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夜游成都锦里感受民间手艺的传承(图)



随着2010年世界杯标准舞暨中国成都国际体育舞蹈公开赛开赛进入最后倒计时,8月6日上午,来自德国、日本和中华台北的三名国际级标准舞裁判兴致勃勃地走进成都著名景点锦里,感受这里的传统成都民俗文化。与德国和日本裁判相比,来自中华台北的陈明祥裁判对锦里的吹糖人和糖画印象更加深刻,连称此景勾起了自己四十年前的回忆。

IDSF世界杯标准舞大赛今晚即将拉开帷幕,各位选手已悉数就位,昨天大家抓紧最后的闲暇时间前往市区观光,执法此次比赛的几位国际级裁判则颇有兴致地来到锦里,领略成都民俗风情。他们对锦里的成都民俗文化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一个吹糖人的小摊吸引了大家长时间驻足,一些手工艺品也让他们爱不释手。日本裁判有田义裕曾多次来过中国,但来成都还是第一次,他对三国文化特别感兴趣,在仿制的诸葛连弩和蜀锦织机处观察得尤其仔细。来自中华台北的国际级裁判陈明祥也对锦里赞不绝口,他认为这里是属于成都的财富。

8月11日,来到成都某宾馆下榻时,已是晚上6时。此时的太阳,仍悬在空中,照射着这个千年古城。我们将在这里,于12日转机至西藏林芝,而墨脱,就是林芝地区下属的一个县。

陈明祥裁判告诉记者,虽然自己没有来过锦里,但对于吹糖人和画糖画并不陌生,像吹糖人的方法就和台湾的很像,而且台湾的糖人还能够吹出唐僧、孙悟空和猪八戒等《西游记》里的人物。画糖画两地就完全一样,连糖画玩的方法都是一样的。

游览之余,两位裁判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体育舞蹈近年来一直在尝试进入奥运会,但始终未能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它的评判标准不统一。陈明祥认为,这个问题确实对体育舞蹈的发展造成了一些不利影响,他坦率承认,目前体育舞蹈裁判评分更多的是依据裁判个人理解,这种情况显然不够严谨,也是靠不住的。“体育舞蹈是评分项目,目前打分还是主观性质的,裁判打出的不是选手得分而直接就是名次,这样很容易造成一种现象,即选手的名次往往与他的世界排名一致。”陈明祥表示,过于主观的评分有时不可避免会出现公平公正方面的问题,比如裁判可能会根据自己喜欢的类型来打分,这就容易形成风格上的差异。虽然他相信绝大多数裁判的修养和素质无可挑剔,但他仍然认为这种传统打分方式的确到了需要改进的时候了。

图片 1

陈明祥裁判感慨地告诉记者,四十年前台湾到处都有吹糖人和画糖画,但是现在只能在某些特定地方找到啦。他对于成都市政府大力保护古建筑的做法深表赞同,认为古建筑损坏后就不可能再盖起来,这样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相信积极保护古建筑的成都能够吸引更多世界各地的人来此参观游览。

来自日本的国际级裁判、世界杯记分长有田义裕参与了IDSF改进评分标准的工作,他表示,评分的问题已经得到各界高度重视,并正逐步寻求改变。“一年前IDSF已经在一些重要赛事中试行新的评分机制,新机制和体操、跳水等项目类似,引进了技术分、艺术分等,评分比过去更加准确。今年的广州亚运会体育舞蹈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我们也将在亚运会上采用新的打分机制,不过本届世界杯还将沿用传统方式。”有田义裕颇有信心地认为,随着规则不断完善,体育舞蹈成为奥运会正式项目的可能性也在逐步增加,“我们希望在未来两三届奥运会中,体育舞蹈能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感受完川菜的麻辣,我们一行人在领队的带领下,开始夜游锦里。

对于一名标准舞的国际级裁判,舞者怎样做才能拿到高分呢?陈明祥裁判透露说,一名裁判会首先观察舞者的基本技巧、与音乐的配合和高速移动过程中具有的特点,目前标准舞的评判标准主要还是主观色彩更多。而为了成为奥运会项目,有关方面正在积极尝试引进像体操那样的评分系统,希望以此规范标准舞的打分标准。

外国人到成都什么地方都可以不去,但大熊猫基地不能不去。昨天,16对已经向组委会报到的选手迫不及待地赶到大熊猫基地。他们的到来吸引了一些在大熊猫基地参观的游客的注意,让大熊猫都成了配角。

锦里是成都一条著名的民俗休闲街,传说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有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今天的锦里紧邻武侯祠,充分延伸了三国文化,并浓缩了成都生活的精华,这里有茶楼、客栈、酒吧、戏台、小吃、工艺品等,充分展现了四川民风民俗的独特魅力。

16对选手是昨天上午10点赶到大熊猫基地的,他们甚至等不及组委会的工作人员陪同就分头开始游览。而穿着休闲的俊男靓女们也成了昨天大熊猫基地里最亮眼的游客。不少游客甚至惊奇地发问:“这些美女是世界小姐吗?”当记者告诉他们这些都是来参加世界杯标准舞比赛的世界顶尖选手时,他们才恍然大悟地说:“难怪小伙那么帅气,姑娘那么漂亮!”

也许是白天成都的太阳太毒,将市民和游客都赶到了晚上。入夜后的锦里人头涌涌,每个摊档或店铺门前,都挤满了人。由于整条街古香古色,留影的游客随处可见。一不留神,停在某店铺橱窗外欣赏的你,可能就挡住了某位游客的镜头。

一对来自美国的选手表示:“我们以前也看到过大熊猫,在我们国家的动物园里。这次来这里,没想到能看到这么多的熊猫,而且还能和它们亲密接触,简直太意外了!”

前来锦里的人并不光是外地来的游客,除了古香古色的建筑风格,丰富的成都小食,也吸引很多本地市民的光顾。走在这样的一条小食一条街上,对我来说真是一个折磨。我不停地痛恨自己,为什么晚饭吃了5大碗米饭,以致于张飞牛肉、金玉轩醪糟、龙抄手、艾蒿叶儿粑等,众多特色美食当前却无福消受。我想,对于爱吃的人来说,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幸好,在锦里能够见到许多民间手艺,弥补一些遗憾。在这条大约350米左右的小街上,却汇集了皮影戏、剪纸、捏泥人、画糖画、吹糖人、树皮做画、蛋壳山水等众多传统的民间手艺。

我正细细欣赏一幅少女的剪纸,这幅剪纸惟妙惟肖,连少女低头羞涩的眼神都跃然纸上,令我忍不住暗声喝彩时,隔壁一群孩子兴奋的欢呼,吸引了我的注意。只见一位年轻的艺人,拿着一个糖块,搓成细管状,并用嘴往里不停吹气,同时细捏轻揉,2分钟不到,一个活灵活现的孙大圣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位年轻的手艺人告诉我,这门吹糖人的手艺,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深受小朋友的喜爱,每天要吹出近百个各式各样的糖人。而这条街上各种传统民间手艺,也都是祖祖辈辈一代一代传下,早就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正是由于有了锦里这个民俗街的平台,各种传统民间手艺,在此化成商机,并得以传承。

这不禁让我想起最近媒体报道的一条新闻,一位老艺人有着桃核雕刻的绝技,甚至可以在一个桃核上雕刻出完整的金刚经,令很多外国游客赞叹不已。但其孙子却坚决拒绝学这门手艺,因为学起来麻烦,又赚不到钱。

中国有各种传统的民间手艺可以说成千上万,可目前许多都面临着难以传承的尴尬。由于纯手工的制作,注定了产量受到限制。而一个手工小玩艺,卖上太高价也似乎无人光顾,更不要说租一个店面的铺租、水电等成本了。似乎这些传统民间手艺离商机距离很远。

也许,街边的一位民间艺人摆的摊,很难吸引你的目光。但如果是一个拥有众多各种不同民间手艺的市场,并与当地的人文文化、休闲产业等相结合,形成规模效应,在如此一条民俗休闲街中,就必定会有你所喜欢的。

只可惜,锦里只有350米,只容得下几十种传统民间手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