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连续11年荣获中国职业拉丁舞冠军

少年“高手”

充满刺激而神奇的黑池追梦英国的黑池小镇的确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地方,去过那里的人不管是比赛的,还是观摩、学习、采风的,每年到了黑池舞蹈节的时候就跟着了魔似的,即使自费,也要重踏赛场——黑池的冬季花园。我们也不例外,自从十几年前去黑池参赛起,每年都去,即使退役了也从未间断。2008年,我们的第一批学生何艟、单菁开赴黑池,正式从少年组踏入21岁组的比赛。第一次参赛他们即进入前24名,2009年第二次参赛进入前12名。2010年,何艟、单菁获得21岁摩登舞组冠军。2011年,崔翔、杨志婷获得21岁摩登舞组亚军。2013年是我们第6年带学生参赛,18岁的杜雨辰、高帆进入21岁摩登舞组的前12名,17岁的赵艺恒、龙淑怡首次踏足黑池参赛,在21岁组和业余新星组的摩登舞比赛中都进入了前24名。这些年作为老师带队参加黑池舞蹈节比赛我们颇有心得。合理安排赛前学生的课程大凡去英国比赛的选手一般都急切地要求上外国老师的课,而外国老师的课基本上需提前一年预定。英国老师集中的地方主要是Starlight-Marcus,那里云集着MarcusKaren、Sammy
Stopford、Shirley Ballas、Alison Fulham(艾莉森·弗汉姆)、HideAdele
Tanaka、TonyAmanda Dokman(托尼/阿曼达·多克曼)等老师,且赛前Augusto
Schiavo(奥古斯托·奇阿沃)、Massimo、Riccardo
Yulia也会前来授课;Cheam主要云集的是世界十项冠军,David
Sycamore、DeniseWeavers(丹尼斯·韦弗斯)、KennyMarion Welsh、Jonathan
Crossley、Lyn Marriner(琳恩·马里纳);The Semley
Studio则是拉丁舞者的主要教室。在我们的职业舞者生涯中,也曾非常盲目,在《舞蹈新闻》报纸上挨个查找老师信息,打电话订课,只要听闻有好的老师,只要有课就上,有时一天要跑好几个教室。不同的老师、不同的风格,往往刚学到的东西还没有掌握,换个老师,又给出不同的方法,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做法,让人不知所措,到了比赛全乱套了。有的老师答非所问,还有的老师甚至在赛前帮你改套路。同时,赛前世界各地的选手云集,拉丁、摩登数位老师同时在一间教室上课,光是等着放音乐就得好几分钟,更不要说老外们还特喜欢见面寒喧,一节课下来能真正讲课的时间所剩无几。总之,如果抱着太多的期待去英国找老师往往不大可行。我们的学生赛前到英国只安排两三个比较了解的老师上课,是不是世界冠军不重要,只要是认真负责的老师,订上五、六节小课找找感觉,更多的是参加当地舞蹈教室的练舞,适应气候和环境。能去英国黑池参赛的学生,都是经过多年的教育和培养挑选出来的,我们师生之间早已互相了解,并建立了良好的信任。我们会安排学生们提前10天左右到英国,让他们充分按照英国老师教导的内容学习和参加热身赛。到黑池后,我们会安排孩子们一起练舞,在练舞的过程中再观察他们来英国后的变化,了解他们上课的内容,并帮助他们分析上课所学与我们授课之间的差异,及时帮助他们消化所学内容,消除疑虑,轻装上阵,以最好的状态参加比赛。关注细节,让选手精神抖擞摩登舞讲究高贵的气质和文雅的礼仪,男士衣着考究的燕尾服,女生穿着的是典雅漂亮的舞裙。英国人是比较传统的,所以黑色的裁剪精致的燕尾服是必不可少的,少数在黑池比赛中出现的其他绒料或颜色的燕尾服效果不佳,我们不推崇。为保证男生看起来精神抖擞,我们会要求在黑池附近的Barbar
Shop统一剪发,推得发鬓两边发青,虽然有点夸张,但是上场后的效果会立马显现出来,显得人精神抖擞。另外,很重要的是男生燕尾服中的内衬,虽然来英国前都在国内带了新的,但比起英国、意大利的品牌衬衣,他们衣服白色的纯度、厚度就是显得干净和挺拔得多,所以,我们的学生都必须在赛场的品牌展会上,买上一件适合自己的新衬衣和领结。而对于女选手来说,最重要的是发型、化妆和舞裙。发型和化妆以意大利米兰的LELLA最能引领潮流。从以前我们比赛做发型到现在最好的选手都由LELLA亲自造型,价格不变,还是90磅。舞裙对选手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相对世界级的女选手来说,一般传统都是在决赛中选择纯白色作为最后的亮相,前几轮比赛穿什么颜色都无关紧要。这次比赛,单菁倒是做了一次非常大胆的抉择,她从免赛两轮后,首先选穿白色舞裙,而这几轮赛场上红色舞裙居多;在决赛中她又一反常规,当场上所有决赛选手都选择了白色舞裙时,单菁则以一袭靓丽中国红裙吸引了所有评审和观众的眼球,并战胜上一届季军,夺得全部4支舞蹈的亚军。在我们看来,在黑池赛场浅色地板的衬托下,选手应选择偏重色调的舞裙来突出自己。赵艺恒的舞伴龙淑怡,以高贵的墨绿色舞裙成为黑池少有的、别具特色的舞裙,捕获了英国摄影师的许多镜头。做好赛中的心理辅导和相关的应急措施在连续6年带学生参赛的过程中,我们始终认为做一个好的教练非常重要。现在黑池比赛人数最多的业余组和业余新星组是要经过两轮的资格赛和七轮的正赛。21岁组也是要经过初赛、复赛、前96、前48、前24、半决赛和决赛七场赛事才能决出名次。根据这样的情况我们会先对选手做出基本的预测,并在赛事的进行中不断调整选手的心理状态。有时一个眼神,一句简短的话语,就会改变他们下一轮的表现,因为在黑池,每一轮、每一支舞的表现都至关重要的。除了职业和业余组这两个组的决赛选手外,其他选手谁都不能保证自已的成绩。例如:今年UK业余新星的冠军、波兰的Wojciech
Jeschke/Malgorzata,原以为稳进决赛的选手,却意外止步在前48上,排位第44名。这样的结果只有在黑池出现,可是经过短短几天调整后,他们又卫冕了21岁组的冠军。也许这就是黑池舞蹈节的魅力所在,充满了机会,也充满了危机。比赛是竞技,除了及时调整选手的心理状态,我们还要做好保护选手的应急措施。因为一天内要跳七轮比赛对所有选手的体能和毅力都是非常严峻的考验,一般来说第五轮是个槛,很多的选手第一次跳到第五轮都会出现抽筋的状况,陆宁、杨超、何艟、崔翔等都曾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日本带来了自己的按摩师,而我们中国则有每年专程来黑池拍摄新舞裙的梁麒威老师,凭他的按摩药油和精湛的手法多次帮助了中国选手。当然,随身携带相关的应急药物也是很有必要的。总之,黑池是个充满刺激而神奇的地方,她不仅是我们追梦的地方,更是每个舞者的梦想和希望。我们幻想将来当容颜老去,身体不再灵活时,仍能拿着雪糕,坐在黑池冬季花园的座位上,为中国的选手们加油。

广州夫妻舞出一片拉丁风情

看到何艟,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很有礼貌的男生。举止得体,待人亲切,与人交谈时语速不快不慢,脸上常挂着淡淡的微笑。在他身上,似乎有着同龄人少见的沉稳。不过,这个刚满21岁的年轻小伙子并非天生就如此淡定。“我小时候很调皮,天天在外面玩,也不喜欢上学,妈妈觉得这样玩下去很不好,就把我送进了兴趣班。”当时何艟只有8岁,上了武术、跆拳道、乐器等各种各样的兴趣班后,独喜欢上了拉丁舞,并坚持了下来。“当时除了玩玩吉他和小提琴之外,就是很喜欢拉丁舞,觉得这个舞蹈音乐节奏很强。”就这样,这个调皮的小男孩从此与舞蹈结下不解之缘。

尹卫东和龙卫敏带领弟子三次获得英国黑池拉丁团队舞世界冠军,上图为选手领奖照片。
连续11年荣获中国职业拉丁舞冠军

何艟的家乡在广西桂林,14岁那年,对舞蹈的热情与日俱增的他,终于被父母送到广州市艺术学校专业学习舞蹈。在这里,颇有舞蹈天赋的他在赵琪和郭辉两位老师的重点关注与栽培下,舞蹈大有长进。“当时老师觉得我的身体条件跳标准舞更合适,所以开始转学标准舞,一直到现在,其实我的拉丁成绩也不错。”

学生连续三届获英国黑池拉丁团队舞世界冠军

在这里,他还找到了配合默契的最佳舞伴单菁。一直对舞蹈情有独钟的单菁,小学毕业后就进入广州市艺术学校学习舞蹈。2005年,在老师的安排下,14岁的单菁和16岁的何艟正式成为舞伴。搭档没多久,两人就获得了第53届英国International锦标赛青少年组拉丁舞和标准舞亚军,顿时成为同学们眼中的“高手”。

昨日获得省委宣传部等部门表彰

事实证明,这对“高手”并非浪得虚名。在此后的国内外比赛中,他们一直表现不凡,
2006年International锦标赛16岁组标准舞第三名,2008年首度征战英国黑池大赛即进入21岁标准舞前24名,2009年再升一级进入黑池大赛该组别前12名凭着高超的舞蹈技术,他们一路过关斩将,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新华网广州7月7日电(龙音希)
广州拉丁舞迷们可能并不知道,广州隐藏着一对中国职业拉丁舞的顶尖选手,这对1992年至2002年连续11次荣获中国职业拉丁舞冠军的夫妻搭档囊括了中国拉丁舞的顶级奖项,更是第一对进入英国世界职业新星拉丁舞决赛前六名的华裔选手。而他们的学生也于2005年至2007年,连续3次获得了英国黑池拉丁团队舞世界冠军。7月5日,记者赶至番禺,采访了这对拉丁舞界的传奇夫妇。

年轻“英雄”

拉丁舞近年来在中国异常盛行,而一场明星角逐的《武林大会》,更是将拉丁舞的风潮推到了沸腾的顶点。但众多的广州拉丁舞迷们可能并不知道,广州隐藏着一对中国职业拉丁舞的顶尖选手,而且还是一对夫妻。这对1992~2002年连续11次荣获中国职业拉丁舞冠军的夫妻搭档——尹卫东、龙卫敏囊括了中国拉丁舞的顶级奖项,包括中国舞蹈最高荣誉荷花奖拉丁舞表演金奖、中国唯一的职业拉丁舞“八星级”冠军荣誉称号、2002年第一对华裔选手进入英国世界职业新星拉丁舞的决赛团前六名,这些荣誉和奖项,迄今无人能打破。2004年退役之后,这对夫妻毅然决定办学,将他们对拉丁舞的热爱和经验,与更多的人分享,就在当年,他们创办了广东文艺职业学院国际标准舞专业,学生只有寥寥的30人。2005年,由他们担任教练的广东文艺职业学院国际标准舞专业的8对选手获得了英国黑池拉丁团队舞世界冠军,此后他们一鼓作气,又连续于2006年和2007年,夺得了英国黑池拉丁团队舞的世界冠军。

从2009年开始,何艟和单菁在英国UK公开赛、International锦标赛等世界三大赛中的表现越发突出,成为国内外裁判以及圈内舞迷们关注的亮点。

尹卫东和龙卫敏7月5日,记者由广州市区赶至番禺,去采访这对拉丁舞界的传奇夫妇。抵达位于番禺的广东文艺职业学院内他们的训练场内,身穿舞蹈训练服的学生和老师依然还在训练,已到晚餐时间的桌上摆着盒饭。尹卫东抽空接受了记者的访问,而他的太太龙卫敏,则一直忙着安排即将参加在深圳举行的职业标准舞比赛的选手训练,只能打个照面。

为了备战黑池大赛,他们从赛前几个月就开始高强度的不间断训练,除了学校固有的课程外,还坚持每天下午安排一至两个小时的时间去健身,晚上回到学校继续练舞。5月初,为了适应英国的气候并进入比赛状态,两人提前去了英国,并继续在当地坚持每天上课练舞。

瞒着单位偷偷参加比赛

在黑池赛场上,他们的舞姿飘逸轻灵,如入无人之境,丝毫没有在异国比赛的陌生和胆怯。“去年我们在21岁组的成绩是前12名,所以今年我们的目标是进决赛。努力把自己的心态摆正,尽量把自己学到的东西发挥出来,做到自己的极限就是最好。”单菁感叹,“幸好比赛进行得很顺利。”

尹卫东和龙卫敏是中国最早的一批职业拉丁舞者,但所有的职业都是从业余开始的,他们也不例外。1985年,拉丁舞已经悄悄进入内地,但在当时只能以民间和业余的方式悄悄进行。当时在白云机场当售票员的尹卫东一个月拿着20多块钱的工资,端着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在业余时间,偷偷摸摸地学起了拉丁舞,遇到了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黄缵冲。在那个跳舞就是不务正业,领导跳舞会被说闲话的年代,尹卫东自己也没怎么把跳舞当回事,只在心里当作玩,甚至羞于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经验。但有时候,命运会在你不知不觉间,将你带到你应该去的地方。1987年5月,中国舞协举办“中国杯”国际标准舞比赛,他在单位请了几天假,作为广东代表队的拉拉队员,被黄缵冲老师拉到北京。那时允许临时报名,黄缵冲对尹卫东说,既然来了,你也参加比赛吧。刚刚18岁的尹卫东就这样参加了比赛,临时给他找的舞伴是当时广东队的领队,当时白云区文化站的黄站长,“我18岁,她40岁,就这样参加了乙组的公开比赛,跳了两次。”尹卫东说,那是自己第一次跳进全国比赛,平常本来就异常害羞内向的他仿佛连拍子都没听准就这样站到了台前,得了第八名。

或许是长期比赛练就了过硬的心理素质,或许是有效的心理暗示疏缓了赛场的压力,又或许量的积累已达到了质的改变这一次,他们如愿以偿进入了决赛!“知道进决赛的那一刹那,没想别的,只是觉得之前的付出没白费。”何艟回忆道。

因为比赛,他没能在假期内回到广州,于是他写信给母亲,希望她能帮着跟单位撒个谎,说是在北京买不到火车票回不去了,结果严谨认真的母亲给他回了一封信,告诉他,自己一辈子没撒过谎,怎么可以为在外游玩的儿子撒谎呢?出门前没跟母亲说明,只说去玩的尹卫东顿时脸上发烧,不顾一切跑到火车站,准备站也要站回广州,但根本无法上车。这时候,黄缵冲给了他关键的意见,黄缵冲说,如果你把此事当玩,自然觉得愧疚。但如你改变一下想法,想想你是代表广东队参加一个全国比赛,在全国十几亿的人口中,你拿了第八名,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不当玩,当一个行业,一个事业来做,你是不是就觉得不一样了?18岁的尹卫东回到家后,与老师一起,跟父母说明了原委,而母亲则给了他最大的支持——用自己多年的积蓄,给儿子买了一套音响,以便儿子可以更好地练习舞蹈。

不过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由于完成了预期目标,决赛轮他们的比赛更为轻松投入,全身心地演绎着自己对舞蹈的理解,博得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喝彩声。跳完最后一轮时间已接近午夜,巨大的体力消耗让所有的选手甚感疲惫。在等待最后名次公布时,许多外国选手都感叹“终于跳完了”!老师和同学们都到后台来祝贺他们。此时单菁完全放松了,可何艟却依旧一言不发。“看得出他很紧张接下来的颁奖。颁到我们组别时,因为是从第一名开始念名次,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围着我们俩、一直抓着我们的手,我能感觉到,他们也很紧张。当念到冠军是我们时,大家几乎都不能呼吸了,好像怕听不清一样,越抓越紧,主持人刚念到‘from
China’,何艟已经跑上去了,我也赶紧跟了上去。”回想起赢得冠军的那一刻,单菁依然十分激动。

成为首批出国留学的拉丁舞舞者

何艟/单菁夺得黑池冠军的消息很快传开,赛场的每个熟悉他们的人都到后台来恭喜他们,这时这对年轻的舞者已不仅仅是众人眼中的“高手”,而是国人眼中当之无愧的年轻“英雄”!

自北京回来后,黄缵冲老师开始教尹卫东跳摩登舞跟拉丁舞的十项全能,那时候他还没有找到后来的舞伴,为了训练他,黄缵冲给他找来各种各样的舞伴,胖的瘦的,会跳的不会跳的。直到1988年,他终于碰到了此后再没换过的舞伴——时为广空幼儿园优秀教师的龙卫敏。1991年,这对舞伴在广东“太阳神杯”标准舞和拉丁舞全国公开邀请赛中,跳十项全能,获得了冠军。1992年,他们又在全国最高组别的职业拉丁舞比赛上,第一次获得了冠军以及摩登舞的亚军。之后在这一比赛上,一直到2002年,他们都一直保持着拉丁舞冠军的纪录,无人能破。

胜利的喜悦充盈在每位关注赛事的中国人心中,特别是与他们朝夕相对的老师和同学,更明白这冠军的分量之重。恰好比赛结束后不久就是何艟的生日,赛后仍留在英国上课的何艟准备生日当天晚上请大家吃饭,却没想到老师同学们给他安排了一个意外惊喜——写着中文祝福的生日蛋糕。“6月8号正好是何艟的生日,我们当天还有课,没想到老师和同学早在Starlight楼下的一家蛋糕店订了蛋糕,还教那位外国蛋糕师傅写汉字,很意外也很开心。”性格活泼的单菁回忆起当时的一幕仍然有些兴奋。事实上,夺得黑池21岁以下组标准舞冠军这一至高无上的荣誉,已经是何艟送给自己的最好的生日礼物,而让他心生感动的,是老师和同学们的那份心意。

在各种奖项上,最令尹卫东记忆深刻的是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在香港举行的国际华裔职业拉丁舞比赛上,他和龙卫敏又一次战胜了来自亚洲各地的选手,拿到了冠军。那是中国内地的选手第一次在香港亮相,这一奖项给他们带来了由政府公派留学的机会,于是他放弃了自己的“铁饭碗”下海,在1998年,和龙卫敏以及另一队舞伴,到了英国伦敦,参加由英国皇家舞蹈学会组织的大师班进修。为了能够学到更多的知识,他们吃方便面,买即将过期的减价食品,硬是将三个月的学费硬撑了六个月来用。但过于紧张的生活造成了他们非常大的精神压力,他开始和龙卫敏发生争执、吵架,在英国举行的比赛上,他们第一轮就被涮了下来。“那是我们人生中最灰暗的时期,资讯和知识学了很多,却不能应用,而且我和舞伴之间开始互相指责、挑剔,无法合作。”尹卫东说。

一起磨砺

1998年回国后,事业受阻的尹卫东又面对着父亲的偏瘫和母亲的去世,那段时间他体重下降了10多公斤,几乎陷进了彻底的绝望状态。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参加了一个“你怎样成为领导者”的课程,开始恢复了对生活的向往和美好,“就像充了电一样!”于是他将课程推荐给舞伴,他们开始学会了包容、欣赏以及鼓励,1999年9月13日,这对长期合作的舞伴领了结婚证,成为事业和生活中的共同伴侣。之后他们再度自费回到英国学习,重新开始攀登事业的另一个巅峰——2000年,他们获得了中国舞蹈最高荣誉“荷花奖”拉丁舞表演金奖,2002年,又获得了国家颁发的唯一职业拉丁舞“八星级”冠军荣誉称号。2002年,他们作为华裔选手,进入英国世界职业新星拉丁舞的决赛团前六名,在他们跌倒过的地方,他们终于再度站了起来。

在外人看来,何艟/单菁的成长过于顺利,成为舞伴至今的五年时间里,没有遭遇太多的起伏和挫折,胜利似乎来得过于容易。然而,熟悉他们的人都清楚,这个冠军奖杯里饱含着他们对自己的高度要求和不倦努力。

啃面包啃出3个世界冠军

“我第一次参加黑池时心里很紧张,感觉赛场上的每个人都比自己好,压力很大。可压力越大就越想去拼,就像跟人打架一样去争成绩,结果可想而知,很糟。”何艟说。在经历了起初的不得要领之后,他慢慢明白了,比赛场上更重要的是如何把自己学到的东西展现出来,“这也是一种给自己减压的方式”。

2004年,尹卫东和龙卫敏退役。此时,拉丁舞已经在全国盛行,以他们的在圈内的名气,他们仅做私人教练,就会带来极大的收益。就如同著名舞蹈家、前广东省舞蹈家协会主席陈翘所说的,“拉丁舞现在是一个非常赚钱的行业,很多人赚了钱去买房买车,但他们却将自己的所有积蓄都用来办了学校。而且他们还在经费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自己贴钱,连续三届参加英国黑池拉丁舞团体比赛,夺得了三连冠!”说起办校,尹卫东说,这是自己和龙卫敏在商量之后的共同决定,“人生的追求有很多,但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买房也好买车也好,无非都是为了快乐。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快乐就是跳舞,如果说为了别的放弃我们的这一快乐,那就是得不偿失了。既然我们不跳了,那么通过学校,通过我们的孩子,把舞蹈延续下去,对我们来说,仍是快乐的。”

虽然拥有跳标准舞的身体线条优势,但何艟深知,先天条件并不是关键,个人的勤奋努力才是最重要的。而两个人的合作,也并非一帆风顺。何艟说:“以前我们会吵架,不光是关于舞蹈,因为平时学习和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也会吵,但后来发觉吵架对于两人的进步并没有帮助,反而会带来负面影响,于是就尽量控制不吵了。”

办校的艰难对他们来说远比任何一次比赛困难要大,他们的学校挂在广东省职业文艺学院下,分为中专和大专两种学历,由于是民间办学,没有国家拨款,全由他们自己筹资;大专班文化课可以在职业学院选修,但中专班的文化课师资,都是他们自己去请来的;孩子们从12岁到18岁不等,管理很难……但三年来,他们的学生从最初的30多名已经扩大到了130多名,而且连续三年,他们获得了世界最高级别的英国黑池职业院校的拉丁舞冠军。回望参加英国黑池比赛的艰难,尹卫东也觉得难以置信。2005年第一次去比赛,8对孩子中有一些家境困难的,根本无法提供资产担保,所以被英国领事馆拒签。到了国外,虽然有一些赞助,但他们的经费依然十分紧张,所以他们吃得极为简单,只用面包、牛奶充饥,一天唯一的一顿正餐,是由来自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的一些尹卫东和龙卫敏的富裕Fans们请吃的晚餐。但就在这样的艰难条件下,2005年和2006年,尹卫东和龙卫敏亲自担任教练,分别以《生与死》和《周末狂欢》两件作品,获得了两届冠军。到第三届,以前曾连续获得20年英国黑池拉丁舞团队冠军的美国杨伯翰大学队参赛,就在大家都认为中国人不可能再创造奇迹的时候,尹卫东和龙卫敏率领他们的孩子们,再度以充满创意的《太空拉丁》赢得了冠军。

谈到控制负面情绪的方法,单菁说:“我们会在练习之前先确定今天需要解决什么问题,然后互相检验对方有没有做到,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就去问老师。每天练舞之前也会把老师讲的东西全部回忆一遍。”她表示,现在他们平时练习的时候已经很少吵架,知道自己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目标,不同的对手,练舞都会带着问题去练,不会盲目地跟着音乐走套路。

尹卫东说,目前在个人拉丁舞上,中国距离世界的水平已经不远,就在他们学校,都有好几个拿过全国冠军的孩子。但是在团体舞上,大多的团队,包括美国和欧洲的团队在内,都还存在着停留在队形变换的阶段,少有创意和主题,他们之所以能够夺冠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给了团体舞以鲜明的主题、充满灵感的创意以及富有感染力的艺术性。

对于如何提升舞蹈水平的问题,他们也有着独到的理解和学习方式。“跳舞需要两个人一起磨砺,目标要一致。首先要清楚自身的问题在哪里,从老师和同学口中找答案,从优秀的选手身上对比出自己的不足,不断地自我反省。每次练舞时针对一个问题来改善,比如我的左手与身体的接触有问题的话,练舞时就会刻意地注意这个问题,一旦出现错误就会马上停下来纠正。舞伴之间要时刻互相提醒,否则很容易自我感觉良好,而其实却是错误的。”

办学成绩终获权威机构表彰

开放视野

昨天,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文联、广东省舞蹈家协会和广东省职业学院,对尹卫东和龙卫敏进行了表彰,而中国舞蹈家协会也在同日给他们夫妻授予“中国国际标准舞艺术家”称号,在他们放满奖杯的办公室内,又将增添新的荣誉,学院和舞协的微薄奖金,也可以补贴一些他们参赛的费用。

只要有利于提升舞艺的方式和方法,何艟/单箐都会去尝试。“我觉得跳舞不光是跳舞就够了。在比赛场上最重要的就是体力,平时老师对我们的训练也会特别注重这一点。赛前集训时经常一下午跳七八轮,而且是五支舞连续跳,这样比赛时体力才能有所保证。平时我自己也非常注意肌肉训练,今年年初为了备战黑池,我坚持去健身房健身,让肌肉线条更加完美。”而为了增加身体的柔韧性,单菁在平时的训练中增加了瑜伽项目,“这样对跳舞很有帮助”。课余时间,他们也会经常欣赏和研究世界优秀选手的动作,“平时有空就会看很多舞蹈比赛的录像、视频,学习别人的优点。”

在采访的过程中,尹卫东一直把他们的学生称为“孩子们”,而这对一直在事业上拼搏的夫妻还没来得及要一个孩子,我问他是不是会将要孩子列入日程,他说会,因为成功有很多种,圆满的家庭也是成功的一种。如今,在经历了种种艰辛之后,他和龙卫敏已经可以互相沟通、谅解,发生争执的时候,尹卫东说,作出让步的一定是他。而从前,只要是技术上的问题,他是绝不退让的。继续办学,继续参赛,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经费在内,“只要做事,就一定会有困难,但困难总会解决的。”尹卫东乐观地说。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自己的舞蹈状况,他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跟马克斯·希尔顿、马西姆·乔欧杰尼、奥古丝托·奇阿沃、肯尼·威尔士等多位英国、意大利名师上课,并把握机会悉心听取他们的意见和指导;在国外参加比赛时,他们也不放过任何向前辈选手们讨教的机会。“我们对老师讲的东西很认同,不管是国外老师还是国内老师,他们关于舞蹈的基础讲得其实都差不多。不过国外的老师有些东西讲得比较深奥,我们就会把那些记下来,回来后就请国内老师帮我们分析分析,那些不理解的地方讲的是什么意思。我们也会把在国外学的跟国内老师反馈,看看我们有没有什么理解错的。”

(文章作者:admin)

何艟透露,从去年开始,他们有了记笔记的习惯。“有一段时间我们跟国外老师上的课程比较多,当时就想如果回去之后忘了或者不能全部消化的话就白学了,于是开始把老师讲的东西记在一个笔记本上。我们各自记各自的内容,课后也会在一起互相研究对方的东西。”单菁也认为,这样的方式对他们的舞蹈很有帮助,“有些时候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都记在脑子里,但是记在本子上就不会丢。有些时候翻翻笔记,会发现好多东西自己居然忘记了,会马上补回来,又或者有些忘记的技术一下就找回来了。”

作为一对年轻的舞者,何艟/单菁钻研舞蹈的精神十分可嘉。在不断从大师前辈身上汲取精华的同时,他们也没忘记全面地发展自己的舞蹈特长。进入广州大学后,何艟又多了个身份——助教。老师上课的时候,他就在一旁帮助讲解、做示范,“这也是为以后上大课做准备。”他解释说。而课余时间,他还会打打篮球,学点现代舞。

何艟/单箐虽然年轻,却拥有开放的视野和不懈的追求。因为他们深知,“今天的冠军不代表你永远都是冠军。”

(文章作者: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