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我国民族舞蹈服饰的含义



图片 1

图片 2

舞蹈服对整支舞蹈的重要性
舞蹈服饰与舞蹈表演同属视觉艺术,舞蹈服饰是舞蹈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舞蹈表演中占有极其重要地位,舞蹈中的千姿百态、万紫千红必须靠舞蹈服饰的烘托,才能达到别具一格的艺术视觉效果。在中国舞蹈发展的历程中,一个个令人难忘的舞蹈服饰形象,既与舞蹈艺术交相辉映,又成为中华服饰宝库中的珍贵财富。服饰和舞蹈虽属不同的艺术门类,但是两者有着相通的艺术语言。舞蹈与服饰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舞蹈表演中的肢体语言要靠舞蹈服饰得以升华,而舞蹈服饰只有在舞蹈表演中才能充溢生命,二者有机的结合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舞蹈艺术形象。
一、舞蹈服饰含义及舞蹈表演的基本要素 舞蹈服饰的含义
舞蹈服饰是服饰中的一个特殊分支。一般是指舞蹈演员在特定的场合进行舞蹈表演时所穿的经过艺术设计、加工和装饰的服装、鞋帽及配饰等。舞蹈服饰往往还包括多种多样的手持道具,如手绢、扇子、伞、枪、绸子等辅助性组合物件。它既包括对舞蹈表演者的首、足、躯体所进行的全面包装,诸如首服:巾、冠、帽等;足服:鞋、靴、履等;躯体服的“上下分装式”与“上下连属整合式”的各式服装等,也包含对舞蹈表演者从头部、面部到整个躯体所进行的修饰和装扮,诸如发型、化妆、饰品佩戴、色彩及图案纹样的装饰等。舞蹈服饰作为舞蹈构成的延展材料,既充分展示了舞蹈演员的形体美,同时还强化了舞蹈作品所要表达的情绪、内涵、时代特征和象征性等。舞蹈服饰如同无声的语言传递着明确的信息,是舞蹈表演艺术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舞蹈表演的基本要素
舞蹈表演是舞蹈演员在舞蹈艺术的时间和空间中,以自身的不断流动的人体动作姿态和表情,按照舞蹈编导的艺术构思和具体编排进行二度创造,塑造艺术形象,完成舞蹈作品创作的全过程。舞蹈表演的基本要素包括内在要素和外在要素,内在要素指的是舞蹈演员本身的专业素质,对作品形象的准确塑造的和对作品主题的理解和体现,熟练地掌握舞段、技巧,理解舞蹈语言的内涵,在舞台上自如地表演。除此之外,其外在要素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外在要素主要是完美的舞台体现,指的是音乐、舞台布景、灯光、服装、化妆、绘景、道具等。舞蹈服饰依附于舞蹈表演者的人体形态,具备了最直观的造型意义。同时,作为舞蹈审美基本物质载体的延展,舞蹈服饰不仅塑造了更加完美的造型,更重要的是体现这种形象的律动过程,从而形成了鲜活的形象,构筑满足人们审美的内外意境。准确、强烈地传达作品所要求的情绪以及时代气息舞蹈服饰的可以强化演员肢体的造型美和充分展现演员动作自由性,并能迅速的打动人和感染人,使人物形象更精练更典型。舞蹈服饰结合舞者人体动作姿态,来渲染舞蹈氛围、反映舞蹈主题、塑造人物形象,以至发掘人体的一切造型美和情态美。依靠服饰来交代故事情节、来变换舞台时空。它如同无声的语言传递着明确的信息,是舞蹈文化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从中折射出了其多重的文化内涵。
二、舞蹈表演与舞蹈服饰的相互关系
舞蹈服饰作为舞蹈构成的延展材料,它既充分展示了舞蹈演员的肢体美,还强化了舞蹈作品所要表达的情绪、时代特征和象征性等。同时,舞蹈服饰作为舞蹈的基本特征和特有的表现手段、方法渗透在具体的舞蹈作品中,发挥其特有的艺术功能。舞蹈服饰直接影响着舞蹈表演,可以说恰当的舞蹈服饰直接体现了舞蹈表演的风格,而优美的舞姿又增加了舞蹈服饰设计的魅力。舞蹈的物质载体是人的身体,是通过人的身体动作来表现舞蹈服饰的魅力,让舞蹈服饰的静态美转化为动态美的最有效的途径,舞蹈服饰只有在舞蹈演员身上才能展现其艺术魅力,才能上升为流动的艺术,如果说音乐是舞蹈的灵魂,那么舞蹈服饰就是舞蹈的皮肤。通过这层皮肤,我们能更清楚地识别舞蹈的种类,并且能更深刻地了解作品的内涵。舞蹈服饰它丰富了舞蹈作品的形象,烘托了舞蹈的意境、情感、气氛。另外,在舞蹈作品中弥补肢体语言的不足,给观众传达出更多的信息。依靠舞蹈服饰来交代故事情节、来变换舞台时空。充分调动舞蹈服饰的各种元素,诸如发型、配件、饰品、款式、色彩、图案、质地等等,来辅助舞蹈动作的表达,舞蹈动态的意象,来参与舞蹈形象的创造等等,这些在舞蹈作品中,比比皆是。舞蹈表演与舞蹈服饰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舞蹈表演时的肢体语言要靠舞蹈服饰得以升华,而舞蹈服饰只有在舞蹈表演中才能充溢生命,二者有机的结合就能构成一个完整的舞蹈艺术形象。舞蹈表演与舞蹈服饰的形成和发展是息息相关的,舞蹈表演通过舞蹈服饰展现完整、和谐的美感,它给舞蹈以或淡雅或浓烈或飘逸或沁心的韵味,给欣赏者以无尽的情感和想象;舞蹈服饰依靠舞蹈表演时的千姿百态而折射出无穷灵动的生命。二者与音乐、舞美结合才能达到形神合一的综合性的艺术。
三、舞蹈服饰在舞蹈表演中的运用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而舞蹈服饰可谓是舞蹈表演中最重要的“器”之一。舞蹈和服饰同属视觉艺术,在表现形式上区分为动态表现和静态表现,而舞蹈服饰在动态的舞蹈表演中具有强烈的标识作用。它不仅可以让观众一眼识别舞蹈所反映的民族、朝代、人物身份、性格等,起到强烈的心理暗示作用,而且还可影响到一个舞蹈剧目的艺术风格。所以,舞蹈服饰直接影响和制约着舞蹈表演,合理、科学运用舞蹈服饰对提高舞蹈表演水平至关重要,同时对创作优秀的舞蹈作品有着重大意义。
服饰色彩——象征手法的运用
色彩象征手法运用是舞蹈服装设计中最主要的手段之一。色彩本身具有醒目、敏感活跃等特质。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人类又将自然界的色彩与人类本身的情感体验紧密相联系,并赋予色彩以特殊的象征意义。如春天与绿色,进而引申为和平;雪与白色引申为纯洁;鲜血与红色,引申为革命、恐惧等等,而这些色彩象征也被广泛应用在表演服饰上。舞蹈服饰中色彩象征手法运用尤为普遍,例如《春的律动》舞蹈服饰采用绿色来表现生机盎然的春天;《丰收歌》舞蹈服饰采用金黄色和火辣的红色来表现农民丰收的喜悦。色彩的不同差异会产生不同的艺术效果。舞蹈服饰运用色彩象征手法,通过不同色调展示舞蹈作品中的人物内心情感和反映人物性格。芭蕾舞剧《天鹅湖》的舞蹈服饰通过用白色来表现纯洁善良的奥杰塔和众天鹅,用黑色来表现阴险恶毒的恶魔和他的女儿;舞蹈诗剧《生命的欢歌》在多处采用了象征生命的鲜绿为舞服之色,体现了勃勃生机的生命情调;爱尔兰女子踢踏独舞《火之舞》则使用了燃烧般的抢眼亮红作为舞裙颜色,显然是借助了象征具有火热品格的红色同舞蹈渲泄的火一样的人类精神,去达到一种心物同构的艺术效果。同时,色彩作为视觉传达信息中的一个重要因素,不仅能有效地表达情感,还能给观者带来不同的情绪反应。这是因为不同的色彩会给人的大脑以不同的刺激,使之产生不同的心理感受。女生独舞《扇舞丹青》如果从色彩的角度去观赏,它简直就是一幅淡雅空灵的水墨画。舞者一身纯净洁白的素装和腰际似不经意地一根细细的粉红色飘带,如同一个白色的精灵游弋在片片绿色荷叶和粉色荷花中。舞蹈服饰色彩的象征意义也由于时代、地域以及民族、阶层的不同,从而表现出不同的象征情感体验。芭蕾舞剧《祝福》第二幕,表现祥林嫂抗婚的悲情舞蹈。从揭去红盖头,礴出白花的头饰、塞满白布的嘴、反捆着手的祥林嫂,从松绑的样林嫂脱去红色婚服,露出白色丧服的戏剧性服饰情节里,祥林嫂丧夫不久、又被逼嫁的潜在信息,尽显无遗。总之,正确的运用色彩,使作品主题、人物情意更具象征意义,给人最直接的视觉冲击。
服饰造型——抽象与夸张手法的运用
舞蹈服饰是一种静态的无声语言,只有通过舞蹈演员的肢体动作才能显示其独特的动态美,其动态构成必须根据舞蹈作品和舞蹈表演的需要进行特殊设计。与人体的本身达成一种动态的、发展的和谐美,只有二者是相辅相成、完全统一的,才能有效地保证了舞蹈作品的真正内涵。如古典舞中长长的水袖、苗族舞中飞扬的裙摆、秧歌舞中夸张的灯笼裤等,这些都最能表现动态美的效果。还比如,刻意夸张服装的某些部位,以使裙摆硕大、衣袖衣襟超长等。著名舞蹈家戴爱莲创作的《荷花舞》,姑娘们身着绿色长裙,长裙下端的群摆处夸张的做成了荷花状,就像荷叶圆盘盛开着美丽的粉色荷花,过脚的长裙刚好遮住舞者细碎移动的舞步,优美的圆场步与摇曳的手臂动作相配合,将典型的荷花形象元素进行了局部放大、强化。形成了一幅满湖飘香,碧水红莲的舒缓流畅的画面,带给观众的是引人入胜、身临其境的视觉震撼美。舞蹈《担鲜藕》也延续了此类服饰讨巧的做法,与前者可谓异曲同工。夸张一般指在某物体或某事物的众多构成元素中,抽取一点或几点最具代表性或最具特征性的元素进行放大、强化。但夸张不是简单的夸大。夸张是将具体形象有意识地进行分析并抽象变形的创造性思维过程。如《胭脂扣》整体设计简洁,细节设计上别有意味;夸张的偏大襟装饰性设计打破了单调的红色,以肉色弹力绸连接至胯部的开衩处,其间丝绳盘扣又起到了极好的修饰点缀;双开衩的设计便于舞者的大幅度腿部动作,同时也使其双腿在视觉效果上更加修长完美,充分展现了人体美。其设计中最为传神之处在于右胸前的盘扣上垂下的黑底红花丝质长绸,在右腰间的第二颗盘扣处又稍加固定,在腋下形成了松散的弧形,然后垂至裙脚处,使原来的造型关系进行了重新组合。飘逸的长绸随着舞者的旋转舞动如柳丝摇摆,更显风情万种。另外,服饰造型的运用还受一定的舞蹈动作所约束,尤其有很多舞蹈技巧动作,如多圈单腿旋转、空中大跳、涮腰、探海翻身、旋子等,舞蹈服饰经常会采用夸张或弱化的设计手法,将结构进行合理的处理,如采用衣裳连属、上衣下裳、无袖、大摆等手法来满足肢体动作幅度。所以,舞蹈服饰的结构在对应的舞蹈中必须进行特殊处理。舞蹈动作幅度和舞蹈服饰结构上是相互制约、相辅相成的。
装饰性图案——变形与解释手法的运用
装饰性图案是舞蹈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舞蹈表演中有着传情达意和画龙点睛的妙用,同时对舞蹈作品人物还有一定的提示和深化效果。舞蹈服饰图案会采用变形的设计手法,取其外型轮廓、花纹之精华,让人物自然化、拟人化与自然化的完美结合所迸发出来的意境,可以勾画出看不见的画面。傣族舞蹈《雀之灵》裙摆上饰满金色的孔雀翎纹,其前胸简约的V形银饰与其呈倒V形裙摆上的银色孔雀羽尾图形亮片相呼应,既张扬了舞者那挺拔舒展的身姿,又强化了舞者那婀娜秀美的舞态,而且还使舞蹈形象具有一种清丽与华美的格调。采用孔雀的翅膀、尾和翎纹图案来还原孔雀的造型,大大地增强了舞蹈的表现力度,创造出独特艺术魅力,给人以无尽的遐想空间。比如独舞《女钟馗》表现的是一位娇美少女的某种钟馗心志。为此,舞蹈令舞者在旋转中套上具有钟馗符号标记的黑缎袍,并与京剧钟馗形象的某些舞态相呼应,图案的巧妙运用来诠释作品的内涵与意境。这种极富解释性的手法,使作品少女角色的这个心志一目了然。由辽宁芭蕾舞团表演的芭蕾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蝴蝶服,它的短款披风式蝶翼上又绘有简约的蝴蝶蝶翼图案。另一个版本的芭蕾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它的群舞蝴蝶的造型是将蝴蝶蝶翼的廓形和图案制成色彩鲜艳的紧身胸衣和白纱芭蕾舞裙裙摆上的装饰构成的。蒙古族蝴蝶舞的蝴蝶造型是以有着逼真蝴蝶廓形和逼真蝶翼图案的披风式蝶衣构成的。在《秘境之旅》中的《火焰柔情》双人舞它的火焰造型也颇有创意。它不只是将火焰的色彩作为舞服的主要色彩将火苗的图案纹样装饰在舞服之上,而且还在舞者的发型和舞者的裸露肌肤上大做文章,这就是将男女舞者的头发染成火色般的红色或橘黄色的同时,还将之做成火苗状的发型此外又在男女舞者的脸上、臂膀上纹以燃烧状的火苗图案使得该舞火焰造型既时尚又别致的同时,还形成与作品内容高度呼应的强势火焰表情性。这便是充分运用了变形的手法进行作品主题的表达。许多少数民族盛装的衣料上都密密麻麻地绣满了各式各样的吉祥图案,但在舞台服饰的纹样设计中则往往只选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几种。比如彝族舞蹈《火种》,因彝族有着崇火敬火的习俗,女子服饰的衣袖、肩峰和下摆等处镶嵌火焰图案,坎肩领口上也有光芒四射的太阳图,而该舞服在设计时纹样上仅以火纹和蕨纹构成,改以红色作为其服饰主体的色彩感觉,让演员披散着长发上下甩动,远看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随人体而动的舞蹈动感显示了该舞的特有动律,简单明了。独舞《大唐贵妃》中,演员胸前绣有一朵庄重艳丽的牡丹,将牡丹形状加以变形,其目的就是解释人物身份,更加突显出了雍容华贵的人物特点,尽显出皇家的恢弘气派。准确的图案运用,使观众能清楚的了解作品内涵,对刻画人物形象特征,交代作品意境有着重要的作用。因此,适应作品艺术形象的典型塑造,帮助演员换形塑形。
舞蹈服饰作为舞蹈艺术的专用服饰帮助舞蹈演员扮演角色、塑造艺术形象,为其提供一个真实的角色外形,营造一个角色赖以生存的艺术时空。同时,舞蹈服饰本身还蕴藏着与作品形象相应的诸多精神信息,诸如角色的时代特征、民族特点、职业身份、年龄性别、气质个性、审美爱好、社会关系等,加深了观众对舞蹈作品的理解。舞蹈服饰如舞蹈表演艺术的外衣,从色彩、图案至款型无不要求与舞之内容相符,与舞之意境相融。服饰作为舞蹈构成的延展材料,不仅为舞蹈的基本特征和特有的表现手段和方法,同时也渗透在具体作品中,从而发挥其特有的艺术功能。

只要舞蹈艺术存在,舞蹈服饰的重要意义就不会泯灭,因此,在舞蹈表演中,服饰的选择与搭配也是舞蹈艺术家们要考虑的重点。任何舞蹈都会配以相应的服饰,这也就有了舞蹈服饰的一些基本问题。从广义上来说,服饰就是服装和装饰的总称。而狭义上的服饰,就是指服装上的装饰物,诸如服装上的饰品、色彩、图案纹样等。
服装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物体,他是指穿戴在人体上的衣物,这其中包括了为人遮身蔽体的衣服及人的帽子和鞋子。装饰却是指修饰人外形所包含的一切打扮物,其包含意义广泛,既有各种饰品、色彩、图案纹样等对人进行的装扮和点缀,还包含了对人的头发等进行的发型、化妆等修饰打扮物。所以,广义上的服饰内涵,就是与人的整体形象相关联的一切物件,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服饰与装饰之分。
推而广之,以上所涉及的舞蹈服饰,就是为整个舞蹈艺术形象所服务的,也是该形象的具体表现形式。它既包含了起到遮蔽作用的服装,又包括了对舞蹈演员进行修饰的头饰、腰饰、足饰等各种饰品,还包括对舞蹈演员的头发、面容等所进行的发型、化妆等修饰打扮的部分。这也是为什么舞蹈服饰的内涵,就是舞蹈服装与舞蹈装饰两部分综合的原因。

随着民族舞蹈的不断发展与创新,舞蹈服饰也在打破和革新民族盛装中。在这个过程中,为适应艺术创新民族舞全力打造民族舞蹈艺术形象的要求,民族舞蹈服饰设计总是在民族盛装的基础上,对其款式、色彩、面料、饰品、材质、图案纹样等服饰语言,做全方位的艺术筛选、解析、重构、演化和兑换等,从而富有创意地设计出既有利于舞蹈肢体活动和动作表情的、又蕴涵着舞蹈作品形象精神话语的、同时还具有新鲜视觉艺术效果的民族舞蹈服饰。
一、舞蹈服饰的概念
在探究舞蹈服饰的过程中,会涉及到服饰的一些基本问题,而服饰也存在着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的服饰,即指服装上的装饰,诸如服装上的饰品、色彩、图案纹样等。广义的服饰是服装和装饰的总称[1]。
服装,我们众所周知是指穿戴于整个人体的衣物,其中既包括遮身蔽体的衣服,也包含人的帽子和鞋子。装饰,则是指对人的整体外形进行全面的修饰打扮,其中既包括各种饰品、色彩、图案纹样等对人进行的装扮和点缀,也包含对人的头发、脸面等所进行的发型、化妆等修饰打扮。
所以,广义的服饰概念内涵,事实上是与人的整体形象相关联,它既包括对人进行全面包装的服饰,又包括对人的整体外形进行全面修饰的装饰。
这里所谈及的舞蹈服饰概念内涵,不言而喻是与塑造整体舞蹈艺术形象相关联的。用书面语言来讲,它既包含使用首服、足服和各种躯体服,又包括对舞蹈演员的整体外形进行全面修饰的装饰概念,如使用头饰、腰饰、足饰等各种饰品、图案花样、色彩搭配和各色珠片等对舞蹈演员进行装饰点缀的部分;还包括对舞蹈演员的头发、面容等所进行的发型、化妆等修饰打扮的部分。
概括的来讲,舞蹈服饰的内涵,实际上包含着服装与装饰两个部分。通常iii我们的平常演出为塑造舞蹈作品的艺术形象,在舞蹈表演开始前我们总要根据舞蹈角色造型要求,使用既定的舞蹈的服装和装饰,来对自己进行全面的修饰和装扮,从而使自己由生活的状态,更好的跨越到舞蹈作品中的角色状态。
二、舞蹈服饰的萌芽
注视舞蹈服饰,我们会不由得为那些模拟与奇幻、写实与浪漫交织整合成的造型语言和造型方式怦然心动。在这里,人类的自然景观、人文景观、精神景观等,几乎都能以舞蹈服饰自有的造型语言和造型方式得到体现。从自然界的宇宙星辰、山川兽石、花鸟鱼虫,到人类社会的精神情感、宗教信仰、审美观念、地位身份等等,都能做成头饰戴在舞蹈者头上,或调用色彩绘绣、镶嵌成图案饰在舞者的衣服上,或制成某种形式的衣服穿在舞蹈者的身上,或做成饰品戴在舞蹈者的身上,等等。而探究这些问题的由来,我们探索的视线便会被引向舞蹈的起源。
在最原始的生活中,人们为了生存,就要通过劳动来获得食物。最开始的劳动指的是狩猎,以狩猎为生存方式的原始人,从本能地模仿狩猎对象中,发现了披戴兽皮兽角、挂饰鸟羽等,装扮成鸟兽模样、做出鸟兽动作所带来的神奇效果――它使得不易被原始人靠近和捕获的鸟兽,由于被原始人的模样形象所迷惑而变得容易靠近和捕获。狩猎成功率的提高,生存利益的获得,又给他们以舞蹈的激情。这种身着兽皮鸟羽的行为,就是最初原始人舞蹈中的舞蹈服饰。
随着生活水平的渐渐提高,原始人开始有了自己的信仰和崇拜。于是,有些自然体,诸如动植物等,被看做是与某氏族有着亲属或其它特殊关系的,则被尊崇为本氏族的图腾神、保护神,而有了图腾崇拜。而原始人落实崇拜所采取的具体步骤手段,往往是以原始宗教舞蹈为重头戏的宗教祭祀仪式[2]。为了感应和召唤神灵以降,仪式的展开总是伴随着带有自觉角色意识特征的对各路神灵以及与神灵有关的多种角色的装扮、模拟、迎送、取悦、求祷和借助神力打鬼驱疫的种种舞蹈情节。
显而易见,就在这种明确的、有意识的角色扮演中,舞蹈服饰不仅悄然萌芽,形成了自己的原始造型特征,并且这些原始造型特征,还将舞蹈服饰引向了创造发展之途。后来的舞蹈服饰就是在它的基础上,跟随者社会历史的发展步伐,滋润着舞蹈文化的阳光雨露,而逐渐成长为舞蹈服饰的参天大树。
结语
通过本篇论文我们不难了解到舞蹈服饰是舞蹈形象最外显的形象造型。一个成功的舞蹈作品,首先它的舞蹈服饰就应是成功的。幻想当大幕升起,舞蹈形象开始的一刹那,首先闯入观众视线的往往是舞蹈演员的身体着装,演员妙曼的身姿与服装揉为一体,令人不禁叹为观止。随着民族舞蹈的不断创新和发展,舞蹈服饰也在不断地弃旧创新,它不仅是作为舞蹈作品的包装品,它也在一定的基础上点缀着整个舞蹈作品,适当的遮盖弱点,突出着舞蹈者的优势,为整个舞蹈作品起到了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张琬麟.舞蹈服饰论 [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8
[2]隆荫培 徐尔充.舞蹈艺术概论 [M].上海音乐出版社,20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