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论舞蹈艺术的意境建构

舞蹈的美是人的美。它是一种艺术,当然,它有艺术美,但它假冒的不是声音、颜色、文字、文字,而是一个自然人,所以它首先是一种自然美。它努力挖掘人的精神,给人以高层次的美感。刘海粟是中国第一位提倡使用模型的艺术教育家,他说,美有两个要素:一是形式,二是表达。人体完全具备这两个要素。它具有外在的美,内在的不可思议的灵感,以及物质美和精神美的终极结合。因此,它是美中两国的终极之美。当我们看到舞台上的舞美时,她举起双手,抛起脚,弯腰,伸展双臂。美丽的外形、身躯、轮廓、线条,无需任何道具,只展现了美的内涵和感受。

舞之美,是人的美。它是一种艺术,当然有艺术美,但它所假之物并不是声、色、字、词,而是天生的,自然存在的人,因此它首先是一种自然的美。它努力挖掘人的灵秀之气,给人一种高级的美感。我国第一个提倡使用模特儿的美术教育家刘海粟先生说过:美的要素有二,一是形式,二是表现。人体充分具有这二要素,外有美妙的形式,内蕴不可思议的灵感,融合物质的美和精神的美的极致而为个体,所以为美中之至美。当我们看着舞台上那舞动着的美人时,她(他)举手、投足、弯腰、舒臂,那美的形态、身段、轮廓、线条,恰好表现了美的内蕴,美的感情,而不必借助什么道具。

意境美是客观存在于人类审美意识中的综合审美追求。一般来说,意义是指作品所表达的情感和思想,而环境则是作品所描绘的生活画面与所表达的思想和情感融合而形成的艺术境界。所谓意境,是景物与情感的交融,是客观环境与主观意义的完美结合。对意境美的追求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是人类审美意识的共同愿望。从空间的角度看,对意境的追求没有国界。纵观世界艺术坛,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第三世界,虽然经济实力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民族的色彩和习惯不同,但意境美的感受是一样的。

当然,舞台上的演员和演播室里的模特不一样。除了自然美,舞蹈更注重艺术美,所以我们需要谈谈服装。但服装不像老戏那样死板,也不像戏剧那样逼真。那是青莲上的露珠,崖上的常春藤,红花下的绿叶,青柳上的黄鹂,还有一种微妙的依恋。它只是为了揭示舞者的美的存在,就像几朵白云来解释天空的深蓝;它只是为了衬托舞者的美的形象,就像平静的山风中流动的水。作为舞台上的造型对象,无论是与生俱来的人体,还是后来的辅助服装,在造型、身材、色彩、质量等方面都有着极其优美的要求,可以称之为“四美工具,两难组合”,从而成为一种更理想、更美的“造型”。为了表达飞翔,西方艺术中有一种小天使,一个胖乎乎的孩子,在两翼下生了一对肉翅膀,看起来很僵硬。这就像我们敦煌石窟的飞天,我美丽的女人,肩上挂着丝带,在天空中升起。人们穿衣服、系腰带是很自然的,但自然的衣服把沉重的人体变成了一片轻薄的叶子,自然、轻松、轻盈、自由、充满风。光饰作为一种美的理想和视觉,其轮廓和启示,使人的外表美和内在美全部挥发。在中国画领域,以形写神与以形写神之间存在着争议。从这个角度看,舞者真正用自己的外在美来书写内在美之神。

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当然,舞台上的演员不同于画室里的模特儿。舞蹈除自然美外,更重艺术美,于是便要讲到衣饰。但这衣饰决不像旧戏那样给人套上死板的程式,也不像话剧那样过分地写实。它是绿荷上的露殊,是峭壁上的青藤;是红花下的绿叶,是翠柳上的黄鹂,是一种微妙的附着。它不过是为了揭示舞者美的存在,像几片白云说明天空的深蓝;它不过是为了衬托舞者美的形象,像流水绕过幽静的山风。在舞台上作为外形之物,无论是先天的人体,还是后来补充的服饰,在形、体、色、质上都有极美的苛求,真可谓四美具,二难并,从而汇成为一种更理想、更美的形。为了表示飞动,西方艺术中有一种小天使,胖墩墩的孩子,两胁下却生出一对肉翅,显得十分生硬。这何如我们敦煌石窟里的飞天,窈窕女子,肩垂飘带,升起在天空。人着衣披带本是很自然的事,但这自然的衣着,顿使沉重的人体化为轻捷的一叶,潇洒、舒展、轻盈、自如,满台生风。人外形的美,内蕴的美,都因那轻淡饰物的勾勒与揭示而成一种美的理想、美的憧憬而挥发开来。国画界有以形写神与以神写形之争,从这个角度观之,舞者真是自己的外美之形来写内美之神了。

人们之所以一次又一次竞相观看天鹅湖,是因为他们被这部舞剧的艺术魅力所吸引。那些优美动人的舞蹈形象、丰富多彩的肢体语言、优美优美的音乐旋律,以及由波澜壮阔的舞蹈美设计与各种艺术因素完美和谐地结合而产生的艺术美,吸引着千千万万人。意境美是艺术形式的灵魂,在舞蹈领域也不例外。从时间的角度看,意境美源远流长,是中国传统美学中的一个重要命题,早在年,它就涵盖了中国文学艺术的各个领域,如古典诗歌、词、歌、赋、绘画、书法、文章、园林、建筑、戏曲、曲艺、音乐、舞蹈等老庄哲学在先秦时期,就有了意境的萌芽。东汉时期,佛教传入中国,意境笼罩着一层禅意色彩。唐代,意境理论正式确立。唐朝诗人王昌龄在诗歌风格上把唐诗分为三个部分:物质境界、情景意境。唐代的司空图也明确提出了神韵论和意境论。更接近。对宋代严羽的“妙物论”、清代王士祯的“神韵论”、现代王国维的“境界论”,都认为诗歌中“言无量”的境界是“意无量,意无量”的“意境”。特别是王国维,认为“境界”包括情感和景物两个要素,所以他的“境界论”实质上是“境界论”。

我们知道,客观世界有许多美:各种自然之美;几何图形的整齐组合之美;童真之美;中年的刚健之美;老年人的深沉静谧之美;艺术家的色彩和线条之美;音乐家声音的和谐美;即使是普通人认为最僵化的自然科学也有其“工程美”;即使是最枯燥的哲学也有其哲学美。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环境和条件下享受这些美丽。而舞蹈是一种真正由生活本身塑造的艺术,因此也是最具灵性的。舞者是一面镜子,可以反射每个人的影子;舞姿是一阵风,可以移动每个人的感情;舞台是一个大雷达,可以接收和反映每个人的思想。当我们坐在大剧院里时,四位厨师的灯光昏暗,音乐轻快,舞台上的演员翩翩起舞,我们有了共同的美。你可以看到她的微笑和皱眉,停在一起,扔掉她的手,扔进她的脚,笔直,美丽,高大而忧愁,仿佛社会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和情感都聚集在她身上,形成了一群美丽的魅力。她不再是她自己了,而是一个拥有无穷力量的美丽之神。她唤起人们的回忆,唤起人们的情感,影响着整个美丽的世界。此时此刻,你心中储存着的清风、明月、明泉、小桥、流水、鸟鸣等平日里所有美好的画面,都会突然在你眼前闪现,进入你的脑海。瞬间,美丽的信息开始奇妙地交换。

再者,飘动的舞者,又决不是静止的雕像,所以造型美外,更讲情感。这便要借助音乐。本来,演员在那铃响幕启之前,是先在体内储满一汪情感的,上台后全待那乐声的煦风拂来,才摇曳荡漾,粼粼生辉。乐声之于舞,如松涛上的清风,如干柴上的火焰,如桂树林间的香馨,如钱塘江面的大潮。当我们耳闻乐声而目观舞台时,更多体味的已不是形、色、物、体,而是神,是情,是韵,是一种充蕴全场、流动飘浮、深幽朦胧的美,是一种逆接千古、延绵未来、辽阔久远的美。当斗牛士的乐曲响起时,那狂热的西班牙舞步,便是催人上阵的鼓点,我们激动、昂奋,仿佛一场决斗就在眼前;当《康定情歌》飘过时,那冉冉的舞影,便是夏日给人小憩的阴凉,我们的心头一片静谧、惆怅,就像仰卧在康定草原上,看月亮弯弯。这时,长袖在台上飘动,音符在空中隐现,舞者所内蕴外观的美,一起随着乐声溶为一股感情的潮流,在观众的前后左右穿流激荡。对观众来说,现在已不是观看,而是在闭目听,凝神想,用心,用身,去与演员交流了。这时再看台上的演员,观众已经绕过直观而通过她心灵深处的那一泓秋水,在波光中照见了一个是她,但比她更美的形象。这便又是以神写形了。

把握舞蹈意境的审美特征是创造良好意境的必要前提。任何艺术形式都有其不同于其他艺术形式的特点,这是每一种艺术形式相互发展、相互补充的客观基础。这些艺术特征的存在也决定了不同的艺术形式可以创造出不同的意境。仔细看,舞蹈意境的审美特征主要包括以下几点。首先是现场。舞蹈艺术是一种非语言艺术。它不同于戏剧和文学,它用思维语言的外壳来吸引人们的思维来创造意境。就是用非常直接的艺术武器,直接攻击人的感官,使其突然陷入让人不寒而栗的艺术意境,全方位感受真实的场景氛围,在短时间内审美欲望得到极大满足。它的审美过程也不同于文学和戏剧。借助文字记忆,它可以长期保持和完善意境。但一旦场景消失,如果再不看作品,只能在回忆中留下余味。二是综合性。舞蹈的意境也不同于音乐和文学。它只吸引人的一种感官。但通过演员的动作、伴奏音乐、灯光色彩、布景氛围等元素,从不同的角度,吸引人们的视觉、听觉甚至触觉,给人一种仿佛不在自己处境中的综合美感,更充分地展现出非凡的审美价值。三是朦胧。舞蹈的意境美并不像戏剧、文学那样清晰、准确,而是具有多重意义和不确定性。真实与虚拟的结合为人们提供了更多的想象空间。比如著名舞蹈家杨丽萍创作并表演的《鸟的精神》,不仅具有虚实的内涵,而且具有朦胧美的意境,成为民族舞蹈的精品。四是具有超越性。舞蹈意境美的超越性,主要表现在它具有超越韵律和朦胧的目的,超越局限达到无限,超越物象升华,从瞬间看永恒,从近处看千里。从时间的长河中截取某一段,从万象的各个角落中提取象征性的东西,作为思考和情感集中的焦点,透过一个洞窥视世界,瞬间体验永恒。最典型的例子是《千手观音》,受到全国观众的高度赞扬。

原来,舞蹈是因为人们内心情感的摇摆。当月亮在天上的时候,花房里的李白没有自怜之心,于是他起舞举杯邀月亮。曹操在河里有一百万兵士,所以他在河心写诗洒酒。今天的舞者从人们平常的无意识动作中拿出最美、最规律的东西,用衣服来装饰,再与音乐结合,创造出一种酒味,进而震撼人们的感情。所以,老的舞蹈,会活得少一些乐趣;年轻的舞蹈,会陷得深一些;科学家在这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美的表达规律;哲学家在这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美的哲学形象。怀素和尚的公孙观书法精美,杜甫的公孙观则富丽堂皇。人们与其说欣赏舞蹈,不如说发现和升华潜在的审美意识和品质。因为,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他们都是最鼓舞人心的老年人。表演艺术中虽然有戏剧,但主要靠台词;有歌剧,但主要靠歌唱;也有电影,需要多种手段。只有舞蹈才是纯粹人的外表和内涵。它很漂亮,很特别。

我们知道,在客观世界上,存在着许多的美:大自然千姿百态的美;几何图形整齐组合的美;孩童天真烂漫的美;中年精壮强健的美;老者深熟沉静的美;美术家的色彩线条美;音乐家的声音和谐美;连被一般人认为最刻板的自然科学,也有它的工程美;连最枯燥的哲学,也有它的哲理美。这些美都是不同的人,在各自不同的环境与条件下,乐而自得的。而舞蹈,是一种真正以生命自身来塑造的艺术,因此它也最有灵性。舞者,是一面镜,能照出各人的影;舞姿,是一阵风,能拂动各人的情;舞台,是一面大的雷达,能接收与反射各人的思想。当我们在大剧场里落座,四厨灯光渐暗,乐声轻起,台上演员翩跹起舞时,我们便一下获得了一种共同的美。你看她一笑一颦,一起一停,一甩手投足,挺拔、秀丽、高朗、愁忧,仿佛社会上一切美的物,美的情,这时全都聚在她的身上,成一团美的魅力。她早已不是她自己,而是一位法力无边的美神。她翻起人们的回忆,惹动人们的情思,牵动整个美的世界。这时平日里在你心中储存着的一切美好的形象,清风明月夜,风和日丽春,小桥流水,百鸟啭鸣,都会突然闪现在你的眼前,泛起在你的脑海。刹那间美的信息开始了奇妙的交流。

二是在知识和情感的积累中营造意境美。舞蹈意境的创造过程,也是欣赏民族风情、学习民俗文化、演绎各种生活、体验内心对话的过程。其中有人文知识、审美知识、艺术方法、哲学辩证法智慧。它是刚柔、动静、虚实、收与放、魂与身、形与心、静与兴奋等的有机结合,体现得恰到好处。显然,要创造意境美,离不开知识和情感的积累。只有掌握更多的知识和对具体情况的深刻理解,积累更多的情感,沉淀足够的激情,才能创造出意境美,才能在关键时刻激发灵感,创造出大家心中久久难忘的意境美。

本来,舞蹈就是因人内心情感的摇荡而不由得手舞足蹈。明月当空,花间的李白无亲自怜,便起舞清影,举杯邀月;大江上的曹操有雄兵百万,就横槊赋诗,酹酒江心。今舞者,正是从人们平常不自觉的动作中,抽出最美的,规律性的东西,以衣具饰之,以音乐和之,酿成一股酒香,反过来荡摇人的感情。所以,老者现舞,会生还少的乐趣;少年观舞,会陷入一片深沉;科学家在这里能为自己的规律找到美的表述方式;哲学家在这里能为自己的哲理找到美的形象。怀素和尚观公孙大娘一舞而得书法之精妙,杜甫观公孙弟子之舞而有华章传世。人们与其说是在欣赏舞蹈,不如说是在发现与升华自己潜在的美的意识,美的素养。因为,无论是演员还是观者,他们都是最有灵感的高级生命。虽说表演艺术中还有话剧,但它有主要的台词;还有戏曲,但它有主要的唱腔;还有电影,那便更要借助许多手段。只有舞蹈是纯朴人的外形与内蕴。它的美;实在是特别的。

第三,在情感和技巧的提升中创造意境美。舞蹈文化给人们精神的沐浴、精神的享受和审美的滋养。它还使用身体技能来表达思想和感情。并通过这种情感表达,感染观众的一种艺术活动。美的意境来源于舞蹈者将复杂的技术问题与思想感情有机地结合起来,达到完美、流畅、自然的境界。它来自于艺术家将语言和技巧转化为形象的骨架和肉体,以及他的艺术完美。在现实生活中,舞蹈者在一定的动态状态下发现和研究人体的美、力、技,提炼加工,升华为舞蹈创作和表演的技术。当舞者在不同的场合恰当地结合这些技巧时,他们就成为表达不同内容和感受的工具。它是以自然为基础的,既有形式又有感情。由此可见,没有灵魂的深情,没有精湛的技艺,没有二者的完美结合和成熟升华,创造出优美的舞蹈意境是难以想象的。纵观我们熟悉的舞蹈演员,只有经过长期的刻苦学习和坚持不懈的刻苦训练和学习,才能获得较高的艺术水平。

四是在观念和场景的结合上创造艺术美。意境就像诗和画。诗与画有着强烈的感情和对比,生动生动。只有将虚拟意识与现实情境完美结合,才能创造出一种激荡的情绪。如果“舞者感觉不到自己的感情”,即使动作精彩,与舞蹈作品的情绪相反,也不仅不感人,而且让观众感到无聊。只有正确认识舞蹈作品的思想内容,掌握思想感情的表达技巧,才能使观众既享受形式艺术,又享受感情艺术。舞蹈的完美表演不仅需要“形式”,更需要“感觉”,需要情境与情感的完美结合。舞蹈艺术的目的是“爱”和“情”,促进“形”的发展。没有“形”的功能,就无法达到“情”的目的,就没有舞蹈艺术。舞蹈的“情”与“形”是相互依存、统一的。它们是深刻的思想内容与完善的艺术形式的统一。团结度越高,舞蹈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感染力越强,舞蹈艺术的审美境界就越能实现。内在世界与客观世界的沟通是艺术家追求的本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