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舞蹈强身体想学却不易 老人报班学跳舞遇尴尬

要知道排练一个完整的舞蹈,是很费力的,要有策划、编舞、导演等很多人共同协商,多次排练才能完成。而我们的舞蹈老师——赵老师,既是策划,又是编剧,还是导演,一个人全承担了。

在今年的“我爱北京”市民新春联欢会上,一群业余舞蹈演员带来的民族舞《悦鼓欢腾》让人眼前一亮。令人惊奇的是,这群舞者是一群平均年龄62岁的大妈,年龄最大的已经68岁,但她们的表演却是“专业级”的。据了解,这群大妈中不少人已经是多次登上市民新春联欢会的舞台了。

今年1月2日,北京残疾人艺术团聋人舞蹈队接到北京奥组委的正式通知,被选中参加北京残奥会开幕式文艺演出,这一消息让队员们欣喜若狂。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为了赢得这个机会,他们付出了多少努力……
北京聋人舞蹈队成立于1987年,目前有来自本市各特殊教育学校的30名耳聋学员,年龄从14岁到21岁。这群热爱舞蹈追逐梦想的孩子们,从外表看与正常人一样,但由于听不见声音,在学习训练过程中,他们却要付出超过常人十几倍的辛苦。
为了掌握音乐节拍,学员们必须趴在地板上,用身体感受老师用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击的震动,并不时用余光观看老师的手势。为了练好每一个舞蹈动作,学员们要反复练上几百次甚至上千次,即使腰伤了、脚崴了也坚持训练。
舞蹈老师为了能与这些听力障碍的孩子们沟通,将舞蹈音乐变成敲击的节拍,把每个舞蹈动作变为细微的手语,同样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每当学会一个动作,从心底迸发出的快乐便洋溢在每个学员脸上。
目前,距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不到200天,舞蹈队员和老师们正在加紧训练。每个周日下午,他们都会准时从京城四方赶到残疾人艺术团训练基地学习舞蹈,排练节目,住家较远的学员一早就上路,全队几乎无人迟到或请假。他们期盼着,在残奥会开幕式上用自己优美的舞蹈诠释“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奥运主题。
本版摄影:戴冰RJ193
图1:为了掌握音乐节拍,学员们侧卧在地板上,用身体感受舞蹈老师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震动。
图2:课前,舞蹈老师趴在课桌上,手捂双耳,体验聋人所能感受到的音乐,以便把舞蹈音乐变为敲击的节拍。
图3:虽然戴着助听器,也只能感受到微弱的震动,而听不到音乐和老师的口令。
图4:学员们全神贯注地看老师示范,每一个细小的舞蹈动作都要反复练上几百次甚至上千次。
图5:舞起来了,排练厅里没有音乐,只听到舞鞋与地板的摩擦声。
图6:得知能在残奥会开幕式上登上“鸟巢”的舞台,队员们兴奋地来到“鸟巢”前,跳起优美的舞蹈。
图7:排练间隙,就站在楼梯上吃顿简单的午饭。

赵老师已经是73岁的老人了,头发已经花白了,可是他的眼睛总是那么有神,精神状态总是那么好,从他的气色和精神头来看,起码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十岁。在以前,这个岁数的人,一般就在家养着了,老有所养。而赵老师却不服老,还在发挥余热,把自己的本领传授下来,教给我们
“四季艺术团”的这些中老年学员们,要知道教我们这些学员,比起教年轻人需要多出几倍的努力,因为我们岁数大了,理解力和记忆了都不如年轻人了,可赵老师不怕,他相信只要付出努力,这些退休的老年人一定不会比年轻人差。所以,每教一个舞蹈,他都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劳动,每教一个动作,他不辞辛苦一遍一遍地教,他亲自做示范,只见到他一会儿跳起,一会儿跑向前,一会儿又转个圈,好像不知道累似的,哪里像70多岁的老人?他还时时站在前面策划者整个舞蹈的排练,耐心地讲解,把他的构思展现给大家;他还要讲剧情,让大家能明白舞蹈的内涵,要用心去跳,并且用舞姿表现出来,真是个好导演!教我们学舞蹈,赵老师既要动脑、又要亲自做动作,比我们累多了。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大爷大妈”退休之后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多姿多彩,跳舞也成了老年人休闲娱乐的一种方式。然而,在广场舞遍地开花的北京,专门面向老年人的舞蹈培训机构却少之又少。“这个市场并不赚钱,但是老人们也有想提高自身艺术修养的需求,所以做起来也是举步维艰。”一位从事老年人舞蹈培训的人士如是说。

我们艺术团是自由性的,交点费用谁都可以来学,这就出现了个问题,今天来了个新学员,明天走了个老学员;今天张三请假,明天李四不来,为了让大家都能学会舞蹈,就在困难重重,人员不断变动的情况下,赵老师把已经排好的舞蹈又要重新排练,付出的辛苦又要重来,又要重新策划、再编导、再执导,赵老师真是个全才,真是太棒了!我太佩服赵老师了!跟赵老师学舞蹈,多累也不觉得,再累我们也会坚持到底的,有老师做榜样,我们也不差,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出成绩的,以报答赵老师对我们教导和付出的辛苦,谢谢老师!

老人们“找”来的

舞蹈金奖

1月23日,“我爱北京”市民新春联欢会京津冀专场在北京喜剧院举行。在这场晚会上,由薇峰博艺艺术中心选送的民族舞《悦鼓欢腾》博得了观众们的热烈掌声。鲜为人知的是,这个时长为5分半钟的舞蹈,曾经在华北五省市舞蹈大赛老年组的比赛中获得了两项金奖。而跳舞的18位演员全都是退休的普通市民,有的已经当了奶奶。

薇峰博艺艺术中心是北京少数可以向中老年人提供舞蹈培训的机构。中心负责人曹金介绍,市民新春联欢会从2012年开始举办,已经参加了五届。在《悦鼓欢腾》的18位演员中,有一半人是“五朝元老”。为了这5分半钟,这些“老演员”精心准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正式演出之前,国家大剧院的专业老师又对演员们进行了指导,这才有了现在的舞台效果。

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是艺术中心节后第一次上课的日子。在北三环远望楼宾馆地下一层的舞蹈教室里,20多名学员正在舞蹈老师的指点下,伴随着鼓点,认真地做着抖肩膀、屈膝的舞蹈动作。为了配合舞蹈动作,大家都穿上了长裙。和一般的舞蹈培训机构不同,这里的学员,并不是年轻人或是孩子,而都是60岁上下的中老年人。

她们当中,有的是医生,有的是机关干部,有的是老师,还有的是私企老板。许多学员住的地方离这儿并不近,最远的甚至是从大兴赶过来的。一开始,要找到这么一个教老年人跳舞的地儿并不容易。老人们说,也是打听了很多地方,才来到这里学舞的。可以说,没有老人们的苦苦找寻,就没有《悦鼓欢腾》的金奖。

虽然这些上了年纪的学员们对学舞蹈充满了热情,但更多的老人却不理解:遍地都是广场舞,为什么要花钱报班学舞?还有人担忧:民族舞比广场舞动作幅度要大许多,老年人吃得消吗?

案例

64岁郭大姐

一天学舞四小时

其实,一旦真正学了舞蹈,这些疑虑便会烟消云散。64岁的郭莉莉是《悦鼓欢腾》的舞者之一。虽然年过六旬,但从背影看,郭大姐的身材就像是20多岁的年轻人,苗条挺拔。

上世纪60年代,每年劳动节和国庆节的时候,郭大姐作为学校的文艺骨干,经常去表演孔雀舞。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郭大姐还做过10年的话剧演员,舞台表演经验丰富。不过退休之前,郭大姐是在规划设计研究院做行政工作,已经很久不跳舞了。重新拾起跳舞,还要得益于初中百年校庆的契机。“当时学校搞百年校庆,想找到当年跳孔雀舞的那些同学。”校庆之后,郭大姐重新拾起了年轻时的舞蹈梦,来到了薇峰博艺艺术中心,跟专业的舞蹈老师学习跳舞。

在学习跳舞的过程中,郭大姐对于舞蹈的理解也在逐步加深。舞蹈对于并不年轻的她而言,更加理性。“虽然大家都认为舞蹈是属于年轻人的艺术,但是我们中老年人跳舞也可以做到扬长避短,美而不过度,通过肢体语言来表达情感和情绪。”以前,郭大姐的身体并不好,还有胃出血的症状。学了几年舞蹈,她发现自己的体力越来越好了。现在,郭大姐一次就要上满两节课,也就是学4个小时,最多的时候,她一天要跳6个小时。刚开始的时候,郭大姐也累得直喘气,现在跳几个小时对她已是小菜一碟了。

这几年,作为艺术中心的“文艺骨干”,郭大姐经常随着团队去外地参加比赛。“出了北京,我们这些学员代表的就是北京了,一定得体现出北京老年人的精气神儿来。”没有课的时候,郭大姐也不闲着,她每周都会去位于军博附近的玉南路社区,教那里的居民跳舞,让更多喜欢舞蹈艺术的中老年人接触这门艺术。

68岁向大爷

学舞后身体好了

68岁的向可宏家住四惠,他上的课是从晚6点开始。从家出来之前,他先吃了一些东西。“从家到上课的地方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段时间,吃的东西正好也都消化了。”向大爷年轻的时候偏爱文艺,上学的时候演话剧,他都是演一些反面角色。退休之前,向大爷一直在发电厂担任技术员的工作,每天工作8小时,他都要坐在各种仪表前,时间一长,颈椎不得劲。

退休后,在朋友的劝说下,向大爷抱着玩玩看的心态参加了舞蹈班。一开始,他对自己能否学会跳舞不太自信,尤其是刚开始做各种舞蹈动作的时候,动作很不协调。不过,向大爷没有遇难而退。前前后后,他跟着十多位老师学习了不同种类的舞蹈。七年多下来,向大爷感觉自己的身体不仅越来越棒,协调性也越来越好。

学习跳舞之后,向大爷发现自己的精神生活也越来越充实。“舞蹈是一门高雅艺术,学习了跳舞之后,我对舞蹈的鉴赏能力也提高了,也能够看出舞蹈动作中的门道和美。”向大爷说,刚学习跳舞的时候,因为兴趣并不高,所以上完课后,他没有像其他学员那样课后进行反复的练习。不过,随着学习内容的不断增加,向大爷对舞蹈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因为学习舞蹈,向大爷陪伴家人的时间就少了,“自觉理亏”的他还承担了家里多半的家务活儿。

老年舞蹈培训

处境尴尬

在北京,高楼下,公园里,几乎随处都能见到跳广场舞的中老年人。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广场舞能满足所有中老年人的需求。曹金告诉记者,虽然现在中老年人活动的方式有很多,例如广场舞、交际舞等,但是不同于这两者的是,专业的舞蹈培训能让喜欢舞蹈艺术的中老年人学习到系统而又专业的舞蹈知识,此外,专业的学习也能使他们更加具备舞台展现力。

曹金介绍,去年一年,就有1.4万多人次来他们这里学习舞蹈,其中三分之一是中心成立伊始就来学习的老学员,剩下的则是通过各个区的文化馆介绍来的。另外,更多的想学专业舞蹈的中老年人却不知道该去哪儿学。

与教小孩或者年轻人跳舞的培训机构相比,中老年舞蹈培训的盈利点没有那么高,低盈利的特点使这些机构甚至带有一种半公益的性质。“每一期十节课,上完就能学会一个舞蹈。”曹金说,考虑到中老年人的接受程度,他们的课时费也不高,一节课也就40元到60元的水平,刨除场地租金和舞蹈老师的课时费,中心也就勉强能够保持收支平衡。

另一方面,中老年舞蹈培训需要特别地用心。曹金介绍,中心聘用的老师都是在专业院校授课或毕业的舞蹈老师。像蒙古族舞、朝鲜族舞等民族舞,中心甚至去当地聘请老师。解决了专业性的问题,授课时还要考虑到老年人的身体特点,在节拍和动作上进行适当的修改。“老年人由于自身的身体条件,所以很多舞蹈动作在编排上就不能过于剧烈。”他说,在和学员的交流沟通上,中老年人舞蹈培训和一般的舞蹈培训机构也是不同的。在排练的时候,谁站在前面,谁站在后面,有时候也需要像哄小孩一样,做学员们的工作。

至于面向中老年人的舞蹈培训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状态,曹金心里没底,但是他坚信,有许多老人都有接受专业舞蹈培训的需求。“不少老年人来学习就是希望可以在舞台上展现自己。”曹金说,这些年,艺术中心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除了每年市民新春联欢会上可以看到老年人表演的身影,中心也会定期组织老人们去打工子弟学校演出等。而有的老人学有所成后,也会在社区里当“老师”教更多的中老年人。“文化教育需要在潜移默化中影响更多的人,提高大家艺术修养的这条路并不好走。”

记者李环宇王琪鹏 策划王琪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