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草根演员”舞进国家大剧院

10月27日晚,一群非舞蹈专业的女人凭着舞蹈《海英和她的妈妈们》站在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这是一支由山西省潞城市文化馆组建的舞蹈队,15名演员全是女性,年龄最大的60岁,年龄最小的才26岁,她们都是来自民间的草根演员,为什么能进入艺术的最高殿堂呢?
这事还要从2013年10月25日说起,当天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在威海落下帷幕,舞蹈《海英和她的妈妈们》获得了群星奖。接下来,她们又受到文化部的邀请,去参加群星奖在全国的巡演。据了解,群星奖全国一共六场巡演,每次的巡演只有十一个节目,每次的节目名单都是由文化部点名的,全是获奖的部分优秀节目。《海英和她的妈妈们》作为同期获奖的五十多个舞蹈节目中的一个,有幸三次被邀请参加全国巡演,接连前往四川、湖北、北京等地演出,国家大剧院是她们的最后一次巡演舞台。
如此高的荣誉,对于这些草根演员来说,确实来之不易。
每次在后台,大家看见我们朴实的装扮和道具时,都是一种异样的眼光,但当我们跳完,所有人都说你们跳得真棒。
舞蹈队队员王鑫 草根演员来自民间
2012年3月,省文化厅发通知让各地上报第十届全国群众文化艺术群星奖参选节目。潞城市文化馆的馆长曹光涛接到这个任务后,首先想到的就是群众文化应该由群众来演。于是就以这个为出发点,从当地老百姓中挑选了15个人来排练一个舞蹈。
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是专业的舞蹈演员,稍微算得上专业的就是有几个教过舞蹈的,但是没有上台表演过。她们来自社会的各个行业,有农民、有戏曲演员、音乐老师、退休职工等等。
其中,郭艳丽是潞城翟店镇北舍村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种了九亩地,她是通过朋友介绍加入这支舞蹈队的。一开始郭艳丽总是发愁,我以前天天在家看孩子做饭,又没有跳过舞,偶尔能去跳个广场舞就不错了,怎么能跳得了这么专业的舞蹈呢?就先试试看吧。没想到这一试就将近三年,她坚持下来了。曹光涛曾经问她:这么大强度的训练你累不累啊?你看那些姑娘们都快哭了。她说:还行,这点体力根本不算什么,比起我们种地差远了。这句话真的让人感触很深。
徐青年纪比较大,今年53岁了,以前唱过戏,现在退休了。一开始叫我来耍几天,我想反正在家看孩子,耍就耍,谁知一来就收不了场了。徐青说,但我还是想挑战一下自己,咱岁数也大了,虽然以前唱过戏,但是和舞蹈根本就沾不上边,真没想到难度可大了。
王佳慧是潞城市红旗剧团搞舞台技术的,一般工作就是画画布景,做做道具,现在也是舞蹈队的主力成员。她经常说:我就不是这个行业的,根本没想到进入这里面。以前一点基础都没有,只能坚持每天练,现在总算是熬过来了。
道具化妆全靠自己
这些演员全是草根演员,她们在舞蹈方面没有一个人是专业的,但是在其他方面却又相当地专业,什么都能干得了。她们不像专业团队那样各有分工,有时既是演员又得是工作人员。
舞蹈队中一共有两名化妆师,其中一名就是王佳慧。每次上场前她负责给大家化妆,这需要不少时间。所以她都得提前好几个小时到现场,比如晚上六点多演出,她下午两点多就得来,十几个演员全部要化妆,一个人需半个小时。时间长了,现在每个人都能自己稍微化一下,大家互相化妆,节约了不少时间。
除了化妆,每次上场前和表演完的道具都是她们自己组装和拆卸。群星奖在武汉巡演时,天突然下大雨,她们不得不在大雨中收拾舞蹈中所用到的篱笆道具。这些道具是用三十多根竹竿拼装起来的,中间用螺丝固定,再缠上一些花花草草。当时雨很大,周围人都走了,连工作人员也撤了,我们在雨中一根一根地将竹竿拆下来,放好,总不能扔了吧,下次演出还要用。何况我们的资金一直也比较紧张,很多都是个人先垫付的,还是节省点成本吧。王佳慧说。
虽然她们的妆不是很精致,道具也很简单,但是她们的付出却收获了很多。最大的收获就是赢得了尊重。每次在后台,大家看见我们朴实的装扮和道具时,都是一种异样的眼光,但当我们跳完,所有人都说你们跳得真棒。不管他是多大的腕儿,还是多么专业的团队。那个时候的心情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在潞城青少年活动中心舞蹈班教学的舞蹈队队员王鑫激动地说道。
家家有难处没一人撂挑子
谷宏娟和王鑫一样,也是从事舞蹈教学的,她们两个算是队伍里年纪比较小的了,今年刚三十岁。加入这个队伍中时,她们的孩子都才七八个月,还没有断奶。而如今,两个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王鑫出去演出时经常带着孩子,不管天气如何,因为家里没人看孩子。尽管如此,但比起谷宏娟来她还是要幸福许多。
刚开始排练时,中午只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谷宏娟总是顾不上吃饭,赶紧骑上车子回家喂奶,然后再赶回来排练。一直到晚上一点多回去,那会儿孩子都还没睡觉,等着吃奶。最揪心的是有一次出去演出,谷宏娟本来以为一两天就回来了,没想到一呆就是一个多星期,没办法只好断了奶了。回来后才知道,断奶第一天奶奶抱了孩子一晚上,他不吃奶粉,一个劲地哭,偶尔喝上两口米汤,第二天孩子实在饿得不行了,拿过奶瓶就喝了。谷宏娟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说起孩子,每个人都有数不尽的泪水。郭艳丽的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中,一个上小学。每次出去排练,她都得让妹妹过来帮她看孩子,有时候早上走的早,妹妹还没来,孩子们就躲在被窝里哭开了,不想让妈妈走。
虽然大家各有各的难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说我不干了,也没有人说我想休息一天,这都是出于她们对舞蹈的热爱和对团队负责任的态度。因为这个舞蹈中每个人都是主角,都有自己的身份,缺一个人就不可以排练,缺一个人就要断戏,感情是从头到尾连贯的,缺一不可。
虽然不容易却一直坚持
群星奖的获得,这些草根演员究竟付出了多大的艰辛和努力?曹光涛告诉记者,她们最艰苦的时候是早上七点进排练厅,晚上十二点出排练厅,一天的吃睡都在排练厅。这种魔鬼式的排练最长时持续了一个礼拜。获奖之后还有各种演出,每次表演之前都得这样练。因为咱们不是那种专业的人才,不排练筋骨就开不了。曹光涛说。
由于不是专业舞蹈演员,因此她们在排练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也要比专业演员大的多。同样一个动作,专业演员很容易就能完成,但对于她们来说,就得一遍又一遍不停地练,这当中伤痛是在所难免的。在排练厅里随时备有感冒药、云南白药、摔伤药,护膝等物品,而且这些东西队员们一直都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痛。队员闫宇卓在练一段小花戏时扭伤了腰,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她裹着绷带就又来了。年纪大一点的徐青还因为一个往小板凳上跪的动作而摔了一下,把膝盖都磕破了,但是仍然戴着护膝继续排练。
除了这些伤痛,还有一点让人很难接受,那就是这些排练和演出都是没有报酬的,有时候会有一点补助不过很少。最多的时候不超过五百块钱,可是前后排练加演出却持续了二十几天。
既然这么不容易,为什么她们还要一直坚持呢?年轻人说:年纪大的队员身上的那种坚持,能吃苦的精神真的打动了我们,她们都不说苦,我们怎么好意思说呢。年纪大的人说:我不想成为她们的负担,拖她们年轻人的后腿。就这样,她们相互激励,一路坚持了下来,并创造出了辉煌的成绩。
另外,自从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后,得到了很多的关注和掌声,这些付出是很值得的。现在周围跳广场舞的人更多了,很多朋友都希望有机会能参与到这种活动中来,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奖,但是最起码可以强身健体、愉悦身心啊。队员谷宏娟告诉记者。她们也希望这种由群众自己演,演群众,然后演给群众看的节目形式,能够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群众文化中来,让群众文化成为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从而丰富老百姓的精神生活。

受文化部邀请,10月27日晚,曾获得“群星奖”的潞城市15名草根演员的舞蹈《海英和她的妈妈们》亮相国家大剧院,6分钟的精彩演出,深深震撼着每一位现场观众的心弦。当得知15名演员全部是业余舞蹈爱好者时,现场观众更是惊讶一片。
作为草根舞蹈演员缘何能摘取中国“群星奖”,舞进国家大剧院呢?日前,本报记者来到潞城市这些草根演员当中,采访了她们台前幕后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
A舞蹈取材于真人真事
舞蹈《海英和她的妈妈们》取材于发生在潞城市的真人真事。潞城市成家川办事处东邑村农家妇女赵海英,30年来先后赡养了54位老人,为16位老人养老送终,曾获“中华孝老爱亲”提名奖和潞城市首届“道德模范”称号。作品通过艺术夸张的舞蹈语言,把赵海英对孤寡老人像妈妈一样的关怀表现得淋漓尽致。舞蹈《海英和她的妈妈们》2013年年底摘取了中国“群星奖”,填补了我省没有国家级“群星奖”的空白。
在潞城市文化中心,主任姜惠源介绍说,“群星奖”是全国群众文化的最高奖。虽然台上表演只有六分钟,但是在台下三年多的排练演出当中,她们付出的心血、泪水和汗水只有自己知晓。这15名舞蹈演员并非科班出身的“正规军”,都是草根人物、业余舞蹈爱好者。从年龄上看,她们中有的已是奶奶;从职业上看,她们中有农民、退休职工、音乐老师、戏曲演员,还有个体工商户。这次能在国家大剧院过把瘾,演员们都很激动。
B街头秧歌队中选演员
姜惠源介绍说,2012年3月,省文化厅发通知让上报第十届全国群众文化艺术“群星奖”参选节目,长治市文化局要求每个县出一个节目,参加省里的选拔。“当时我把潞城市文化馆曹光涛馆长叫来商量,他建议搞一个舞蹈。我说搞舞蹈可以,可咱没有跳舞蹈的人呀。”
“这两年潞城街头遍地都是扭秧歌的,咱从中选几个优秀的人,组建一个舞蹈队试试看行不行。”曹馆长说。
没几天,曹光涛从秧歌队等基层舞蹈爱好者中选出几个人组建起了舞蹈队伍,这些人员不仅高低胖瘦各不相同,而且多数是当奶奶或快当奶奶的人了。姜惠源主任见了只好无奈地说:“我们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场的一顿哄笑。姜惠源说,“乌合之众”也没有贬义,只是说大家像乌鸦一样从各个单位、各个社区聚拢到这里来,散场后又要朝四面八方飞去。我们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的目标是群星奖,我们的对手是全国各地的专业舞蹈队伍。
C老胳膊老腿被开腿开腰
经过与编导老师商量,演员们决定以潞城的孝老模范赵海英为原型创编一个舞蹈《海英和她的妈妈们》。舞蹈长于抒情,用舞蹈来表现这个故事倒是前所未有,既叙事又抒情确实是个挑战、创新,也是个突破。
按说这些老太太在各个业余舞蹈队、秧歌队里那可都是响当当的“腕儿”,谁知一接触专业的舞蹈动作才知道,这老胳膊老腿真的是太硬了,根本无法按指导老师的要求完成动作。负责编导的老师急得一头汗,又累得一身汗。编导老师出的是热汗,演员们出的可是冷汗。老师见演员们根本无法完成动作,就拿着擀面杖为演员们开腿开腰。十多岁的女孩子开腿开腰都是件十分痛苦的事,何况是一帮子老太太,每一擀面杖下去,都疼得龇牙咧嘴,冷汗淋漓。可敬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叫苦,没有一个人退却。
训练中磕磕碰碰是常事,演员们身上都是清一块紫一块的。有一次训练,演员魏旭平不慎摔倒导致手腕骨折,大伙儿一起把她送进了医院。57岁的王云芳说,她以前对舞蹈啥也不懂,根本就是外行。有一次排练时腿抽筋就不能动了,大伙儿赶忙过来帮助按腿。现年50岁的常艳平是潞华办事处的文化员,从没学过舞蹈,刚开始听说要排练这个舞蹈时,因为喜欢文艺还特别高兴。第二次排练时老师要求高了,她的动作跟不上要求时很是着急,跳得“很吃力”。
15名演员中有14人演妈妈,而且一人一个性格,一人一个体态,全部是肢体语言。如14个人在晒太阳,每人一种表情神态,有打瞌睡的,有期盼儿子来看望的。演员们多次去敬老院亲身体会。35岁的演员张景波介绍说,为了把老人们演得更形象逼真,她们专门到敬老院感受,仅晒太阳一个动作,她们就坐在墙角观察了一上午,通过每个细节去走心,走戏。“敬老院都是夕阳西下的暮年老人。我们这15个演员中,年龄最大的60岁,最小的26岁。我们趴在小凳子上,第一次面向观众用面容和表情演绎暮年老人的沧桑,26岁要演出七八十岁年龄的跨度,实在是不易。”“我们在大剧院演出完走下台后,一个8岁的可爱小女孩要求和我们照张相,并说‘我是叫您奶奶呢还是叫您阿姨呢?’我此时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回答道,叫什么都行。”张景波对记者说。
整个舞蹈中,她们演老人的苍凉、悲壮以及求生的欲望,但是在最后一段,编导老师让她们用扇子跳了一出小花戏,演出了一群幸福、有顽强生命力的老太太。
D名家指点拿大奖
为了更好地表现妈妈们的特征,舞蹈队特别请了舞蹈界资深老专家王秀芳老师进行现场指导。王老师带着她的学生赵吉在潞城一住就是一个多星期,七十多岁的人,每天和演员们一起吃盒饭,一起排练。王老师评价说:“这帮老太太真是太可爱了”。
名家出手果然不凡。《海英和她的妈妈们》经过王老师的整理和编排,在清华大学礼堂举办的华北五省市舞蹈大赛上,受到观众异乎寻常的欢迎和追捧。一位清华大学的老教授专门为舞蹈提建议,并当场示范讲解,临走还竖着大拇指说:“我太喜欢你们这帮老太太了”。这次大赛上,《海英和她的妈妈们》以中老年组得分第一的成绩一举囊括了表演、创作两个金奖和组织奖。大赛组委会当场决定邀请《海英和她的妈妈们》参加大赛闭幕式演出。
随后,她们接到了中央电视台第三套节目《舞蹈世界》栏目组的邀请。这些连潞城电视台演播厅都没进去过的演员们,由潞城市委宣传部长元文波带队,一下子就进了中央电视台的梅地亚影视中心,与她们心目中的偶像老毕、王小丫在同一个地方拍摄节目,演员们的演出热情异常高涨。2012年12月25日晚,中央电视台三套播出了《海英和她的妈妈们》。
2012年年底,好消息还在不断传来。中国舞蹈家协会和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邀请《海英和她的妈妈们》赴新加坡等地参加新年演出;央视三套邀请潞城文化馆舞蹈队准备一个小花扇节目作央视2013年《舞蹈世界》开栏节目……
2013年10月25日,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在威海落下帷幕,《海英和她的妈妈们》角逐群星奖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同时《海英和她的妈妈们》也深深扎根在广大群众的心中,受到了百姓的追捧。
采访中,潞城市文化馆曹光涛馆长对记者说,一群没有上过一次舞台的农村妇女、退休工人表演的作品,能够演到国家大剧院这样的神圣艺术殿堂,她们的成功让我们更加深刻地领悟到,艺术必须接地气、传递正能量。
本报记者 张文举

酷暑时节,一伙由教师、学生、农民以及盲人宣传队队员组成的特殊演员,完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惠民巡演。11部获得过群星奖的作品参加了巡演,演职人员达370余人

核心提示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炎炎夏日,暑气袭人,正是避暑纳凉的时节。7月10日这天,一个名为群星璀璨的微信群十分活跃,微信群由省群众艺术馆工作人员建立,众多文化志愿者、工作人员、演员及观众参与其中,他们谈论的话题是刚结束不久的文化惠民活动,就巡演效果、志愿者活动的社会影响等展开了激烈讨论。

他们中的演员来自全省各市各行业,由教师、学生、农民、退休职工以及盲人宣传队队员等组成,两周前,这群特殊的演员在省群众艺术馆巡演承办工作组带领下,完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惠民演出。

6月10日这天,两辆大巴车及一辆满载道具的卡车,从省城太原出发。大巴车上的演职人员,身着统一印有山西文化志愿者字样的服装。此次出行,历时15天,给基层群众送去了11场精彩纷呈的演出。巡演覆盖全省11市,行程达2500多公里。

这是由省文化厅组织,省群众艺术馆、各市文广新局、省戏剧职业学院、山西华夏之根艺术团等文艺单位联合开展的2014年山西省
大地情深群星奖获奖作品巡演暨 文化惠民在三晋活动。

这是近十几年来举办的规模甚大、规格甚高的文化惠民活动。巡演活动启幕于长治,闭幕于太原,演出深入军营、学校、厂矿、企业、乡镇、社区。巡演为公益演出,巡演活动中的16个节目涵盖了舞蹈、曲艺、音乐、戏剧四大门类,演职人员共370余名。

风里来雨里去,冒着酷热,志愿者们免费奉上的精神大餐,让基层群众大饱眼福,好似一阵清风扑面,令人心旷神怡。

群星奖作品璀璨耀三晋

群星奖是全国群众文化艺术领域政府最高奖。2013年在山东举办的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比赛中,山西有18部作品进入决赛,是历届群星奖比赛中进入决赛最多的一次。最终,囊括舞蹈、音乐、戏剧和曲艺等所有大赛门类的14部作品折桂。在群星奖的比赛中,山西获奖总数已经连续三届在全国名列前茅。

此次巡演中的11部作品来自第十五、十六届群星奖。其中,群星奖获奖作品潞安鼓书
《好婆婆》、长子鼓书《常回家看看》、鼓乐《牛斗虎》《马拉鼓车》参加了全程演出。

群星奖作品大多取材于现实生活,讲述百姓身边的真实故事。其中临汾眉户小戏《背着妈妈上大学》的素材来自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道德模范孟佩杰的真实事迹。钢板书《退钱》,以陵川盲人宣传队发生的真实故事为创作素材。器乐《马拉鼓车》把花鼓、战鼓、锣鼓等各种民间鼓乐艺术同马拉车鼓有机结合。潞安大鼓《好婆婆》根据全国第一届孝老爱亲模范好婆婆黄代小的真实故事创编。群舞《我们的城里老师》作品的原型是一位普通年轻辅导员。凤台小戏《县长遛牛》以和顺县500名科级干部进村入户为民解决实际困难为素材进行编排

耄耋老人也来追捧

此次公益巡演,采用剧场与广场演出相结合的形式,喜闻乐见的表演深受群众喜爱。

6月17日上午,巡演暨晋中市文化进军营活动在晋中武警支队活动中心开展,丰富了官兵们的文化生活。充满正能量的凤台小戏《县长遛牛》一经演出便迎来场下热烈的鼓掌。

6月18日上午,演职人员来到阳泉市郊区荫营镇上千亩坪村,翼德广场上早已人山人海。演出让平时没有时间特意坐公交车去城里看戏的村民们在家门口欣赏到了真正的舞台节目。演出开始前,热情朴实的村民们还自发送来了西瓜等为演员解暑,演员们深受感动。

6月23日晚,巡演来到太原市阳曲县豪景老年公寓。500余名长期居住在公寓的老年人观看了演出,其中,30多位八旬老人和10多位九旬老人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看完演出后才回到住处休息,回去的路上还津津乐道,意犹未尽,对节目讨论个不停。

前所未有的考验

巡演中的演员场次多,任务重。广场演出,除酷热高温外,还可能遇上雷雨天气,对演员来说,这都是潜在的挑战。

6月19日,吕梁市中央公园广场上,演员们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正在演出时下起了大雨,几分钟的时间内,舞台上已是水汪汪一片。导演不得不推迟演出时间,但群众的热情度丝毫不减,在雨中撑起伞等待着节目开始。观众的极高热情感染了导演,导演当即表示演出继续,演员们在舞台上冒雨演出,也更加卖力,场下响起了阵阵掌声。

舞台是临时搭建的,不够平整,加上下雨,台面上形成了许多小水沟,这让舞蹈演员的表演难度更大了。由煤矿工人表演的舞蹈《生命的呼唤》,劈叉、大跳、旋转等高难度动作都需要在地面完成,有舞蹈演员在舞台上滑倒了,还有的演员动作出现了偏差,但他们坚持表演,直到完成最后一个动作。

道具装卸是巡演中的一大难题。器乐《马拉鼓车》使用了大鼓、中鼓、小鼓等16种乐器,其中最大的直径约2米,加上演出服和其他道具总共达20多箱,道具装卸费时费力。每次演出结束后,为了不影响下一个台口的演出,演员们从舞台上下来,常常来不及卸妆,就和工作人员一起开始了道具的装车工作。

演员在巡演中都十分敬业,据省群艺馆工作人员介绍,《马拉鼓车》的一位女演员在参与排练、演出的两年时间里,经常把孩子托给家人照料。此次参加巡演也是将生病的孩子留给了丈夫。

58岁的李建琦是主要的表演者之一,演员中他的年龄最大。每场他都要担负演奏和演唱的任务,每次表演后都是大汗淋漓。当其他人对他竖起大拇指,赞叹他淳朴、本真的演出时,他总说:我热爱表演,参加巡演没有比赛的压力,表演起来虽然很累,但心里觉得很高兴很轻松。

黑暗中的舞台精灵

陵川县盲人曲艺宣传队是陵川县一支特殊的文艺团体,他们虽身有残疾但热爱生活。在老队长侯松锁的带领下,坚守农村文化阵地数十年,自编自演文艺作品几百个,每年演出900余场,足迹踏遍了陵川县的每一个山村。

此次巡演,从陵川到晋城,一路上都有群艺馆专门派人接送,许多盲人没有光感,行动起来特别不方便。仅晋城文体宫走台彩排,就用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

盲人也没有空间感,节目的排练,一次次的上场下场,来来回回,需要3个多小时。为了这次演出,负责编排节目的群艺馆韩雅丽老师甚至顾不上喝水,几个小时下来,嗓子都喊哑了。然而,孩子们很乐观,也很自立,排练中,那些有光感的孩子常常带着其他孩子一起练习,在团结互助中学会了克服困难。

作为特殊的群体,这支盲宣队在编排中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汗水和努力。盲人的世界是黑暗的,舞台对于盲人而言,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盲区,要求他们在舞台上塑造出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难度非常大。

面对挑战,省群艺馆的辅导老师分析剧本、解读人物,全方位地为他们提供培训和指导。为让孩子们感受肢体语言在塑造人物时所传递的情感信息,从一字一句、一招一式开始,手把手地示范,一个动作需要几百次甚至上千次的重复。经过这样无数次的勤学苦练,《退钱》才最终呈现在舞台上并与健全人同台表演。这群黑暗中的舞台精灵,用精湛的表演征服了在场的许多许多人。

从群众中来 回群众中去

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由故事编织而成的。来自不同地区的演员,在舞台上,他们扮演戏中的角色,舞台之外,他们是普通群众,演绎着属于自己的人生。

许多演员在演出结束后对志愿者服务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志愿服务,就是我们自己克服所有困难微笑着面对观众,让观众感受到我们送来的是热情,是渴望交流的愿望。一位舞蹈演员在巡演结束后说,这次的巡演,每天都有演出,非常辛苦,但真的收获了很多。

6月25日,巡演结束后,群众演员们再一次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6月27日这天,省群众艺术馆馆长王义华主持
群星奖作品巡演暨文化惠民在三晋活动总结座谈大会,并对巡演活动做总结,至此,文化惠民活动暂告一段落。

文化惠民在三晋是省委省政府赋予文化战线的重要使命,这场深入基层的公益巡演最大限度地惠及了群众,让群众共享群众文艺创作的成果。对于演员和群星奖作品来说,这无疑是一次从群众中来、回群众中去的旅行。

相关链接 大地情深公益巡演场次 ●6月11日20时巡演开幕式 长
治(长治市潞州影剧院) ●6月12日20时演出 晋 城(晋城市文体宫)
●6月14日20时演出 临 汾(临汾影剧院) ●6月15日20时演出 运 城(闻喜县礼堂)
●6月17日9时30分演出 晋 中(武警支队部队剧场) ●6月18日9时30分演出 阳
泉(阳泉郊区上千亩坪村翼德广场) ●6月19日9时30分演出 吕 梁(吕梁中央公园)
●6月20日20时演出 忻 州(忻州剧院) ●6月21日20时演出 大 同(大同文化中心)
●6月22日20时演出 朔 州(平朔集团会展中心) ●6月23日19时30分演出 太
原(尖草坪区豪景老年公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