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新疆巴楚原县委书记夫妻涉贿受审 称难抵巨款诱惑



王堃说,贾某在舞蹈艺术上很有造诣,无论业务能力还是艺术水平都很强。他与贾某同事相处多年,他很信任贾某。此前,他通过贾某收受的钱都是贾某学生家长送的。我没主动要过钱,学生的家长都挺不容易的,我不可能主动要他们的钱,都是贾某找到我,说师傅帮我看看这几个孩子,我看基本功过得去才认可的。律师指出公诉书指控王堃在2007、2009两年分别收受家长的钱财,而2008年天津音乐学院也招生了,王堃并没有收受好处费。对此,王堃解释称,2008年贾某介绍的孩子没合格。

被告人王堃,原天津歌舞剧院副院长、天津音乐学院舞蹈系主任。河西区检察院经审查查明,2001年6月至2009年6月,被告人王堃受聘担任天津音乐学院舞蹈系主任,同时兼任舞蹈系招生评委,负责舞蹈系日常全面工作及舞蹈系专业招生考试的初试、复试的评分工作。2007年、2009年,王堃利用担任天津音乐学院舞蹈系主任及舞蹈系招生评委的职务便利,通过舞蹈系教师贾某多次收受考生家长送予的人民币共计5万元。后经告发进一步侦查成案。

刘喀生:“我不知道。”

而这2万多元,王堃说他也不敢据为己有,而是放在箱子里,准备再给孩子们花。检察官当庭出示的证据中包括天津音乐学院的一个规定,即明令禁止教师收受考生钱物,对此,王堃是清楚的。昨天在法庭上,王堃还一再表示我收了不该收的钱。

起诉书记载,王堃第一次被采取强制措施是在今年1月27日,检方因涉嫌受贿罪决定对其取保候审,同日由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执行,6月1日,经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6月5日,再次取保候审,同日,由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执行。6月18日,检察机关告知被告人王堃有权委托辩护人。因案情复杂,于2010年7月18日依法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半个月,7月31日,此案被公诉至河西区法院。

公诉人:“那么第31起至第34起指控,你承认吗?”

王堃:数额不是5万元,也就2万来块钱。

据报道,王堃是国家一级演员,曾任天津歌舞剧院副院长、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团委员,至今已从事舞蹈表演、教学、编导工作几十年,出演过《石义砍柴》《峥嵘岁月》等100多个舞蹈作品,深受观众喜爱。上世纪八十年代时他获得全国第一届、第二届舞蹈比赛特别表演奖,还曾获天津市文艺创作奖、天津市鲁迅文艺奖金,并被中国舞蹈家协会授予卓越贡献奖。

刘喀生说,“(第30起指控)收5万元的情况是这样的,鑫鹏棉业公司经理阮某先后来我家送过4次钱,分别是我母亲去世时、2008年春节、2009年春节和2010年春节。他每年都来送钱,我感到恐慌,当时本想退给他,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我有退款的想法,只是没有采取实际行动。”

庭审进行到质证阶段,王堃的辩护律师向法庭提交了在开庭前一天刚刚取得的新证据。因此前未向公诉人出示,按照法律规定,辩护人申请延期审理,被合议庭照准。因此,昨天的庭审只进行到一半就休庭了。至于再开庭时间,合议庭没有当庭宣布。

此案的涉案数额不属巨大,但此案被称为案情复杂。

公诉人:“既然你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些指控?”

昨天的庭审,控辩双方势均力敌,河西区检察院派出两名检察官支持公诉,王堃请了两名律师为他辩护。

著名舞蹈家王堃涉嫌受贿被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指控,刘喀生从2005年5月至2010年案发,利用职务便利,与妻子分多次收受巴楚县11个乡镇党委书记的好处费,分别为6万元至65.5万元不等,其中夫妻二人多次收受巴楚县胡杨林场场长娄某、巴楚县水利局党委书记刘某、巴楚县青山大棚骨架有限公司经理游某等18人的好处费,分别为5万元至62.1万元不等,两人共收取上述29人贿金568万余元。

庭审进行了1小时20分钟。王堃一直坐在面对审判席的被告席上。在落座前,他先向审判席鞠了一躬,这是很多被告人不曾有过的表现。在庭审过程中,王堃一直保持认真的姿态。

据悉,河西区法院将于近期开庭审理此案。检察机关的指控能否被认定,王堃是否构成受贿罪,还有待法院的审理和判决。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喀生无视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索取贿赂677.25万元及价值1.86万元的笔记本电脑一台,其中,被告人邱小梅利用特定关系人的身分与被告人刘喀生共同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68.78万元及价值1.86万元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受贿罪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据了解,公诉机关对刘喀生及妻子邱小梅涉嫌受贿的起数达34起。

天津市著名舞蹈家王堃曾获中国舞蹈艺术卓越贡献舞蹈家称号。曾任天津歌舞剧院副院长、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天津舞蹈家协会名誉主席,天津音乐学院舞蹈系终身艺术指导。曾荣获全国第一届、第二届舞蹈比赛特别表演奖,获得天津市文艺创作奖和天津市鲁迅文艺奖。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王堃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币5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5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月24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楚县原县委书记刘喀生与妻子邱小梅出现在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二人被指控在刘喀生任职期间,共同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68.78万元,刘喀生个人受贿108万元,共计受贿金额677万余元。

王堃简介

刘喀生:“那是我在诱供的情况下编出来的。”

做评委招录考生

庭审中,被告人刘喀生表情严肃,能清楚地回答法官的询问。

被人检举其受贿

11名乡镇书记奉上贿金

王堃说:我有高血压、心脏病,那时头蒙了,记不清了。贾某出事后,我就想帮他,替他减刑,为他保命,就都扛下来了。昨天的庭审爆出一个细节。原来,前期公诉机关指控的王堃通过舞蹈系教师贾某受贿,其中的贾某因为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采取强制措施,而贾某还涉嫌挪用公款罪,在河西区检察院审理挪用公款一案中,贾某揭发检举了王堃受贿的事实,经河西区检察院侦查成案。

公诉人另外还指控,刘喀生从2003年至2010年春节期间,利用个人职务上的便利,先后收受叶城阿迪力商贸城阿某10万元、巴楚县光大棉业公司经理吴某(另案处理)80万元等5人行贿,受贿金额108万余元。

王堃一再强调,虽然他是评委,但作用有限。当着庄严的法庭,说我一点作用不起是不客观的,但是起的作用有限。据王堃介绍,天津音乐学院各系招生都是由7个、9个或11个评委打分,其间,去掉一个最高分,再去掉一个最低分,剩下的再算平均分。此外,学生还得通过国家统一的艺术类院校的文化课考试,达到分数线才有可能被录取。在这种情况下,王堃称他不可能打最高分。另外,作为一个从事多年舞蹈事业的艺术家,他只是凭借自己的判断客观打分,打高了,对其他家长也不公平。

“我对起诉书有异议”,刘喀生除了认可巴楚县鑫鹏棉业公司经理阮某送的5万元外,对其他数十起受贿指控均不认可,他说,除起诉书第30起指控的内容基本属实外,其他指控内容都不存在,“我也不知道妻子收钱一事”。

人民网天津视窗9月2日电:著名舞蹈家王堃涉嫌受贿一案,昨天在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对于公诉机关指控其利用担任天津音乐学院舞蹈系系主任及舞蹈系招生评委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考生家长送予的人民币共计5万元一节,王堃提出质疑称,不是5万,只有2万来块钱。

刘喀生:“如果我不承认,我的爱人就是主犯,我更不希望女儿和岳父都被卷进这起案件。实际上,我爱人收钱我不知道,都是事后纪检委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的。”

昨天,王堃在接受公诉人讯问过程中表示,2001年,天津音乐学院创办舞蹈系,已然60岁自天津歌舞剧院副院长职位上退下来的他被确定为系主任人选之一,并最终确定担任系主任。一直到2009年6月,因自身原因卸任,王堃在担任8年系主任期间,还兼任舞蹈系招生评委和学术委员会委员、学位委员会委员职务。

公诉人:“刘喀生,你说第1起至第29起指控你不知情,为什么还在侦查机关做了有罪供述?”

交出28万元现金

丈夫“不知妻子收钱”

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王堃称:认罪,毕竟我接了不该接的钱,犯了过错。但同时他为自己辩解,数额不是5万元,也就2万来块钱。公诉人问他:你在前期接受讯问的时候讲得很清楚,一次次都有笔录,并且起初讲的数额还多,有20多万元,这是怎么回事?

我想为系里的孩子们买一批书,我就用这里的钱买下来,赠给他们。

王堃:什么钱都有,反正我有钱就往里搁。

王堃辩称,他不敢把收来的钱据为己有,而是用来给学生买书买教材了。在这里,王堃用相当长的一段话介绍他买书的细节。我的老师,中国舞蹈界的大师,一生致力于汉唐古典舞的研究,出了一本学术价值很高的书,可以避免晚辈走弯路。我就想为系里的孩子们买一批,但是这些孩子家里的条件都不是很好。我就用这里的钱买下来,赠给孩子们。如此下来,王堃称他实际收受的贿金只有2万多元。

此前,贾某向检察机关作证称,钱是王堃提出来要的,每个考生1万元,录不上再退。因为将人带到王堃的办公室不方便,贾某曾在一洗浴中心附近给过王堃十几万元。对此,王堃认为不实。其律师也称,贾某作为一个杀人嫌犯其揭发的动机值得注意。同时,有数名考生家长作证称,通过贾某交了不少钱,每人几万元不等,其中包括打点评委王堃的钱。

图片 1

昨天的庭审中,公诉人称,此前检察机关到王堃家中,他交出一箱子现金共计28万元,王堃本人当时也承认那是受贿所得,而在昨天的法庭上,王堃又不承认了。对此,王堃称那箱子钱不都是收的贿金,什么钱都有,反正我有钱就往里搁。

王堃:一点作用不起不客观,但是起的作用有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