的大型风情歌舞《天上西藏》,将藏族绚丽多姿的民间舞蹈、丰富多彩的传统歌舞、古老神奇的宗教艺术和幽默诙谐的民风民俗,用现代审美需求进行高度浓缩提炼、传承发展,通过西藏具有悠久历史的五大节日
雪顿节、藏北赛马节、“望果节、
斯姆羌、“藏历新年,有机地串联起来一一展现,向世人呈现了藏民族的悠久历史、灿烂文化及博大的精神,也反映了西藏各族人民翻天覆地的生活变化和精神面貌。


1978年,西藏歌舞团首次以单独组团的方式出访北欧5国,为当地政府官员和观众演出了一台具有浓郁民族特色和富有时代特征的西藏音乐、舞蹈节目。

2007年,自治区歌舞团带着《天上西藏》这台晚会到东欧三国出访演出,受到了三国各界观众的一致好评。评论认为:大型风情歌舞《天上西藏》的演出,向观众呈现出西藏迷人的风俗、美丽的传说、动人的故事、和睦幸福的生活、绚烂多彩的宗教艺术,高亢嘹亮的唱腔、独特的舞蹈,令人眼花缭乱的服饰,都充分展现了藏族艺术的无穷魅力。这也再一次证明,只要坚持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把传统和创新发展结合起来,西藏丰富多彩的各类传统艺术才会更加绚丽辉煌。


1979年,西藏举办第二届歌舞汇演,作品《快乐的踢踏舞》《年轻的珞巴人》等获一等奖。同年正式成立西藏艺术学校,填补了西藏无专业艺术教育的空白。

弹指一挥间,自治区歌舞团已经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在这半个世纪的征程中,自治区歌舞团为西藏文艺事业的繁荣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相信在新的世纪,他们会有更长的路要走,有更多的作品问世。


1980年,在大连举办的第一届全国舞蹈比赛,西藏参赛的作品有4个,分别为少儿舞蹈《练》、集体舞《扎西德勒》、女子独舞《次仁措姆》、三人舞《爱家乡》。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中舞蹈《林卡欢舞》《夏尔巴春天》分别获一等奖。


1984年,西藏第一次创排大型舞剧《热巴情》,并先后在北京、天津、成都等地演出,获得了成功。同年阿旺克村作为中国舞蹈界专家代表,出席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亚洲地区舞蹈专家会议,在会上发表了论文《保护与发展民族民间歌舞及传统歌舞的传授方法》,被载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舞蹈库。


1985年,中央42项援藏项目,建造了拉萨剧院,从此有了现代化的歌舞表演场所。同年出版曲荫生同志的《藏族舞蹈的美学概论》一书。


1986年,第二届全国舞蹈比赛中,作品《贡嘎鼓舞》《央金玛》《春》获三等奖。1986年正式成立了西藏艺术研究所,从此西藏有了艺术研究成果发表的专门场所,1999年正式出版《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西藏卷》,形成了以丹增次仁为代表的舞蹈评论队伍。同年在云南召开的全国宗教舞蹈研讨会上,西藏艺研所所长丹增次仁做了题为《傩舞并非都戴面具,戴面具的并非都是傩舞》的发言,引起了与会人员的热烈讨论,对西藏宗教面具舞有了清晰的认识。


1987年,何永才的《西藏舞蹈概论》出版。同年丹增贡布撰写的论文《八十年代歌舞怎样创作》在第一届中国舞蹈家协会举办的研讨会上入选为优秀论文。


1988年,在全区舞蹈比赛中,双人舞《牧童》获一等奖。首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比赛中,《卓舞》获二等奖。同年应香港第三届国际艺术学院艺术节组委会之邀,西藏艺术学校首届舞蹈毕业班,带着实习毕业作品《欢腾的热巴》《江边的篝火》《亚吉扎母》《春天的舞步》《牧羊姑娘》以及《春》等参加演出,引起了香港新闻界的关注,《文汇报》上的文章写道此次艺术节上,来自世界各国观众的心都倾向来自喜马拉雅山脉的歌舞艺术。接着受广东举办的羊城国际艺术节组委会邀请,前往演出取得了成功,此次艺术节上西藏的演出荣获誉满羊城的金边锦旗。


1989年春,文化部副部长高占祥同志专程到西藏艺校考察,讲到艰苦创业是西藏艺术学校广大教职工的精神支柱,为人师表是其遵守的格言,还评价道建校7年,卓有成效的7年。


1990年,西藏第一次创作大型服饰歌舞《雪域艺海随想》,入选为1991年西藏和平解放40周年大庆重点节目。同年西藏自治区教委在西藏全区首届中专学校办学评估中授予西藏艺术学校艰苦创业,成绩显著的锦旗,阿旺克村校长荣获优秀校长的殊荣,并连续三次被评为全区先进教育工作者。同年西藏艺术学校舞蹈班学生达瓦央宗和中国体操王子李宁一道,在西藏高原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唐古拉山顶,点燃亚运会圣火,瞬间成为中国乃至全世界体坛的新闻人物。随后创作合编了三场独幕舞剧《雪域圣火之歌》,辑入中国大型体育电视纪录片《再度辉煌》中。


1991年,西藏和平解放40周年庆典重点晚会《雪域阳光》,受到了中央代表团和各界观众的好评。

▲ 1994年,为布达拉宫维修竣工典礼创作出原生态歌舞晚会《历史的丰碑》。


1995年,创作、编排主题歌舞《大雁颂》,作为自治区成立30周年大庆演出的重点节目,这是西藏创作的第一台大型主题歌舞。次年进京为两会代表演出,受到了全国各地代表的热烈欢迎。后被评为文化部1997年文华新剧目奖。


1997年,创作大型音乐舞蹈晚会《回归颂》,作为西藏喜迎香港回归的专题晚会。区党委对这台晚会作了重要批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隆重表彰。


1998年,创作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专题综艺晚会《腾飞的西藏》。《西藏日报》等媒体进行了专题报道。


1999年,创作民运会开幕式《吉祥颂》,这是西藏有史以来最大的广场歌舞,演员达到了6000多人。中央电视台多次播放演出实况。


2000年,创作、排演了大型歌舞晚会《珠穆朗玛》,在南京第六届中国艺术节上一举夺得艺术节最高大奖。同年在第十届孔雀杯全国少数民族舞蹈大赛中,《珞巴人的刀》获创作金奖、表演金奖,同时独舞《天鼓》、三人舞《翱翔》也分别获奖。全军第七届文艺汇演中舞蹈《酥油飘香》获创作表演一等奖。同年西藏艺术学校与西藏大学艺术系合并,第一次招收舞蹈专业编导本科生,西藏第一次有了高等教育中的舞蹈专业。同年该校舞蹈教师强巴曲杰首次赴台湾艺术大学讲学,并进行学术交流。


2001年,创作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大庆重点献礼晚会《金色岁月》,演出后受到中央代表团的高度评价,获自治区珠穆朗玛文学艺术奖和中宣部第一届五个一工程奖。


2003年,全区举办第二届专业文艺团体舞蹈比赛,三人舞《彩蝶戏鼓》获表演一等奖、创作二等奖;群舞《霍姆斯斯》获一等奖。


2004年,创作国庆55周年进京演出的歌舞晚会《向着太阳歌唱》,演出后得到首都各界的好评,并受到胡锦涛总书记的接见。同年8月,策划、创作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歌舞晚会《春天的故事》,得到了西藏各界观众的好评。同年丹增贡布撰写的论文《一台晚会创作应强调什么》被《中国现代理论发展丛书》编委会评为优秀论文一等奖。


2005年,创作大型史诗歌舞《向着太阳》,被选为西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的重点晚会,得到了中央代表团和国内外来宾的高度评价,引起巨大的轰动。同年男子踢踏舞《飞快的舞步》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第三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中获群舞表演银奖。同年出版了王希华、索朗次仁专著《西藏舞蹈与民俗》。西藏大学艺术学院成立舞蹈系,招收首届舞蹈表演本科生和西藏歌舞硕士研究生,从此西藏有了歌舞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培养基地。


2006年,创作庆祝西藏和平解放55周年晚会《岁月如歌》。同年创作庆祝青藏铁路通车庆典晚会《喜迎火车到拉萨》。第三届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中,《多彩哈达》荣获最高奖。舞蹈《飞弦踏春》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开幕式演出,受到国家领导人和首都各界群众的好评,引起了轰动,并成为我区原生态歌舞的典型。全国四进社区文艺调演中,舞蹈《果谐》《巨龙飞过我故乡》《德吉新村欢歌》分别获得了中宣部四进社区金、银、铜奖。


2007年,专题晚会《盛世赞歌》在京演出,反映热烈,受到中央领导的肯定和高度赞扬,现成为西藏自治区歌舞团的保留晚会。在广州举办的第十四届群星奖广场舞比赛中,歌舞《果谐的春天》获金奖。改革开放30周年首届农民文艺调演中,舞蹈《吉祥鼓韵》获金麦穗奖,歌舞《阿谐》荣获了银麦穗奖。同年石家庄艺术学校从拉萨市堆龙德庆县招收22名农牧民子弟到该校免费学习四年,并帮助他们组织了一台精彩的歌舞晚会,受到了西藏各族各界群众的热烈欢迎,充分体现了全国人民对西藏农牧地区舞蹈事业的支持和关心。


2008年,创作大型风情歌舞《天上西藏》到东欧3国进行访问演出。同年举办西藏第三届专业舞蹈电视大赛,群舞《热萨玛》《珠峰绝恋》、独舞《琴缘》获一等奖。


2009年,西藏歌舞团全体舞蹈演员参加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型歌舞史诗《复兴之路》的排练、演出,并得到了文化部领导的嘉奖。


2010年,国庆献礼晚会《魅力西藏》入选为精品工程剧目。大型歌舞晚会《天上西藏》参加上海世博会的演出活动。广州第十五届群星奖舞蹈大赛中,歌舞《阿谐》《欢乐的踢踏舞》分别获得了金奖、银奖。

▲ 2011年,《欢歌起舞》参加了央视春晚,并获得观众喜爱的舞蹈类特别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