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广场舞走出国门 已在国外风靡多时!



图片 1

 图片 2 
  网上疯传的视频截图。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大妈跳广场舞,凤凰传奇主唱玲花发飙怒骂:“贱人就是矫情。这句台词免费剧透给你们,不用谢”,“华尔街日报狗抓耗子不务正业”。

广场舞曾出现在这些国外地标性广场 纽约日落公园
早在2013年8月,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就已成为华人大妈们展示风采的舞台,休闲方式包括广场舞、交际舞以及乐器练习。不过这些活动进行的并不顺利,因为带有音乐伴奏的关系常遭到周边居民的抗议,时间一长还引来了警察。
莫斯科红场
2014年6月14日,一组中国大妈在俄罗斯莫斯科红场跳广场舞的照片在网上热传。这次同样引来了当地警察,而大妈们称,警察仅是提醒她们小声点而已。
巴黎卢浮宫
2014年4月,几位中国大妈在法国巴黎卢浮宫大跳广场舞的照片也在网络上引发口水仗。这一次警察没有来,倒是不少网民批评大妈的行为丢了丑。
由此可见,中国广场舞走出去确实已有不少时日,过程也是一波三折。不过看着这些响当当的地标名称,也可以想到广场舞在国外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图片 3

中国大妈跳广场舞跳到国外

  庞传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凤凰传奇玲花(左)

  “中国大妈是要逆天么?继‘攻占’巴黎卢浮宫后,又把坝坝舞跳到了莫斯科红场……”6月14日,一段中国大妈围着一名引吭高歌男士在莫斯科上演坝坝舞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其间有俄罗斯女警维持秩序的镜头,引发网友热议。

“贱人就是矫情。这句台词免费剧透给你们,不用谢”,“华尔街日报狗抓耗子不务正业”,凤凰传奇主唱玲花昨日(22日)发飙了,怒骂美国《华尔街日报》。

  “说实话,我有点委屈”,6月24日22时左右,华西都市报记者见到了该视频的男主角,刚从俄罗斯落地本土的阆中人庞传兴,委托本报澄清当天的事实,“视频只有两三分钟,那个小姑娘(女警)没有驱赶我们,只是用俄语提醒不要聚集,小声一点。”

为何生气?

  两天后上网朋友说“你摊上大事儿了”

这家美国主流大报为何惹怒了玲花?据玲花自述:“美国华尔街日报6月17日报道,近日,十几名中国大妈在莫斯科红场跳舞一直持续到莫斯科警察到来制止。报道称,中国大妈突然开始跳舞并非只出现在俄罗斯。在巴黎卢浮宫外,纽约市的公园,舞者跳舞活动过于喧闹引发了噪音投诉。他们把这种形式叫做广场舞。“凤凰传奇”的歌曲在广场舞爱好者中非常受欢迎。”

  “突然QQ、微信弹出了不少对话框,都说你摊上大事儿”,事发两天后,庞传兴登录网站和通讯工具,突然发现自己成了红人。

玲花称:“这不是一个让人能愉快起来的报道”,“如果一个人酒后驾车撞人了,责任是这个喝了酒的人,跟他喝的那瓶茅台或者二锅头是没关系。同样的,如果有个别的阿姨放歌扰民了,责任应该跟放得是什么歌没有关系。”

  当时,中国大妈“攻陷”俄罗斯红场的视频、照片已经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记者点击了一段视频,里面一位穿着米色唐装、留着络腮胡的中年男士,正声情并茂地唱着“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他就是庞传兴。

玲花认为,《华尔街日报》没必要报道大妈跳广场舞,“这么大发行量的一个财经报纸,应该多写写美国发行了那么多国债用什么办法还”,提醒其“还钱!”

  同时,在高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时,他的身旁,围着一圈各类穿着的中国大妈,如飞翔一般张开双手,在一旁翩翩起舞。最出乎意料的,是短短2分钟视频里,末尾出现了一位穿着警服的女警制止他们,庞传兴还出现致歉等手势。

谁在矫情?

  当晚,有网友在微博中爆料称:“继‘攻占’巴黎卢浮宫后,中国大妈把广场舞跳到了莫斯科红场……这群大妈的广场舞还引来了当地警察”。

对于玲花如此批评《华尔街日报》,网友有赞有弹。

  “我看到视频,还有照片的时候,网上已经炸开了锅”,他说,“有的网友说,中国大妈坝坝舞跳得好哟,走出了国门,不仅跳到了美国、法国,还跳到了俄罗斯”,不过令他难过的是一些极端评论,“不少人说我们太丢人了,把脸都丢到国外去了,我觉得很委屈。”

网友“邓紫棋的睫毛”说:“说的真的很有道理,我们中国人是否扰民,轮不到他们报道他们来质疑甚至说我们凤凰的歌。”网友“小蜜罐子gy”说:“简直为玲花点赞”。

  本是准备“演讲素材”却引来一群大妈伴舞

不过“善良的夏鱼”表示:“美国人批评的是在国外的广场舞扰民,并没有批评凤凰传奇的歌,自己太矫情了;不管国内和国外,都是缺乏公共意识的行为,需要批评,和矫情无关。”

  “当时在红场,我在准备我的演讲素材,我就想即兴录一段唱歌视频。”24日晚,庞传兴向记者澄清。

以下为玲花微博节选:

  拥有设计师、画家多重身份的他,喜欢音乐,特别喜欢美声唱法,“到了莫斯科嘛,触景生情,很多当地音乐都冒出来了,比如喀秋莎、三套车什么的,我一开口,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就唱了出来。”

我的微信有个群,是工作室同事工作交流的地方。前天,雪梅在群里说凤凰传奇被美国媒体报道了。我问她是怎么说的。然后她发来一个连接,摘选如下:美国华尔街日报6月17日报道,近日,十几名中国大妈在莫斯科红场跳舞一直持续到莫斯科警察到来制止。报道称,中国大妈突然开始跳舞并非只出现在俄罗斯。在巴黎卢浮宫外,纽约市的公园,舞者跳舞活动过于喧闹引发了噪音投诉。他们把这种形式叫做广场舞。“凤凰传奇”的歌曲在广场舞爱好者中非常受欢迎。

  刚唱了几句,同行的几位女士就一阵喝彩,“有位中年女士,好像是王女士,跟我一个旅游团的,她说我给你伴舞嘛,很快就聚集了10来个人。她们一起围在我身边跳舞。”

在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我谨慎的百度了一下华尔街日报,握着鼠标的右手瞬间感觉虎口一震。华尔街日报,创刊于1889年,以超过200万份的发行量成为美国付费发行量最大的财经报纸。美国500家最大企业的经理人员绝大部分订阅此报。

  不料,短短的几分钟歌舞表演,却引来了一个俄罗斯女警,“她说了几句,我没听懂,导游跟我解释了,就是提醒我们不要聚集,小声一点,跟网上说的驱赶完全不一致。”庞传兴解释道,“我印象很深,她大概20来岁,笑眯眯的,态度很好。”

汗!竟然被这么牛的美国媒体提及名字本应荣幸。可是这却不是一个让人能愉快起来的报道。我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琢磨了好久,终于想明白了。

  厕所凌晨录视频“我要向大家解释清楚”

到了2014年,广场舞的形象突然粉转黑。时尚,健体,娱乐的广场舞童鞋变成了扰民,扰民,扰民!凤凰传奇很无辜却又好像很自然的被牵连到相关新闻中。我觉得,如果一个人酒后驾车撞人了,责任是这个喝了酒的人,跟他喝的那瓶茅台或者二锅头是没关系。跟他开的那辆宝马或者奇瑞也是没关系的。同样的,如果有个别的阿姨放歌扰民了,责任应该跟放得是什么歌,跟那个跳舞的广场也是没有关系。可是我的工作室负责人徐XX先生,在这件事上理直气壮的质问我:阿姨们一天跳舞要放十几首歌,就你的歌嗓门最大,不找你找谁?全国几千个歌手,就你发行过广场舞教学专辑,不找你找谁?要不是因为我虎口疼,我真想一巴掌抡过去让他爱找谁找谁去。

  莫斯科红场坝坝舞事件,让庞传兴和中国大妈们大呼“想不到”。

好吧,国内媒体的批评我忍着。毕竟这属于内部小矛盾。而且有很多种情况是子女发微博说扰民,老妈在楼下跳着舞健着身呢,这都不是多大的事情。我们的歌因为广场舞被更多的人听到。被点名批评,咱也接受。可是——中国媒体的批评能接受,华尔街日报作为一个美国那么大的大报纸也跳出来批评我是一定不接受的。这么大发行量的一个财经报纸,应该多写写美国发行了那么多国债用什么办法还。你们政府都快破产了,你却给你们国家的500家最大企业高管描述中国大妈在国外跳广场舞的行为滑稽,扰民,反响负面,好像大妈们上你们家掀房揭瓦一般。我觉得这种报道很无聊!有点狗抓耗子不务正业的感觉。

  “这样一件小事,居然上了网,被大家炒得火热,我们谁也没想到。”庞传兴说,令他忧心的,是一些极端言论,“有些网友说我们在国内丢脸不说,还把脸丢到国外,我们看了很难过。”

华尔街先生,我们的阿姨在哪里跳舞是她们的自由。在中国的国土上,扰民是我们的家里事。在你们的公园里跳舞,打扰到谁也不必大惊小怪,小题大做。中国阿姨只是在你们的纽约公园跳跳舞,这么大的报纸就跳出来说三道四,这我想起来你们正在翻拍的中国古装剧《甄嬛传》中的一句台词:贱人就是矫情。这句台词免费剧透给你们,不用谢。1889年创刊的贵报应该知道,你们美国大兵曾经成帮结队的在中国北京抢东西,到现在你们抢去的东西还没还呢,这不仅仅是扰民行为。说起公众活动,据我所知,你们国家的游行竟然有很多是裸体的,我也觉得扰民而且不能理解。

  还在俄罗斯旅行的时候,他就录制了一段视频,上传到某视频网站上,向网友解释原委。“为了不影响他人休息,我是在酒店洗手间里录的,当时早上五六点左右,其实那天在红场的时候,他们正在施工,相对比较嘈杂,我唱歌声音也不大。”

每个国家的老百姓都有自己的生活娱乐方式。中国大妈跳舞,如果打扰到你们国家的哪个人,找个美国大妈上前打个招呼,我们和谐友爱的大妈们一定会把音乐声音关小。这种大妈跟大妈之间的生活琐事,真的没有必要动用贵刊昭告全世界。作为一个专业的财经媒体,你们应该知道中国大妈的消费能力是很强的。惹中国大妈不开心,后果很严重!

  “视频可能是游客拍的,不是很恰当。”庞传兴说,他给记者传来了当时录制的视频,“比如这一段,女警说完后,就回到警车上了,警车上其他警察都没有下车,只是很小的事情。”“坝坝舞也可以成为文化品牌走出国门”

还钱!

  “大妈们跳舞,娃娃们批评,这个现象其实很好耍。”庞传兴说道,“可能一家人,妈妈喜欢跳坝坝舞,娃娃在网上说吵,这反映的是一种社会现象。”

  他说,这种争端主要还是一些客观问题导致,“比如坝坝舞的场合、时间等,造成了年轻人的反感,甚至有泼粪等极端行为,但这并不是坝坝舞的问题,它强身健体,本来是很好的。”

  “只要能够协调好噪音等问题,坝坝舞其实可以作为一张中国名片,走出国门。”他说,“鸟叔的骑马舞也不好看,为啥流行?就是成为了一种正能量,我觉得坝坝舞也可以好好利用、推广,成为我们的文化品牌。”
  来源:环球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