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上海国际艺术节带火现代舞



图片 1

图片 2

今年上海国际艺术节带火了现代舞。13台现代舞演出,不仅数量堪称空前,质量及平均上座率也达到了历届艺术节的新高。其中,荷兰舞蹈剧场Ⅰ团的演出,更是创造了一票难求的佳绩。但是,一些现代舞的演出,仍然出现了曲高和寡的现象。著名舞蹈家黄豆豆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现代舞热潮在上海的出现,符合国际大都市发展的趋势。但现代舞从某种程度来说,追求的是个人的思想表达和审美品位,本质来讲,并不刻意追求观众越多越好,而是追求心有灵犀、相似审美品位引发的共鸣。浅层观赏:看情节,看动作
一位资深媒体人透露,以前现代舞的演出,能卖出五六成上座率就已经算成功了,而如今,随着演出市场的发展以及舞蹈观众的逐步培养,越来越多的舞迷开始以更加开放的心态走进剧场,从而导致了此次国际艺术节现代舞的集体爆发。但演出也并不是一边倒的叫好,在林怀民编舞制作的《松烟》演出时,甚至遭遇观众的现场质疑。
《松烟》演出后,林怀民留出一个请现场观众提问的环节,令记者记忆犹新的是一位观众直言:配乐让我很难受,我听不懂什么乐器发出的声响,舞蹈应该很享受才是,你该换了它。这句话让林怀民很是尴尬。
无独有偶,在海外非常成功的编舞家沈伟的两部成名作《春之祭》、《声希》,竟然在艺术节前期遭遇到出票难题,令习惯演出爆满的大牌沈伟感觉不是很好。
舞蹈家黄豆豆对本报记者表示,对现代舞水土不服的不仅是艺术家,观众同样存在一个提升的空间。他认为每个地域观赏理解现代舞的角度侧重也有所不同,目前,在亚洲地区,像北京、上海、东京、汉城等地,更多的观众关注舞蹈动作设计较为新颖独特的、个性鲜明、舞台呈现质感强烈的作品。而中国观众更希望在观演前先了解舞蹈在讲什么?习惯观赏有一定的情节、相对有内容的舞蹈。但在欧洲,比如以法国和意大利的观众为例,他们既欣赏强烈质感的现代舞,又欣赏更为内在的舞蹈,表演起来节奏不那么快、那么急,而是完全抽象的,很注重意境层面的营造和表达,很难用语言来描述的作品。
艺术家:舞蹈无需完全看懂
黄豆豆认为,上海现代舞演出市场发展非常快,对于刚入门的舞迷而言,最初观赏现代舞容易产生疑惑,这是正常的。他进而解释称,其实现代舞并不非要观众看明白,甚至内容、情节、关系都不是最重要的,现代舞更追求的是演出过程中,编舞家、舞者,和现场观众在剧场的特定时空里找到彼此共同的心灵感动,并引发出共鸣的火花。100个人看现代舞会看到100种解释。
在林怀民眼中,舞蹈无需完全看懂,更无需提前做功课。在《松烟》新闻发布会上,他向沪上媒体记者诠释了他理解层面上的现代舞演出,它跟文字不一样,也不是电视剧,我想舞蹈是台上的人用他的身体来使尽浑身解数,台下的人,用他的感官来接受讯息。也许我们考试考多了,总要有答案,文字性的答案,这样就很辛苦。林怀民说:所以我说看舞蹈是稍息不是立正,把百科全书和百度在戏院门口就丢了吧,你进剧场来舒舒服服地看,自然会产生感觉。
舞蹈评论家:需要给观众一些时间
对于快速开启的现代舞市场,不同文化背景的现代舞团一下子涌入上海做客,对上海观众来说是福气也是考验。观众可能对现代舞的流派、各舞蹈团本身的发展历史、艺术总监本人的风格特点不太了解,所以面对一些相对陌生的舞蹈团,买票起来会有点犹豫。黄豆豆表示。
他承认,近年来国内观众对现代舞的关注、理解力、审美品味都有提高,因此导致各个国家的大型舞蹈团,也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中国市场上,顶级现代舞团都有兴趣和意愿来中国演出。现代舞真正被关注也就是近4、5年的时间,在此之前也有很多世界名团来演现代舞,但当时观众的认知有限,很多优秀的大家都错过了。专家蓝凡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需要给予上海观众和上海这座城市一定的时间,即使在国外,70年代至今,后现代色彩的现代芭蕾走向通俗化,也才慢慢地让大众接受,需要给国内观众一些时间。同时,国内的舞蹈演员也需要常出去看看,了解国际最新动向。
无论如何,在今年艺术节上荷兰舞蹈剧场爆棚的场面,仍然令圈内圈外震动不已。现代舞热潮,或许已经通过一个契机,一个催化剂,在上海城市上空、在互联网社交圈内蔓延开来。

Kids Museum | 立体折纸工作营

2015.2.8 周日 14:00

指导老师:孟浩/ 袁博钧/ 袁达钧

年龄:5-12岁

人数:15组家庭

费用:免费

大家看到人机未来展厅里神奇的立体模型了吗?想追随欧几里得的步伐,探索这些几何构成的奥秘吗?这个寒假,我们邀请到上海创盟国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建筑师孟浩,以及立体折纸小达人袁博钧、袁达钧,教小朋友们一起用彩纸折叠出三维立体的模型。快来和建筑师一起,培养立体空间感,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建筑大师!

关于指导老师

孟浩,上海创盟国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建筑师,毕业于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师从展览人机未来参展艺术家罗兰德斯努克斯。

袁博钧,袁达钧,10岁,立体折纸小达人。

民生WE剧场面对对面现代舞

2015.2.8 周日 19:00

策划推广: Mona

舞台总监:刘鹤

摄影:桑陌

编导/舞者:谢欣、陆雅慧

编导的话

时间,对人来说,最短的感官度量词也许是秒,最长的可能是一生,滴答的点连接成波纹状的线!30这个数字饱满得足以让我们留下第一次对流逝的感知。带走了什么?而留下了什么?我想要与时间对话,寻找到的方式,却唯有与自己对话。这过程如同「拆开时间留下的礼物」。

我们,都各自走过了现代舞者的10年时光,用身体去探索刻画不同的风格,一直在努力让自己成为更成熟而充满能量的顶尖舞者。

今天,我们面对彼此,相互感受舞蹈留在身体的一切:伤痛?放弃?舞台上的游刃有余,舞台后的空虚?在30这个特殊的年龄阶段,是舞者黄金而又矛盾的年纪,是大部分中国舞者需要选择去留的转折点。我们都会迷茫,但更愿意努力保持一颗简单的心,带着真实的思考记录下这一刻。

关于舞者

谢欣,新锐编舞家。2004年毕业于广东舞蹈学校现代舞大专班,作为拔尖人选进入广东现代舞团担任演员、培训部导师;2006年,加入上海金星舞蹈团担任首席,并随团到世界各地艺术节巡演;2011年,加入中国新生肢体舞团陶身体剧场;2012年,受邀进入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2013年,
获奖学金留学于美国,法国,德国。

曾作为金星现代舞团首席,
随团赴美国舞蹈节、奥地利维也纳艺术节,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韩国首尔艺术节、澳大利亚阿德莱德舞蹈节、墨尔本艺术节等交流演出,演出作品包括「shanghai
beauty」、「海上探戈」、「made in china」、「china
project」。在陶身体剧场时随团赴波兰、韩国、美国林肯中心艺术节演出作品「4」。

陆雅慧,新锐编舞家,现居美国纽约。200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艺术系,主修现代舞;2004-2010年担任广东现代舞团主要演员;2014年签约美国纽约沈伟舞蹈团。

陆雅慧没有出国之前,已经是国内的顶尖舞者。
曾受国际著名舞蹈家侯莹邀请,成为侯莹舞蹈剧场第一批舞团成员。除了参与侯莹的《介2012》和《涂图》两部重要作品演出、还有受邀现代舞蹈家桑吉加的《Duet》和《火柴人》、台湾现代舞艺术家张晓雄《迷狂》首演、美国艺术家Margaret
Jenkings《other suns》、皮娜.鲍什舞团三十五周年庆典等。

编辑:罗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