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中国芭蕾舞发展小史

如果说1581年法国《皇后喜剧芭蕾)的上演,一直被视为芭蕾舞剧之初始——雏形的话,芭蕾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几乎晚了3个多世纪。不过,起步虽晚,却是飞跃前进。

图片 1

忆初识芭蕾的中国
西方芭蕾舞起步于1581年。1948年,一部描写芭蕾舞演员事业与情感生活的英国影片《红菱艳》轰动世界影坛。影片中有一段长达16分钟的芭蕾舞场景,令西方观众如醉如痴。此时,大多数中国人尚不知这种“足尖舞”为何物。1950年,舞蹈家戴爱莲运用芭蕾舞形式创作了一部舞剧《和平鸽》。演出时,并没有露多少大腿,裙子都过膝盖,可观众仍然不能接受。当时有句顺口溜:“大腿满台跑,工农兵受不了。”
1964年,根据同名电影改编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隆重首演,并得到毛泽东主席的肯定,芭蕾舞才成为中国观众接受和喜爱的艺术形式。那么,中国的芭蕾舞起步于何时?
1954年,苏联专家应邀来华开办芭蕾舞训练班。1958年,在苏联专家指导下,北京舞蹈学校(中央芭蕾舞团前身)上演了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1962年,王锡贤独立执导的芭蕾舞剧《泪泉》上演,中央芭蕾舞团出访缅甸,跻身亚洲一流芭蕾舞团的行列。1964年,具有鲜明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横空出世,不仅让中国人都知道了芭蕾舞,也使中国成为“芭蕾大国”。
日前,恰逢中央芭蕾舞团重新排练《红色娘子军》,我专门采访了见证了中国芭蕾舞成长历程的81岁的灯光师梁红洲。在冬日的暖阳下,梁红洲指着办公楼告诉我:“这座楼是按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建造的。用的是人民大会堂的施工队伍和施工材料,已经50多年了。曾经想拆,鉴定专家来看过,说,别拆了,再盖也没这个结实。”周总理对芭蕾舞演员的关怀无微不至。他怕演员们腿脚受凉,让有关人员给演员宿舍铺地板,就连走廊都铺上胶毯。那个年代,国家不富裕,芭蕾舞学员却能吃上豆浆、牛奶、水果,甚至黄油。《红色娘子军》中女战士穿的尼龙丝连裤袜,我们生产不了,当年专门拨外汇进口。
1963年,周总理观看蒋祖慧编导的《巴黎圣母院》。幕间休息时,周总理对蒋祖慧说:“你在戏里用了中国的翻跟头,我看外国戏最好不要用中国的翻跟头。你们可以一边学习排演外国的古典芭蕾舞剧,一边创作一些革命题材的剧目。”周总理定了一个调子: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1963年底,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林默涵邀请有关部门一起讨论舞剧选题。最后通过了李承祥提出的改编电影《红色娘子军》的方案。梁红洲是创作班子的主要成员,担任灯光设计。他清楚地记得,1964年9月26日,天桥剧场,《红色娘子军》首演。中场休息时,周总理来到后台,高兴地说:“我的思想比你们保守啦。我原来想芭蕾舞要表现中国的现代生活恐怕有困难,需要过渡一下,先演个外国革命题材的剧目。没想到你们的演出这样成功。我们国庆节就用这出戏来招待外宾。”招待的外宾是西哈努克,他也是第一个观看此剧的外国元首。几天后,《红色娘子军》剧组准备到广交会演出,道具也已装上开往广州的火车,从永定门火车站开出了。梁红洲这时突然接到通知,要他追上火车,道具要拉回人民大会堂。“幸亏那时候火车开得慢”,梁红洲笑着回忆。火车没白追,要在人民大会堂看演出的是毛主席。毛主席看完演出后说了著名的三句话:“方向是对头的,革命是成功的,艺术上也是好的。”
不论是音乐、舞蹈、舞台美术还是演员表演,《红色娘子军》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第一场,常青指路,奔向红区。舞台设计马运鸿以画布表现大片的椰林,在舞台上竖起一大两小三棵椰子树。椰子树是歪的,这是创作组在海南体验生活时受到的启发。海南文昌椰海公社的椰子树就是歪的,斜长的椰子树特别有个性,符合琼花倔强的性格。琼花从大椰树后闪身出场,倒踢紫金冠是编导蒋祖慧借用了京剧的动作。第二场,琼花控诉,参加红军。创作组考虑到海南的气候特点,将娘子军战士的服装设计为下穿短裤、裹绑腿。联排时,请部队首长观看。他们认为演员的表演有点儿像“娘子”,还不太像“军”。芭蕾舞团领导立刻暂停了排练,演员下连当兵。回来后,气质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练兵舞”一开始,向右看齐,“嚓”地一下,都立起脚尖来,“嗒嗒嗒嗒”。后来战士们看了演出,非常惊讶:“你们这个向右看齐,比我们做的好看。”
当时的国际芭蕾舞台上,苏联是公认的权威。时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在北京看了演出后称赞说:“我们还没有你们这么大胆,搞出这么好的革命题材的舞剧呢。”
2009年,《红色娘子军》应邀在巴黎歌剧院演出。法国《世界报》曾这样评价:“女兵们在军旗下练习打枪,用阿拉贝茨和敌人搏斗,用大跳表现勇往直前。《红色娘子军》破天荒地塑造了英姿飒爽的穿足尖鞋的中国娘子军形象,为世界芭蕾舞台增加了一朵奇葩。”

20世纪初,曾有外国的芭蕾舞团来中国演出,但规模有限。此后,陆续有俄侨来中国开办业余私立芭蕾舞学校,以上海、天津、哈尔滨等地较有影响——对中国的芭蕾启蒙教育有积极作用。毋庸置疑,芭蕾舞剧在中国的真正兴起和发展,也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这与中国政府对一切具有世界意义的优秀文化艺术都采取积极吸纳、支持的基本方针具有密切的关系。

李承祥先生

最初,对中国芭蕾具有影响力的是俄罗斯学派。从54年2月第一位苏联专家奥·阿·伊莉娜应邀来京开办第一期“教师训练班”起,到58年中国上演第一部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中国芭蕾实现了初创期的神速“3级跳”。在此期间,谙熟芭蕾艺术的戴爱莲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央芭蕾舞团原团长、国家一级编导、《红色娘子军》、《沂蒙颂》、《林黛玉》等舞剧的编导之一李承祥,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12月14日上午7时49分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享年87岁。

第一期“教师训练班”的学员,以半年的时间,奇迹般的完成了苏联舞蹈学校1——6年级的教学大纲,通过严格的考试全部合格。他们成为同年创建的北京舞蹈学校,芭蕾专科的教学骨干。此后,在实践中不断提高,成长为真正的芭蕾教育家——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实现“3级跳”的重要举措是边训练,边实践演出。这一时期常有著名苏联芭蕾艺术家来华演出,精湛的表演吸引了众多的观众,中国人逐渐熟悉、喜爱起这门艺术。

为了缅怀李承祥为中国芭蕾舞事业所做出的杰出贡献,12月17日下午,一场名为“艺术来自人民,必将奉献给人民”的李承祥艺术人生追思会在中央芭蕾舞团内举行。前来追思会的包括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冯英,中央芭蕾舞团原团长赵汝蘅,原副团长白淑湘和蒋祖慧,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陈爱莲等众多与李承祥曾经工作过的艺术家,以及中央芭蕾舞团年轻一代演员。

1957年在查普林的指导下中国首次完整的上演了一部芭蕾舞剧——《无益的谨慎》,它是18世纪末让·多贝瓦尔的作品,具有现实主义的风格,适宜于当时中国芭蕾舞演员的实际水平,通过演出使队伍得到了提高。

作为第一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吴琼花”的扮演者,中央芭蕾舞团原副团长白淑湘追忆李承祥时表示,李承祥将一生致力于中国芭蕾的创作,一方面他通过对中国题材的芭蕾表现,为建立芭蕾的中国学派做了大量的奠基工作;另一方面,他探索芭蕾作为舞剧艺术的规律,推动了中国当代舞剧创作,他所创编的舞剧在中国当代舞剧史占有重要的地位。

1958年10月在古谢夫的指导下,北京舞蹈学校集中全力,成功的上演了世界著名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全剧,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通过严格排练,高速度地造就了一支具有多方面人才的芭蕾舞剧队伍。如今,《天鹅湖》已在中国“落户”——成为对观众最有号召力的芭蕾剧目。59年底,北京舞蹈学校实验芭蕾舞剧团成立,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专业芭蕾舞团。次年,上海成立了与北京建制相同的舞蹈学校,也承担起培养专业芭蕾人才的任务,从此北、南遥相呼应,努力开拓芭蕾事业的新局面。继《天鹅湖》之后,59、60年,在古谢夫的指导下,又陆续成功地上演了《海侠》、《吉赛尔》年轻的中国芭蕾队伍承担这两部风格不同的著名芭蕾舞剧已显得比较从容。

中央芭蕾舞团原团长,国家大剧院艺术委员会舞蹈总监赵汝蘅在追思会现场表示自己非常难过,“我曾经从李承祥老师手中接过团长的重任,他们这一代人虽然走了,却为中央芭蕾舞团留下了太多的财富。李承祥是中国芭蕾事业的开拓者、创始者之一,集表演和创作于一身。他非常睿智和幽默,同时又有丰富的文化底蕴与生活的历练,是一位能掌控大局的编导和团长。”赵汝蘅表示,因为自己是亲身经历和他一起创作的一代人,所以觉得特别珍贵。据她回忆:“在排练《红色娘子军》的时候,在最后一场悼念洪常青时,他编排的抖手往后退的动作,包括跺脚然后‘小跺泥’的动作都源自京剧,掺杂了他过去对于京剧艺术的借鉴。我也演过很多场吴琼花,因此所有的细节都记得特别清楚。”

这一时期中国派出了蒋祖慧、王锡贤等先后到莫斯科国立戏剧学院舞剧编导系进修,成绩都很优异。回国后,蒋祖慧推出了她的毕业作——《西班牙女儿》们的民族文化背景,无疑有助于芭蕾舞剧民族化的探索。大型中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上演,虽不是严格意义的“首开记录”,却可以说是第一部最成功的大型中国芭蕾舞剧——从内容到形式都具有鲜明的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图片 2

《红色娘子军》1964年首演,编导:李承祥、王锡贤、蒋祖慧;作曲:吴祖强、杜鸣心等;首演者:中央歌剧舞剧院,女主角:白淑湘饰琼花;吴静珠饰连长;男主角:刘庆棠饰洪常青;李承祥饰南霸天;主要女配角:赵汝蘅饰琼花战友;万琪武饰老四。它是根据同名电影改编而成。讲述中国第二次革命时期的故事:受尽折磨的琼花,因不堪忍受地主南霸天的压迫,逃离虎口,巧遇红军党代表洪常青,经过他的引路,琼花参加了娘子军,历经磨练和考验,成长为卓越的革命战士。洪常青牺牲后,她接过红旗英勇向前。这部舞剧以震憾人心的悲壮情节,恢宏绚丽的场面,鲜明的人物形象以及海南岛的地域风情,从它诞生起,就赢得多方好评。它在芭蕾舞台上破天荒地塑造了英姿飒爽的“穿足尖鞋”的中国娘子军形象,将芭蕾的精华与中国的气派融为一体,为世界芭蕾舞坛增添了一朵奇葩。

李承祥先生追思会

由胡蓉蓉、傅艾棣、程玳辉、林秧秧创作的《白毛女》,与《红色娘子军》同期出台,平分秋色,它是中国芭蕾舞剧的又一成功探索。

追思会结束后,现任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冯英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家喜欢亲切地称李承祥为老李,“李承祥老师是真正的中国芭蕾舞艺术家,他从最开始的教员,到编导到团长,一路走来,成为我们的楷模,在舞团六十年辉煌成绩中他功不可没。今天做这样一个追思会,我们是想让更多的年轻人能够了解到在艰苦奋斗的年代里,在国际化的进程里,在中国芭蕾的国际交流上他做出过的特殊努力。”

《白毛女》1965年首演,作曲:严金萱;首演者:上海芭蕾舞团;女主角:蔡国英、茅惠芳饰喜儿;顾峡美、石钟琴饰白毛女;男主角:凌桂明饰大春;主要男配角:董锡麟饰杨白劳。它根据同名歌剧改编,讲述贫苦农民的女儿——喜儿,被迫卖给恶霸地主黄世仁抵债,不堪凌辱,逃入深山。长年风餐露宿,头发变成了白色,不知情者称其为“白毛仙姑”——。最后她被八路军所救,与年轻时的恋人——已是八路军战士的大春团聚。歌剧《白毛女》以“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真实故事,感动了中国千千万万的老百姓。

冯英最后表示:“我们对痛失‘老李’表示深切的哀悼,要努力把他的遗志和奋斗理想传承下去,把他永远不放弃,乐观向上的积极态度传承下去,把一代一代中芭人不断进取自强不息的精神,传承下去。”

这部芭蕾舞剧并未因循于原作——走捷径,而是根据芭蕾艺术特点,进行了再创造。它巧妙地运用了中国古典、民间舞的素材,以写实与浪漫相结合的方法将剧情予以芭蕾化的展现。对于剧中主要人物诸如:喜儿的纯真、甜美和变成“白毛女”后的坚韧、刚毅;大春的朴实、敦厚及参军后的英勇、干炼以及黄世仁的阴险、毒辣……等都刻划得比较鲜明、生动。

《红色娘子军》与《白毛女》,在中国芭蕾舞剧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作用。它们是“洋为中用”更深层次的实践,以其独有的中国特色自立于世界芭蕾艺术之林。集体智慧弥补了经验不足,使芭蕾中国化的探索,起点较高,起步很快。与其它舞蹈、舞剧作品的命运不同,这两部作品在“文革”中,被定为“样板戏”——是当时为数极少获准上演的两部舞剧。经受了时间与社会的检验,《红色娘子军》与《白毛女》依然葆有其艺术生命力。这两部作品都被确认为“20世纪经典”。文艺复苏期在芭蕾领域中的表现,首先是恢复西方芭蕾经典保留剧目的演出,使长期只见1“红”1“白”的广大观众,在久违多彩的芭蕾艺术之后,掀起了一阵《天鹅湖》的狂热。

新时期的中国芭蕾,展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

首先是以更开放的眼光,面向世界广泛吸收、借鉴,而不只局限于单一的俄罗斯学派的影响。从80年代初,陆续有来自英、法、德、瑞士、加拿大等国的著名芭蕾艺术家以友好交流的形式传授技艺。先后有芭蕾宿将安东·道林、著名芭蕾编导本·斯蒂文森等在中央芭蕾舞团指导排练了他们自己的作品:纯古典风格的男、女《四人舞》、《前奏曲》以及著名芭蕾艺术大师巴兰钦的《小夜曲》……等,其中大部分已成为该团经常上演的保留舞目。

此外,十多年间,中国陆续上演了多部不同风格的西方经典剧目,如:1980年,由巴黎歌剧院芭蕾大师莉塞特·桑瓦尔亲自指导,中央芭蕾舞团演出了法国浪漫主义的著名芭蕾舞剧《希尔维亚》;1984年,由英国著名芭蕾艺术家贝琳达·赖特和尤里沙·捷尔考夫妇重新排练演出了安东·道林版的《吉塞尔》;1985年,在世界级芭蕾艺术家鲁道夫·纽利耶夫和芭蕾大师尤金·波里亚柯夫等亲自指导下演出了《唐·吉珂德》;还有《柔密欧与朱丽耶》及《睡美人》……均很成功。特别是纽利耶夫以自己无以伦比的精湛技艺和对戏剧人物的深刻理解,结合中央芭蕾舞团的实际,进行了严格训练,大大促进了演员水平的提高——在中国芭蕾舞史上留下了珍贵的一页。在上述诸多国际交流活动中,戴爱莲起到了很好的桥梁作用。与此同时,北京舞蹈学院坚持学习与实践相结合的好传统,陆续上演了《葛蓓莉亚》、《舞姬》;上海芭蕾舞团上演了《那波里》第3幕;天津歌舞剧院复演了《西班牙女儿》;此外,于1981年组建的辽宁芭蕾舞团推出了《海侠》……这不仅丰富了群众的文化生活,而且经过世界各国芭蕾权威指导演出纯正的古典芭蕾名作,使新一代芭蕾舞人才迅速成长。

1980年5月 汪齐风参加日本大阪举行的第三届世界芭蕾舞比赛,获第十四名,为我国
夺得了第一枚芭蕾舞奖牌。

1982年6月 汪齐风、张伟强在美国杰克逊国际芭蕾舞比赛中,获表演三等奖。

1984年11月首届巴黎国际芭蕾舞蹈比赛,汪齐风、王才军(北京)获巴黎歌剧院发展协会奖。

此后,中国选手频频参加各种国际芭蕾舞大赛,表现出较强的实力。比较突出的有:

1985年——第13届洛桑国际芭蕾舞蹈比赛,李莹获第一名,徐刚获第二名;

1985年——第5届莫斯科国际芭蕾舞蹈比赛,唐敏获最佳表演技巧奖,张伟强、赵民华分别获男

子双人舞和和单人舞第三名。
1992年——第5届巴黎国际芭蕾舞比赛潭元元获第一大奖;同年,谭元元又一举夺得第1届日本芭蕾国际比赛女子少年组金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