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老的广场舞蹈动作形态分析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解放后,花鼓中的下场杂戏渐渐无人表演;上场中的歌舞成份被单独列出来,经过历代艺人的创作与挖掘,逐渐形成以红娘子为主要角色的舞蹈表演,保留了边歌边舞的形式。受日常生活影响,上场部分的舞蹈动作也逐渐演变为一手拿鼓,一手持鼓槌或扇,采用表现渔民、村姑日常劳作的动作语汇,风格清新质朴,优美抒情,具有典型的海洋文化特征。明清以来,由于海安花鼓在民间的广泛流行,形成了十里鼓不同的多样类型。当代,具有代表性的艺人有两位:角斜乡的卞文学和旧场乡的冯祖文,人称西卞东冯,两者皆为家传。卞文学唱舞俱佳,动作程式严谨,潇洒大方;冯祖文跳、唱、念、做功夫俱全,动作俏丽妩媚。如今舞台与广场表演的海安花鼓,即以此两位艺人的风格律动为源头,糅合渔篮花鼓、安徽花鼓、泰兴花鼓的舞蹈形态,几经挖掘创新,发展成为膝颤、脚点、胯摆、肩摇、头颔的身体动作形态。一、膝颤海安地处苏南,自然条件优越,是历史上有名的富庶之地。人们生活安逸闲适,历史上多出文人骚客。流行于此地的舞蹈也就在一定程度上掺杂进了柔和、舒婉的雅士之风。海安花鼓的舞蹈动作幅度较小,躯干松弛,以身体连续而有控制的颤动为主要特征,气息深邃绵长。这种颤动的发力点来自膝部有弹性的上下连动膝颤。据音乐的强弱和情绪变化,膝颤可分为大颤、中颤和小颤。大颤多出现于动作的快板处,通常有较强的击鼓节奏发生,或位于鼓点的收尾处,强拍结束时身体至上而下压弹,经由膝部缓冲蓄力,连接较小的向上跳跃动作,配合节奏工整而流畅的走马锣,表现渔家女子的活泼和干练。中颤是身体的常用动律,多用于走场,也作为击鼓的辅助动作,颤动时双手上扬左右击打,上身随之上下作轻微的颠簸,仿佛驾船行舟湖间,非常闲适从容。小颤多和脚下的点地动作相连,膝盖发力较轻,似有若无,呼吸松弛,伴随脚跟、脚掌的前、后、侧点地,细腻灵巧。作为身体躯干最重要的动律,海安花鼓的所有动作前提都集中体现在这三种不同形态的颤上,可谓是无动不颤,无颤不舞,形成独特的韵味。亦即卞文学所总结的双腿前后交叉站,摆头屈膝微微颤。二、脚点海安花鼓的脚下动作非常丰富,灵活多样。在中小幅度上运动的脚点有:走、点、蹬、跳、跟、挪、抬、踢等,变化多端。但所有的脚下动作都以点步为主线进行,或以点步为动作中心进行过渡。点步以一脚为轴心,另一脚的脚跟或脚尖向前、旁、后、侧做点步造型,脚型在自然位上略微勾起,辅之以膝部的微微颤动,同时重心下降,头微倾。反复进行时,犹如荷花在水面随风摆动,起伏荡漾,从而给富有海洋文化气息的海安花鼓又增添了些许水乡文化的韵味。脚下的点步不仅是造型性的动态呈现,同时也是动态的连接动作。以海安花鼓最具原生态民间舞蹈特质的三连步为例:脚下三步的流动构成一个完整的舞句,前三拍平脚小颤膝向任何方位行进三步,第四拍前半拍大颤膝撤步小跳,后半拍落地时一腿屈膝半蹲,一腿配以不同方位的脚跟点地。花鼓同时上举,一手舞动鼓槌向上敲击,鼓点多为顿挫起伏的一字锣。反复跳时,身体上下起伏,节奏明快的鼓声、飘扬飞舞的红绸和身体S型的体态融为一体,将南方女子的阴柔之美凸现得淋漓尽致,难怪民间有近看似芙蓉出水的美誉。三、胯摆一个长演不衰的舞种背后,必然有支撑其流传延续的文化内涵。海安花鼓之所以能够在众多的民间舞蹈艺术中久演不衰,摘取群星奖广场演出之桂,在于其舞蹈风格的独树一帜。除了上述膝颤、脚点所形成的动态特点外,海安花鼓还具有一个最为典型的动态特征胯摆。作为一个以女性形象为主要载体的民间舞蹈,海安花鼓不仅有身体下肢部位膝颤、脚点的丰富动作带来的活泼动感和跳跃奔放的特质,还具有独特的阴柔之美,这种阴柔之美的视觉焦点就在于对身体中段腰胯的灵活运用上。因此,胯部的摆动形成的S形三道弯就成为海安花鼓阴柔审美特质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和傣族以腰为轴心,用胸胯进行横线逆向发力、身体由二度空间向一度空间的过渡所形成的三道弯不同,海安花鼓以胯部的摆动为主要发力点,胸腰随之放松,自然形成幅度略小的胯部侧摆,身体微含,头部微屈的三道弯造型。在三道弯动态的形成过程中,追求静中求动的S型曲线摆动,而非傣族三道弯的动中求静。其动作重摆而不重顶,胯部在有规律的左右摆动中连绵不断,圆润流畅,犹如风摆扬柳,袅娜动人,故又有风摆柳、颤动风摆柳、行进风摆柳之形象而又颇含诗意的称呼。这一风摆柳的动作既是对渔篮花鼓的动态融合,也有不同地域文化的交互影响。史载海安花鼓源于安徽花鼓,它的S型三道弯中既有后者的成份,又有很大的不同。安徽花鼓中的S型三道弯主要呈现在凤凰三点头、单背手、喜鹊登枝的造型上,在一度空间的造型中,要求身体呈半脚尖立起,胯、肩、头三个部位反方向横拧,身体呈螺旋状上升,发力点在肩部,形成欲静待流的呼之欲出之势,颇具楚舞巫风遗韵。海安花鼓承袭了胯部倾斜的动律,但身体空间松驰下沉,重心向下,在连续的摆动中形成连贯的扭,身体松而不懈,沉而不呆,贯穿始终。即欲动先摆胯,身止胯未停。民间更有通俗而直观的说法:来回柳条样,既有女性的妩媚妖娆,又不失矜持、质朴和沉稳。四、肩摇如前所述,海安花鼓源于沿海一带渔家女子的日常劳作,以模仿捕鱼织网的动作为主要动律,具有随梭前俯,微微颔首的动律特点。在后来的发展中,逐渐形成肩部摇动,手腕松活,手臂舒张的动态特征。肩摇是指双肩在运动过程中前后、上下、左右的弧线运动形态,以肩带动大臂,大臂带动小臂,手腕放松,逐节柔和摆动,向上自然撩起形成划圆路线,在最高点时迅速下收至胸前击鼓,即风搅雪。两人对舞时,身体对应部位做肩上下摇动,臂随之划圆动律,通过小弧线的调度不停交换位置,配合基本的颤颠体态与点步的造型,彩扇纷飞,又是蝴蝶绕花蕊的精妙写照。肩摇使得整个上身的动态更加自由流畅,也使观众的视觉聚焦到演员上身。如果借用海安花鼓音乐的形态进行动作的比照分析,那么,肩部和手臂的动作恰如舞蹈时采用的地方小曲《花鼓调》和《穿心调》中悠扬舒展的旋律,下肢的动作正是不疾不徐、节奏从容的鼓声。头部一始而终地颔首,随身体节奏微微下点,眼神要求稍含而不直视,体现南方女子的柔和娟秀。在传统的结束造型撬荷花中,所有舞者围成圆形,摇肩、臂划圆停止在半蹲下摊手的造型上,一手举鼓向中心汇聚,平摊的手臂仿佛盛开的荷花瓣,齐聚的鼓仿佛荷花蕊,红娘子伫立其中,首颔,胯摆,沉静自然,非常和谐动人。上述四点既是海安花鼓舞蹈动态中可以拆分细析的舞律,又是一个有机的舞蹈整体,缺一不可。正因如此,才形成了它颤中有摆、摆中有摇、摇中有点、点中有扭,身体微收,头部微颔的舞蹈动态,继而形成柔而不糜、沉而不懈、美而不浮、古朴典雅、清新活泼的舞风与质朴含蓄的舞情,也才有了1987年《花鼓情》首演的成功,以及此后20年来不断推陈出新的舞韵。

淳朴、具有源于高原的味道。
藏民长期穿着厚重的藏袍,所以藏舞的重点在于膝盖的屈伸,藏族民间舞蹈律动的基本特征包括:膝部有连续不断、小而快、有弹性的颤动和连绵柔韧的屈伸,形成了藏族民间舞蹈无屈不成动,欲动必先屈的动作规律。这个屈除了要求颤膝外,也包括懈胯,由于这一律动的特点,使藏族民间舞蹈下肢主动,上肢松驰,形成自上而下,欲动先屈的动律特点,从而使舞蹈给人一种飘逸而又沉稳的感觉。藏族的典型步伐:三步一撂,三步一踏等,藏族舞的种类有踢踏,果谐,弦子,锅庄,热巴等羌族
羌族舞蹈中手臂动作较少,腿部的动作较多,小腿灵活、敏捷,并形成:胴体的轴向后转动韵律和上身倾斜转动的拧倾韵律。这种舞蹈动律是随舞者移动重心,胯向两侧斜前方顶出中形成的,重心在出胯一侧的腿上,膝部微屈、相靠、腰胯以上至肩部(胴体)作轴向的环动,上身微拧倾,从而形成S型的优美体态。这种别致的动态和韵律,即前述羌族特有的一顺边之美。它贯串于所有的舞蹈形式之中,尤以萨朗表现得最为突出。蒙古族
蒙舞要求舞者大气,气场要大,节奏明快,热情奔放,这源于蒙古辽阔的草原,牧民们在一望无际的草原放声高歌,尽情欢舞。蒙族体态规格上半身微微向上扬,尤其是胸腰部分,眼睛定位上方45度,双臂架起。蒙族牧民因长期食用牛羊肉及奶制品,身形高大,所以蒙舞的体态造型更是高昂。
蒙族的特定动作:碎抖肩,翻腕来表现蒙古族姑娘欢快优美,热情开朗的性格。男子的舞姿造型挺拔豪迈,步伐轻捷洒脱,表现出蒙古族男性剽悍英武,刚劲有力之美;蒙古舞的舞种有顶碗舞,酒盅舞,,筷子舞,鄂尔多斯舞等;维吾尔族
贵族的气息,一个眼神,一个回头,一个拧身都充满火一样的热情。
维族舞蹈中,从头、肩、腰、臂、肘、膝、脚都有动作,传神的眼神更具代表性
维族基本体态:身体微微向前倾,身体的3分之2的重心放在脚掌上,身体最大限度的拔高,胸腰向上,头,鼻子尖微扬;
维族舞的典型特性动作:动脖,弹指头,翻腕子,脚的步伐有三步一抬,前后点步,垫步,单腿跪蹲等;维族舞蹈种类颇多,最为常见的有赛乃姆,盘子舞,手鼓舞等;朝鲜族
朝鲜族:朝鲜族舞蹈通常被称为最难掌握的民族舞,因为它极其赋予内心的韵律和不同于各个民族的体态。
朝鲜舞的体态:含胸,重心沉于下,由丹田发力,双膝放松,舞蹈动作以舞步、扛手、围手、横手、顶手等为主,注意手和脚的末梢神经。
朝鲜族的种类很多,而且每个不同的舞种节奏,表现力都不同:古格里,安旦,羊三道,长鼓舞,扁鼓舞,扇舞等傣族;
1、三道弯傣族舞蹈富有雕塑美的典型的基本特征,第一道弯从立起的脚掌至弯曲的膝部,第二道弯从膝部到胯部,第三道弯从胯部到倾斜的上身。手臂的动作也是三道弯:指尖至手腕,手腕至肘,肘至臂。腿部的动作还是呈三道弯:立起的脚掌至脚跟,脚跟至弯屈的膝,膝至胯。
2、一顺边,手、脚、身体一致,都顺着一个方向,因而在舞姿造型上不仅有三道弯的特点,也具有一顺边之美。
傣族的基本体态:基本动律多为腿保持半蹲状态,重拍向下,双膝放松在弯曲中屈伸、动作,以屈伸带动身体颤动和左右摆垮;双脚后踢,快踢慢落;傣族舞蹈分为水傣,花腰傣,孔雀舞等
。东北秧歌哏、俏、脆、幽默、热情爽朗,它的基本动律特征是:身体始终保持前倾。出脚时,踢抬有力,收回时,迅速且扎实。常用的步伐有:前踢步、后踢步、旁踢步、颤步等。膝盖部分呈规律性提、顿可分为硬屈伸和软屈伸,与腰胯的扭摆要求和谐一致。上肢动作主要由左右摆动和前后扭动绕腕,即前后画横8字而形成。
东北秧歌常用的舞蹈道具是手绢,手绢花的动作技巧可谓丰富多彩、秒不可言,常用的有:挽花、缠花、胸花、片花、抖花、上旋花、顶花、立花、立旋花、甩旋花等等。

基本体态:膝盖松弛,膝部有规律的颤动、屈伸;身躯微前倾,曲背;扣胯;五指自然并拢;脚位。
基本动作特点:颤、开、顺、舞袖
舞蹈也有其一致的规律性。如:膝部有规律的颤动、屈伸,是各藏区舞蹈的共性。
藏舞的基本体态:身躯微前倾,扣胯,身体的交叉感以及所有舞蹈和流动过程中的髋关节都随重心下懈,形成其沉缓、凝重的形体语言特色。
步法强调重心向下,有沉和拖的感觉,动作组合常有三步一变、后撤前踏、四步回转等规律。
由膝部的颤动、屈伸和脚下重心的移动来带动上身的左、右靠动。
手臂也随着脚下的节奏做甩、撩、摆袖等舞动而形成一种流动的造型美。
其动作特点是:颤、开、顺、舞袖。
颤:舞蹈时膝关节松弛,既柔又富弹性的均匀的颤动,是藏舞脚下动作的主要动律。
开:舞蹈时,双脚自然外开,动力腿多系自然勾脚。
顺:是指手臂与脚的动作配合上同出一侧,同时向一个方向所形成的一顺儿。这种一顺边的美,是高原农牧文化型民间舞蹈的主要特征之一,它融会在各种民间舞蹈的动律和舞姿之中,形成别致的舞蹈美。
舞袖:是藏族各类舞蹈中必不可少的上肢基本动作和表现手段。多用撩、甩、摆、晃、抛等舞袖动作来表达舞者的内心情感、烘托舞蹈气氛。
藏族踢踏舞最初为宫庭舞。跳舞时,脚穿硬底皮鞋,通过踏出有变化的节奏表达内心的感情。踢踏舞由横笛、扬琴、六弦琴、铜铃,月琴等伴奏,节奏由慢而快,往往在达到最高潮时嘎然而止。
弦子舞藏族称谐。流行于四川、云南等省藏族地区及西藏自治区昌都一带。舞时围成圆圈,领舞者边歌边舞,拉着弦子伴奏,余者随之,时而向圈内聚拢,时而散开,双手甩动长袖,动作优美,曲调丰富,每个不同的曲调都配以不同的舞蹈。歌词内容也很丰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