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花样盛年》专访杨丽萍:女人,就要非常美好地活着



10月10日19时,置地广场与合肥大剧院倾情合作,盛邀安徽置地13年新老业主共赏杨丽萍经典歌舞集《云南映象》。演出序幕在80面大鼓的敲击声中拉开,让人感受到来自红土地蓬勃的生命力;尾声则是以杨丽萍领舞的40多只孔雀齐舞的雀之灵。整场演出共分为混沌初开、太阳、土地、家园、朝圣、雀之灵六个章节,在充满云南特色的原生态音乐及舞台布景中,展现出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该剧集在2004年中国专业舞蹈最高奖项第四届中国舞蹈
荷花奖 的比赛中赢得十项大奖中之五项奖项。

说到不老女神,一定绕不过杨丽萍。她是人们心中永远不老的“仙女”,更是一个善于用肢体语言表达艺术的灵魂舞者。

图片 1

演出结束后,众多观众表达了赞美之词。栢景湾(主力户型 周边配套 相册
价格)的张先生,作为安徽置地的老业主,看完《云南映象》后表示: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场演出不仅展示出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更是传承了人类文明的结晶,我相信所有人看了都会为之震撼,为之感动!安徽置地相关负责人表示,牵手合肥大剧院举办此次《云南映象》包场演出,一方面是回馈新老业主13年以来对于安徽置地的真情支持,另一方面也为合肥市民奉献上一道瑰丽的文化盛宴,让市民充分体验到城市发展带来的配套设施的舒适便捷以及精神文化生活的优越提升。而即将璀璨亮相的置地广场低密度城市府邸栢悦府,则更是让居住氛围与配套环境完美融合的菁华之作。

她认真观察孔雀,开创了“孔雀舞”的先河,并自己编舞打造了舞蹈剧《雀之灵》,一路走来从云南跳到了春晚。现在,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更是成为了云南文化的名片之一。

资料图
《云南映象》的新意在于它强调了原生态的内涵,从歌声到舞影,从道具到服饰都体现了这一特色,但不能说《云南映象》是对原生态的还原和再现,它应该是打上了引号的原生态歌舞,是作为文化产业的剧场表演,用最原生的歌舞展现民族文化,用最现代的舞美调动剧场效果,是精雕细琢的民族舞台艺术创作;除了对原生态民间歌舞进行产业化运作之外,《云南映象》对原生态活态文化的改变还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剧场化对民间歌舞表演形式的改变
为了适应镜框式舞台的剧场表现方式,《云南映象》中的原生态必然会作出适应现代观众审美角度的众多调整和变化,无论是动作的方向、动作的幅度、动作的速度、动作的质感,还是队形的变化。
拿孔雀舞来说,民间的孔雀舞是傣族人们在盛大节日和佛会时在广场上表演的道具舞蹈,曾是男子的舞蹈。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一些民间艺人成为专业舞蹈演员,他们在演出中大胆地去掉了面具和道具,使孔雀舞产生了新的飞跃,也为后来由中央歌舞团女子集体表演的《孔雀舞》打下了基础。1986年,杨丽萍的独舞《雀之灵》更是从传统舞台民间舞的形似走向了神似,它已经不是原生态的民间舞了,它的成功在于在前辈艺术家创造的艺术形象基础上所作出的创造性的拓展和升华。《云南映象》的压轴节目《雀之灵》中,杨丽萍再次进行了发展变化,将个人独舞和群舞编排到了一起,还加上了声、光的舞美效果,可以说,从表现形式上看,《云南映象》中的《雀之灵》离原生态是越来越远了,我们希望其表现效果并不会离民族之灵性越来越远。舞台化的原生态民间歌舞对民间活态文化的改变
所谓民间活态文化,是指还活着的民间文化,内容包罗万象。民间活态文化的活字很重要,它包括活的文化和活的人两层含义。
民间舞蹈曾经有过它辉煌的全盛,但是,随着人们生活环境、生活方式的改变,民间舞蹈的发展却陷入了尴尬的境地。高度发展的物质文明和现代社会的快节奏生活方式,让纯粹的民间舞蹈失去了其赖以生存的土壤。在21世纪,面对古老生活方式的不断变化,原生态舞蹈如果不进行主动的、自觉的保护,真正原生态的民间舞蹈消失的速度将会很快。
在民族民间舞蹈保护的问题上,杨丽萍认为变化是一件很自然的事,舞蹈是要跟着生活方式的改变而改变的。禁变就会产生停滞。《云南映象》是一种变化中的原生态。为推出《云南映象》,创作者深入云南少数民族地区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采风;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同时,杨丽萍强调变化,并且承认至少有两方面的变化,一方面是为了适应舞台表演而作出的变化,另一方面是将来重新回到田间的《云南映象》的农民演员所带给云南民间原生态舞蹈的变化。职业化对农民演员本来生活的改变
原生态《云南映象》对原生态最大的改造就是改造了传承民间活态文化的人的本来的生活状态。
《云南映象》70%以上的演员都来自民间,来自于云南的田间地头,完全是非专业的。到目前来说,这仍是该歌舞集引人瞩目之处。因为台上的演员们做到了状态上的极度投入,没有矫揉造作和虚假感觉。《云南映象》既然要长久地演下去,这些农民们自然会在大都市里长久地待下去,他们的生活会距离原生态的田间地头生活越来越远,他们生活的都市化必然会带来很大程度上心态的都市化。当他们越来越专业化和都市化后,他们的内心和想法还会和肢体相通吗?都市生活会让他们对自己原本的生活产生怎样新的认识?走出去了的田间农民还能重回他们本来的生活吗?他们真能回去教村民们跳舞台上的原生态舞蹈吗?至少在今天,《云南映象》中的许多演员那些喜欢上了牛仔裤和耐克鞋的农村孩子在媒体上公开表示,他们已经不想回去干农活了。
原生态的活态民间舞蹈需要活态的文化和活态的人,即便是原生态的《云南映象》也需要活态的人参与,而当活态的人发生改变时,《云南映象》又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呢?随着越来越多擅长民间歌舞的农民因《云南映象》而走出田间时,真正的活态原生态又会面临什么呢?
透过《云南映象》,我体会到的不仅仅是云南25个少数民族中的9个民族浓浓的乡土气息,看到了接近失传的打鼓手法,以及在民间已经失传的民歌和原始的民俗,我还感受到了杨丽萍作为一位舞蹈家的艺术主张。杨丽萍把对云南原生态舞蹈的保护看作自己的责任。这是杨丽萍的美好理想,这种基于舞台表演的保护方法起到的积极作用是让更多的都市人意识到了云南原生态舞蹈的神奇魅力,开始关注民间活态舞蹈。当然,杨丽萍为保护传统所做的努力,究竟是否能完全解决传统传承的问题,这到底是不是对云南原生态舞蹈最为合理的保护方法?这一切还需时间的印证。我们所能确定的是,合理保护原生态的舞蹈决不应仅有《云南映像》这一种保护模式。对民间舞蹈文化的保护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其保护的方式也应是多元的,这其中包括保护活态的文化和活态的人。(文章作者:权静姝)

与合肥大剧院隔天鹅湖相望的置地广场,是安徽置地秉袭13载高端物业开发之道的精品之作。栢悦府更是融汇了人车分流系统、入户停车系统、无障碍设计系统、垃圾回收系统、地源热泵系统、负压新风系统等24大系统;英伦、西班牙、法式、北欧等四种建筑风格相互呼应,熠熠生辉。安徽置地秉持让安徽人生活更美好的开发运营理念,凭借多年专注于综合体地产项目的企业核心竞争力,传承中国建筑的光辉历史,必将会给安徽人民带来更加璀璨的作品。

前不久,61岁的杨丽萍接受了极扬文化与全国妇联旗下的中国妇女报社联合运营的《花样盛年》杂志专访,畅谈了她的“仙气”人生。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铁马

···

在你印象中,60岁的女人是一种什么状态?

可能就是每天接送孙子上下学,然后打打麻将喝喝茶,或是跳跳广场舞,和老姐妹们唠唠家常……

当同龄人已经年过花甲,过着优哉游哉的退休后的小日子时,60岁的杨丽萍却依然能在舞台上耀眼夺目,跳舞、编剧、编舞、导演……每一个角色杨丽萍都享受其中。

初夏的天津,天气已经有些微热,在宏伟的天津大礼堂中,我们见到了不老的“孔雀公主”杨丽萍。

图片 2

有人说,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场合,杨丽萍的出现都自带一股“仙气”。见到杨老师时,她还是那件民族风的大红长袍,身边虽然簇拥着一群工作人员,但是站在杨丽萍旁边,自然有一股平心静气的感觉。

1.

/“其实我挺害羞的”/

有人说,杨丽萍是国内独树一帜的舞蹈家,因为她没有进过舞蹈学校,但凭借悟性与天赋,创造了独特的舞蹈语言,她灵动,柔美,充满自然韵味的肢体语言极具感染力,也让传承了数千年的孔雀舞有了新的魔力。

如今,孔雀已成为杨丽萍屹立不倒的文化符号,从数年前一鸣惊人的《雀之灵》,到轰动舞界的《云南映象》,再到延续经典的《雀之恋》,这位从深山里走出来的舞者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在圣洁灵慧的舞蹈世界中自由飞舞了40年。

冯小刚说她不是人,是精是仙;肖全说她身上沾着别人身上没有的仙气儿。

而这次在天津和杨老师的对话,却让我们感受到了另一个“仙女下凡”的杨丽萍。

本次《花样盛年》的专访,是在杨丽萍随自己导演的舞剧《平潭映象》的在天津演出的间隙。《平潭映象》则是杨丽萍除了演员的身份外,导演的第八部大型舞台剧作品,也是继《云南映象》《黄山映象》之后的第三部映象系列作品。

图片 3

一见面,导演身份的杨丽萍就兴奋的向《花样盛年》介绍着自己的新作,以福建海岛先民为原型的《平潭映象》。

她兴致勃勃的说:“舞剧中的服化道非常精致,都是从福建当地定做的面具、服装,还有专程去台湾找的竹木偶,就是为了凸显特有的平潭当地文化风俗。”

然后杨丽萍补充道:

我很喜欢福建地区文化,古老特别,很可惜我们一次表演时长被限定在最多2小时,很多内容我都不舍得剪掉,就只能精挑细选,找最经典的放进去。

而说到天津的观众对于这部作品的喜爱,杨丽萍更是兴奋的两眼放光:

“天津的观众非常热情,我们谢幕长达20分钟,而且我有很多很多舞蹈界的朋友们都在天津,真的是太熟悉这片土地了。”

滔滔不绝的谈罢了作品后,杨丽萍忽然变得害羞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挺怕你们媒体的镜头的,这是我自己的性格问题,你们看到的舞台上下的我其实不一样,就像杰克逊生活在中讲不出话来一样。”

舞蹈界流行一句话:“上台怕人少,下台怕人多。”

杨丽萍也不例外,天蝎座的她台下内向、胆小、怕见人。这或许可以解释传闻中为什么杨丽萍会被贴上“不合作艺术家的”标签,其实不是她有意为之,而是面对陌生来访者,她自己也常变得不知所措。

杨丽萍说:自己曾经在上海被拍到,现在的互联网太发达,一举一动都在人们的注视之下,但其实她不愿意把自己个人更多的生活搬上舞台。

2.

/孔雀的羽毛有什么不能换钱?/

小时候的杨丽萍,喜欢跳舞不假,但是在那个年代,跳舞只有生活所迫。

13岁时,正巧西双版纳州歌舞团到她所在的寨子里招人,当听说入团后每月30元的补贴后,杨丽萍去参加了选拔,并且凭借着自己的舞蹈天赋,顺利入选。

在六七十年代,这几乎是一笔巨款了,可以帮助她“养活”家里的弟弟妹妹,减轻母亲的负担。

1981年,被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杨丽萍特立独行,别人练习芭蕾舞基本功,她却认为动作太模式化,离感情和生活很遥远,于是几乎不参加任何排练,她按自己的方式训练,靠着从童年沿袭的记忆和想象,编排了独舞《雀之灵》。

1986年,《雀之灵》在央视春晚演出,成为30年来春晚最经典的回忆镜头之一,也让“孔雀仙子”,火遍了大江南北。

曾有人问过杨丽萍,要让孔雀发光,又不能让羽毛沾上铜臭味。很难吧?

没想到她坦然的回答:“一点也不难。我六七岁就知道赚钱。从鸡窝里拿出鸡蛋到集市卖钱,然后买花布和食物。这是人本能
,是食物链,是再自然不过的生态。”

其实杨丽萍一直在艺术与商业之间寻找契合点,而且她还成功的平衡了自己身上的以述气质和商业天分。

1999年,事业上风生水起的杨丽萍决定离开北京,把户口迁回云南。她走村串寨,寻找有独特个性的乡村舞者,成立舞团,杨丽萍《云南映象》就诞生于此。

2003年8月8日,《云南映象》正式演出,引发轰动,成为十数年间的中国标志性艺术精品。

几年前,杨丽萍的公司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有人说,在舞蹈界,杨丽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孔雀舞,她把少数民族的原生态文化演绎得淋漓尽致;在商界,她舞出了一个女性的励志创业史诗,成功打造了“中国舞蹈演艺企业第一股”。

毫无疑问,杨丽萍是舞蹈界最成功的女性之一。

图片 4

冰心在《繁星,春水》种形容过成功: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杨丽萍也不例外,一路走来,杨丽萍像孔雀一样,羽翼丰满,惊艳璀璨,但成功背后,免不了是多年的付出。

在谈到这些付出时,杨丽萍非常谦逊,再三强调,付出的不是她一个人:“你别看一直是我在抛头露面,接受采访,其实我们的演出时间很紧,舞者来自全国各地,他们要在一天的时间里,要将近五百个灯光音响各种布点做完,一点差错都不能有,灯光要在音乐里起来,背景要在音乐里降下来,演员要在特定的位置到位,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非常不容易。

她觉得,所有的努力付出、煎熬,都不说出来,就是孔雀的特性,杨丽萍淡然地说:“做不到的时候,很辛苦的时候,不用展现出来,不用去埋怨,不用去索取。”

3.

/在“出世”和“入世”间

自由切换的仙女/

有很多人形容杨丽萍为“不老仙女”,她其实是1958年生人。镜头之外的杨丽萍也显现不出丝毫岁月的痕迹,她五官的轮廓线条十分清晰,简直是摄影师最爱的“上镜脸“,都不用修图。

谈到自己的年龄时,杨丽萍丝毫不避讳年龄的增长,也希望别人不要去“神化”她。她自己形容人生有春夏秋冬,现在60岁的年龄,已经是在秋天甚至冬天了没有人抗拒死亡,衰老。但她对于这一切都选择平静的去接受,所以在她的脸上,也看不到丝毫其他女明星们“变老”的焦虑,只有一脸坦然。

虽然杨丽萍透露的“驻颜秘方”和别人别无二致,都是“少吃多动,舒畅身心。”但我觉得杨丽萍的不老秘诀,应该就是“出世“,看透人生的春夏秋冬吧。

而我们不知道的是,仙女还有“入世”另一面,当被问及平时喜欢做什么时,杨丽萍“噗嗤”一声笑了。

她说:“哎呀,媒体们都爱问我这个问题,每次接受采访都要答上好几遍。“

其实杨丽萍其实私下也喜欢吃辣,吃火锅,和普通人一样的去逛街,还是杰克逊的“小迷妹”,并不是外界已经传言的“一天只吃一个苹果”。

没人打扰的时候,杨丽萍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还有闲情逸致做点绣花、种树、种花之类的小家务。

真实的杨丽萍,不断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切换,一方面能坦然面对生活、面对衰老,另一方面在生活和工作中,也不断地传递着女性舞者特有的美丽与力量。

在和《花样盛年》谈到女性的力量时,杨丽萍强调两个字:合和。她认为有了女性就有男性,有阴有阳,只有女人没有男人,就没有生命,而合在一起,就有了力量,有了生命,所以每个女性都有自己的能量和存在的意义。

作为女人,就要非常美好的活着。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