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碧江区中老年健身舞展演 舞出健康风采

8月11日晚,省城华孚城隍庙广场上闹得沸沸扬扬,两支健身舞队的大妈大姐们各个剑拔弩张。华孚城隍庙广场的工作人员介绍,当时一支300多人的舞蹈队跳地正欢,另一支小舞蹈队的成员频频拔掉大队伍的器材电源。有个大姐情绪蛮激动,还提着水壶要打人,幸亏110及时赶来,不然事情就闹大喽。

铜仁新闻讯11月14日,由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碧江区委宣传部、区文明办等主办2015年快乐铜仁幸福碧江中老年健身舞展演活动在锦江广场举行,15支来自城区和乡镇办事处的广场健身舞队为现场观众送上了一台健康向上的广场健身舞表演。

华孚广场上原本有两支健身舞队,今年7月初,广场维修,没有足够的面积供两支队伍同时跳舞。辖区街道极力撮合两支队伍合并,可人数较少的队伍却不买账,双方一直处在僵持状态。

健身舞展演

舞林纷争起

舞之韵协会舞队带来的《梅花泪》拉开了展演的序幕,随后,另14支中老年健身队陆续登场,欢快喜庆的说唱快板、活力四射的健身操、优雅赏心的国标集体舞表演一个个精彩纷呈的节目接连上演,参加演出的健身舞爱好者服装造型闪亮,身姿挺拔,步伐整齐,舞出了中老年人的活力和魅力。舞蹈团队的每次亮相,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有些参赛队伍则将四面鼓、太极拳等融入健身舞当中,他们创新改进、整齐划一的表演获得了现场观众的喝彩。

第一天

58岁的罗凤仙是四季青健身站的队员,她告诉记者:我跳广场舞好几年了,跳舞既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习惯,每天去跳跳舞,活动筋骨,锻炼身体,还能结识不少朋友,也让我更加自信。

大舞蹈队约有300个成员,队长姓李,人称李老师。小舞蹈队有四五十人,队长性卜,人称卜大姐。

健身舞展演

8月11日18时30分,李老师的队伍在广场上拉起电线,准备跳舞,此时卜大姐的队员也陆续到场。当时在广场附近的小贩介绍,李老师队伍的音乐响起后,卜大姐队伍的成员就凑到电源线旁,跳一会,她们就把线拔掉,一直这样反反复复地搞。

在此次比赛中,参赛的多支队伍都有男性,而今年63岁的舒新全就是其中之一,锻炼这十几年来,大家就是图一个开心,身体健康,希望今后有更多地男同胞参加到我们健身舞的队伍当中。舒新全高兴地说。

广场的保安说,小队伍中一位黄色头发的大姐把她的设备摆到大队伍中,对方不乐意了,双方吵了起来。一个年纪大的婆婆,拎个水壶,朝黄头发大姐身上就砸,很快双方开始互相推搡,拉拉扯扯,就把警车引来了。

今天上台的表演者都跳得很好,我自己也是一名健身舞爱好者,明年也让我们的健身队参加比赛,跳广场舞让我的生活丰富多彩,身材身体都比从前好。台下一名退休医生杨大妈笑着告诉记者,她驻足看完了整场演出。

第二天

通过两个多小时的角逐,市老年大学舞蹈队带来的健身舞《桃源铜仁》和碧江区文化馆业余艺术团带来的健身舞《走进碧江》获得一等奖,碧江区红叶舞蹈队、滨江艺术团等4支代表队获得二等奖,南门健身站等9支代表队获得三等奖。

8月12日17:30,记者来到华孚城隍庙广场,三百多人的跳舞队浩浩荡荡,周围还有不少做生意的摊贩和围观的老人。

几位广场保安站在广场边缘,眼睛一直朝广场上扫视;荷塘月色社居委张姓主任站在舞蹈队南边,手里拿着矿泉水瓶,脖子上全是汗,刚才我还在给他们做工作,现在小队伍成员平息了点,可不能再出乱子。

话音未落,卜大姐队伍里的几位大姐、大婶围了过来,这是我们的场子,凭什么被他们占去?跳健身舞又不是什么坏事?为什么不让我们跳?我们今晚就要跳!卜大姐看着大队伍的舞步,皱着眉,嘴里絮叨着,本来60多人的,被他们一下捣走了一半,我们也是老年人,也有跳舞的权利啊!

张主任扯着嗓子解释,脖子上的青筋也跟着一起激动,您别着急,我尽量给你们安排新地方,天热,大家互相体谅一下好吧。20:30左右,小队伍离开了。

掌门人口述

卜大姐他们占了我们的地盘

8月12日,记者在荷塘月色小区找到了卜大姐,50岁上下的卜大姐谈起这事时不时地抹眼泪,我们都是退休老人,只想找个位置锻炼一下,这也要被限制?

停跳通知张贴之后,卜大姐的队伍依旧在广场上打游击。保安不让我们跳,拔我们电源,把汽车停在我们跳舞的位置,还把周围的灯关掉,我们一跳舞,保安就上去赶人。卜大姐说,最后她们在广场附近的一条小巷找到归宿,黑灯瞎火,大家依旧跳得不亦乐乎。

卜大姐说,自己的队伍原本在广场东边,李老师在北面,8月11日晚6点半,李老师队伍出现在自己队伍的位置上,她顿时很生气,一直都是我们在这里,他们凭什么霸占?你们有没有拔他们的电源?记者问,卜大姐摇头。那为什么会发生冲突?他们先动的手,我胳膊都被打伤了。卜大姐边说边指着自己胳膊肘。

李老师我们是被承认的舞蹈队

在同一个小区,记者见到了李老师,她穿的很时尚,即使接近50岁,依旧看起来很年轻。李老师说,以前卜大姐是自己队伍的副队长,2009年9月份,她退出了队伍,随后成立了一个新队伍。有些事情我都不想提李老师说。

在你们队里跳舞收费吗?一个月5块钱,我们是取之于队伍,用之于队伍,钱都用在机器维护上了。李老师说,为了促成两支队伍合并,从卜大姐那边来的学员,在费用方面可以优惠。

记者临走时,李老师拿出一份文件说:你们看看,白纸黑字,我们是华孚城隍庙承认的健身队。

恩怨有点深

经过停跳通知没拦住小队伍

上述一幕只是小插曲,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社居委张主任说,华孚城隍庙广场原本只有一支跳舞队,李老师是队长,卜大姐是副队长。去年夏天,卜大姐自立门户。李老师队伍在广场北边,卜大姐队伍在东边。

因为各自都有跳舞的场所,两者相处还算融洽,但从7月初开始,华孚城隍庙广场改造,给每支队伍下发了停跳通知:华孚城隍庙商业广场路面破损严重,公司决定对广场路面分段进行修复,路面维修时间定于2010年7月1日至2010年8月1日。为保障施工期间车辆及人员的安全,先停止开放跳舞区域,请广大舞友给予支持并相互转告。停跳通知下发后,李老师队伍随即转移了阵地,但卜大姐的队伍一直坚守,顶着商场物业驱赶和断电的压力,依旧跳舞。

8月初,停跳时期过去后,又出现了新问题,广场上跳舞的区域缩小,只能有一支队伍立足,文章开头展现的场景出现了。

街道三个解决方案均搁浅

街道工作人员黄女士介绍,自停跳通知张贴之后,当地街道就一直想撮合两支队伍合并。7月中旬,她请来两位队长,给出了三个解决方案。

方案1:两只队伍轮流,一支队伍跳一天。可是李老师和卜大姐都一致地表示反对,她们共同认为:健身舞强调连续性,隔一天跳一次达不到健身的目的。

方案2:分上半场和下半场,大队伍跳完了,腾出场地让给小队伍。李老师觉得跳舞时间太短,卜大姐认为这样双方容易起冲突,我们来了,她们不让怎么办?岂不是又要扯皮?

方案3:两只队伍合并成一个队伍。李老师举手赞成,表示队伍合并后产生的经济问题,愿替卜大姐承担部分。可是卜大姐不同意,表示如果合并队伍,不能让李老师当队长。

三个方案都搁浅了,街道只好另辟蹊径。黄女士说:我私下跟卜大姐谈过,表示街道会出面为卜大姐提供另外的健身场所,因为毕竟李老师队伍有两三百人,少数应该迁就多数,但卜大姐始终没有认可这个方法。

纷争何时解?

8月13日19时许,记者致电华孚城隍庙物业一位陶姓负责人。他表示,目前商场认可的健身队队长是李老师,广场只能为一个健身队提供场地,他们十分赞同两个队伍合并。

我们先同李老师接触的,去年也举行过正式的交接仪式,当时任命的队长就是李老师。陶经理说,今年7月份华孚广场开始维修,物业给两支队伍发了停跳通知,李老师带的队伍很自觉,没有继续在广场上跳了,但卜大姐却依然坚守,给商场改造造成了一定麻烦。

他们过来,我们就劝他们离开,交涉了很多次,可他们就是不走。陶经理表示,非常支持街道、社区的工作,也支持在广场上组织健身活动,但前提是不影响商场的正常经营。

8月13日20时,记者从荷塘月色社居委得知,卜大姐舞蹈队中的大部分成员已加入李老师的队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