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滇国时期云南民族舞蹈进入了繁荣兴盛期



古滇国时期出土的青铜器物中,有数十件表现古滇国舞蹈内容的舞俑形象和舞蹈图像,统称为古滇国青铜舞蹈图像。大量的舞蹈图像表明,古滇国时期云南民族舞蹈进入了繁荣兴盛期,形成了云南民族舞蹈发展史上第一个集大成时代。


图片 1

古滇国祭祀机制推动音乐、舞蹈发展。古滇国原始宗教盛行,人们崇拜万物神灵,相信祭祀活动能取悦神灵以得到神灵庇护,因此祭祀活动受到古滇国统治政权的重视,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频繁地举行祭祀活动,青铜器物上可见多种不同内容、形式的祭祀活动场景。古滇国祭祀必有舞蹈,歌舞敬神成为祭祀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青铜舞蹈图像中的舞蹈大多与祭祀神灵紧密相关。
青铜舞蹈图像分为执兵器舞和执乐器舞,在执乐器舞中使用的乐器有石寨山出土的铜葫芦笙:分为直管和曲管两种。直管的上端焊接圆雕的虎噬牛图像,下面有一个较大的圆孔,背面有六个长方形孔;下端为一圆球体,圆球正面有一个很大的圆孔,似铜勺形状,吹奏时可起共鸣作用。曲管的上端有一圆形吹孔,下端圆球体的正面有七个开孔,可插竹管。从青铜器上的演奏图像可看到,直管葫芦笙为横吹,曲管葫芦笙为直吹,与近代西南少数民族吹奏芦笙的方式相同。
铜锣整体作斗笠状,边沿有一个半环钮,正中铸八角太阳纹,其外为三角形齿纹及圆涡纹一周,再外为舞蹈人物一周,人物腰系短裙,手中各持羽翎作舞蹈状。
铜编钟一套6件,形状纹饰相同,大小不一。断面作椭圆形,唇口齐平,器身上大下小,顶部均有半环钮。上段两侧各铸有蜿蜒的龙形纹四条,左右对称。下段为绳编纹两周,双旋纹一周。编钟大小依次递减,最大的高40.3厘米,最小的高29厘米。

滇是一个古族名,在今中国云南省东部滇池附近地区。你知道有哪些关于滇青铜的文化吗?一起来看看以下文章了解一下吧!

图片 2
笙是簧管乐器的一种,古属八音之一匏类,在我国殷、周时已开始流行。笙的外形式样很多,不同地方又具有自己的特色。距今两千多年前的云南古代滇族,他们使用一种笙类乐器——葫芦笙,分直管和曲管两种,演奏形式多样,或独奏,或合奏,或伴奏不等。现今云南一些少数民族中,仍有此种乐器使用。

滇青铜文化

1972年,云南江川李家山24号墓出土了一件牛饰铜葫芦笙,青铜质地,通高28.2厘米,断代为春秋晚期,属于曲管葫芦笙一类。曲管葫芦笙一般于柄端见吹孔,下面球形体上常见五孔或七孔。牛饰铜葫芦笙曲管上段见一圆孔,下部正面见五孔,背面一孔(孔内原插有竹管,发现时已朽腐)。

滇青铜文化概述

该笙造型独特,装饰异常巧妙。形体如一葫芦,葫芦管显然制作得夸张一些,弯曲如弓,增强了形体的“曲线美”。更为精彩的是,曲管的顶端焊接了一头犍牛,作站立状,尾巴长拖于地,两牛角宽大,似翘首期盼,等待希望……,牛静,葫芦静,情景更静,艺术价值极高,给人以美的享受。

贮贝器顶盖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

下面这个祭祀贮贝器顶盖为大家讲述了被凝固下的历史瞬间:

这天是一个宗教节日,风和日丽,人们聚集到王国的都邑里,平民百姓与商人交易买卖,有背包袱的、有骑马的、有肩荷铜锄的、有手捧籽种的,还时常有穿着不同服饰的外国人穿行其间,他们是远方来的外国使节,向伟大的滇国之王进贡。人群中有一个滇族的贵族妇女乘坐4人抬着的肩舆(一种有点像滑竿的无顶小轿)经过广场,她的地位无疑非常高贵,周围的人纷纷向她行礼。

在这热闹的集市的一角却散发着恐怖的血腥味。广场中央伫立着权威象征的铜鼓和巨柱,有个男子被捆绑在木牌上行将受戮,以神灵的名义,他将被用作祭祀的牺牲。地上还有被砍去头颅的尸首,他的亲人在旁边跪地,双手抱头哭泣。还有一位赤身的受刑者,手脚被缚,还被两人牵曳着,伏卧在两段木板之上,让人担心他即将被斩的腰部。不远处,还有一些更可怕的柱子,柱脚的巨蟒正在吞噬活生生的人体

牛虎铜案

这是一件牛虎铜案,这件东西在滇文物当中是一件非常珍贵的精品,我们可以看到它整个案的形态,它的器身是由一个站立一头大牛,牛的四个蹄子做整个案的四条腿,在前后的蹄之间,有两个横梁,把它支撑起来,在牛的尾部,爬着一只虎,这个虎的口部咬住牛的尾部,另外整个虎的前爪向后拉这个牛的后胯,所以这样使得整个器身形成前后的动态的平衡。在它的牛的背上,它做成一个案的形状,中间有点像内稍微凹进一些,它的周边有一个凸起,这个上面就可以摆放一些东西,所以牛虎图案可以做摆放祭器,拜访祭祀品做这个来用,所以这件东西它是一个非常珍贵的一件器物。

贮贝器

这件贮贝器它整个造型像一个圆筒型,中间是束腰,下面三个扁足,它器身中部,盖上和这个器身上,都有两两对称的虎形的器耳。它这是一个套盖,在器身上印刻着很多花纹,在它的盖的顶部都是一幅立体雕像,这幅雕像是表现了当时纺织的一个场景,这件器物是在江川李家山墓地当中出土的,在这个顶部这个雕像,我们可以看到中间一个铜鼓上面蹲坐着一个镏金的贵妇人,这个贵妇人的前面有一个妇女手捧着四合,侍奉在她身前,在她前面的另外一边还有一个妇女,跪在她的前头,像接受他的训斥,他后面一个妇女打了一个伞,为她,侍奉她。除了这几个人以外,另外几个人都是女性,这些人都是在忙碌地进行纺织。这一共上头立体雕像一共是10个人物,这个也是表现了他储备器,表现她纺织的生产活动。

滇青铜文化的技艺水平

古滇国的工匠们不但能具有高超的艺术水平,他们已经能够掌握铸造技术中铜和锡的合适比例。兵器中锡的比例较大,以使其硬度提高;装饰品中锡的比例较小,以便造型,反映出古滇人已熟知不同金属的性能。有的器物表面经过了镀锡、错金、鎏金的处理,镶嵌以玉石纹案,有着对称和端整的外形,花纹精致繁缛。贮贝器和一些扣饰上的人物,虽不过3公分大小,但都眉目清晰,面部表情可见。器物上线刻的纹饰很浅,但技法却很熟练,都是两千年前工匠们凭手工刻画的。这些文物表明,滇国是一个自成体系的、独立的青铜文化类型。

介绍古滇国的青铜文化

云南玉溪的古滇国青铜文化,玉溪地区青铜器分布广泛,文化内涵较为丰富,发现青铜器的地点遍及云南省玉溪市江川、澄江、华宁、云南玉溪、通海、元江等县区,新平、峨山也发现零星青铜器。

规模较大的云南玉溪江川李家山古墓群,位于江川县旧县城南约3公里早街村旁多依山支脉的小山岗上,高100余米,1966年11月,早街生产队社员在此山西南坡修梯田,发现了一些青铜器和玉石等物,当时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县文化馆约请省博物馆工作人员到现场调查,收集到一些出土器物,经分析研究,确认此地有古墓群。后报请上级同意,于1972年正式发掘,共发掘古墓27座,出土文物1300余件。古墓群的时代分早晚两期,早期的第21号墓经放射性碳素测定,距今约2.500年,上限约在春秋战国之际,下限到西汉中期。晚期墓上限在西汉中期,其中有出土较多的铁铜合制器物、铁器和典型的中原文物,其年代下限可晚至东汉时期。出土文物按质分有青铜器、铁器、玉器、石器、陶器、漆器、竹木器和玛瑙等,其中青铜器有1000余件,其种类有兵器、生产工具、生活用具、乐器和装饰品等。兵器有戈、矛、钺、戚、啄、斧、剑、镞、弩机、狼牙棒、盔甲等。生产工具有锄、削、凿、鱼钩、纺织工具等。生活用具有壶、尊、罐、勺、釜、甑、斗、碗、洗、伞盖、枕、案、储贝器、镜、带钩等。其中牛虎铜案是;件稀有的古代艺术珍品。铜镜、带钩等典型中原文物的出现,说明云南玉溪江川李家山铜器已受中原文化影响。第21号墓出土的一把铜柄剑,从剑柄的色彩判断,当地铸造的可能性较大。

目前发现和掌握的资料,属滇文化的青铜墓葬云南玉溪市内还有澄江木官山、红塔区平滩、宋官等古墓群。云南玉溪元江县收集到的出土文物约200余件,主要是青铜器,有少数陶片、石器。青铜器主要是兵器和生产工具,有矛、斧、钺、剑、镞、凿、锄等。有些兵器上铸有几何图形和圆锥人头立体像,具有强烈的少数民族风格。华宁斗姆阁古墓群,农民挖墙基出土10余件青铜器,主要属滇文化,其中l件刃上有血槽的矛,与元江出土的矛相同。

1990年和1991年先后两次分别对云南玉溪市刺桐关和梅园古墓进行了发掘,获得一批青铜器、铁器、银器及陶器。

1991年5月,早街村民在李家山钻槽采矿,新的墓葬及随葬品被暴露,经云南玉溪地区和江川县文物管理所联合调查,确认为青铜时代墓葬。1991年12月-1992年6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云南玉溪地区文物管理所及江川县文物管理所联合组队,对李家山古墓群进行第二次大规模考古发掘。在1100平方米范围内清理墓葬58座,出土铜、铁、金、玉等随葬品2066件。出土文物中除大部分器物种类与第一次发掘相似外,尚有大量器物为滇青铜文化遗址考古发掘之首见。被评为1992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并于1993年选送部分精品参加在上海举办的中国文物精华展,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1994年春,为配合中日文化交流,又在李家山发掘了一座墓葬,出土青铜器、铁器计100余件。

云南玉溪李家山古墓群为典型的滇式墓葬,年代为战国至东汉初期。两次发掘清理的85座墓葬全部为竖穴土坑,分为贵族墓和平民墓。墓内人骨大多已朽,从墓中残存的零星骨骼看,当为仰身直肢葬。大部分为单人葬,仅少数为二人合葬。根据判断,当地铸造的可能性较大。

目前发现和掌握的资料,属滇文化的青铜墓葬云南玉溪市内还有澄江木官山、红塔区平滩、宋官等古墓群。元江县收集到的出土文物约200余件,主要是青铜器,有少数陶片、石器。青铜器主要是兵器和生产工具,有矛、斧、钺、剑、镞、凿、锄等。有些兵器上铸有几何图形和圆锥人头立体像,具有强烈的少数民族风格。华宁斗姆阁古墓群,农民挖墙基出土10余件青铜器,主要属滇文化,其中l件刃上有血槽的矛,与元江出土的矛相同。

1990年和1991年先后两次分别对云南玉溪市刺桐关和梅园古墓进行了发掘,获得一批青铜器、铁器、银器及陶器。

1991年5月,早街村民在李家山钻槽采矿,新的墓葬及随葬品被暴露,经云南玉溪地区和江川县文物管理所联合调查,确认为青铜时代墓葬。1991年12月-1992年6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云南玉溪地区文物管理所及江川县文物管理所联合组队,对李家山古墓群进行第二次大规模考古发掘。在1100平方米范围内清理墓葬58座,出土铜、铁、金、玉等随葬品2066件。出土文物中除大部分器物种类与第一次发掘相似外,尚有大量器物为滇青铜文化遗址考古发掘之首见。被评为1992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并于1993年选送部分精品参加在上海举办的中国文物精华展,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1994年春,为配合中日文化交流,又在李家山发掘了一座墓葬,出土青铜器、铁器计100余件。

李家山古墓群为典型的滇式墓葬,年代为战国至东汉初期。两次发掘清理的85座墓葬全部为竖穴土坑,分为贵族墓和平民墓。墓内人骨大多已朽,从墓中残存的零星骨骼看,当为仰身直肢葬。大部分为单人葬,仅少数为二人合葬。根据随葬品组合情况,男性墓随葬品多以礼仪器、兵器、生产工具及扣饰等为主,女性墓则以金铜钏、贮贝器、纺织工具及针线筒等为主。贵族墓区有大型墓葬6座,最大的墓葬墓口长6.8米,宽5.6米,深6米。墓中随葬品有执伞铜俑、编钟、铜鼓、贮贝器及金腰带、金剑鞘等数量较多的金器、玛瑙、玉器,可判断为滇王族墓葬。从人物形象和活动场面来看,滇族男子多手执兵器和生产工具,以从事战争、狩猎、农耕为主,而女子多以纺织、养殖为主。这种因性别不同而形成的社会分工,反映在随葬品上的区别,在古代墓葬制度上是习见的。

云南玉溪李家山墓葬出土的文物中有兵器、乐器、礼仪器、生产工具、纺织工具、生活用具、装饰品、马饰等。器物质地有青铜、铁、金、银、玉、石、木、漆等,其中绝大多数为青铜器。兵器有矛、戈、剑、斧、钺、戚、镞、啄、弩机、盔甲,剑鞘、狼牙棒等共计680余件。其中一吊人矛,刃部尾端两侧各悬吊一发型为椎髻的裸体男子,双手反缚,身体弯曲,头部下垂,似作痛苦呻吟状,为滇族中受刑的奴隶或战俘,形象生动感人。另有一手持剑形戈,右手反握剑柄作戈援,器表镀锡,光亮而锋利,造型奇特,为兵器中罕见之珍品;再如兽纹臂甲,呈圆筒状,上粗下细,背面有开口,口沿处有对称的两排穿孔,便于紧束。甲面精美、细致的线刻花纹,为豹、虎、熊、鹿、猪、鸡、鱼、虾、蜈蚣、蜜蜂、甲虫等动物和昆虫图像,线条流畅、活泼,形象生动、逼真。生产工具有锄、削、凿、铲、鱼钩、镂孔器等。其中镂孔铜锄和蛇形柄镂孔器为一般生产工具中少见。纺织工具有卷经杆、刷形器、弓形器、钺形器、工字形器、打纬刀、纺锤、针线盒、针线筒、绕线板、锥、纺轮等。生活用品有壶、杯、罐、勺、尊、釜、甑、碗、洗、枕、案、镜、盒、镳斗、伞盖、带钩、贮贝器等。乐器有编钟、铜鼓、葫芦笙。礼仪器有执伞俑、杖头以及其他仿动物造型的兵器。装饰品有圆形扣饰、长方形扣饰、房屋形扣饰、动物浮雕扣饰、玛瑙扣饰、宽边玉镯、铜孔雀、鎏金牛头、金腰带、金板指、杯形金饰、兽形金饰、金项链、金手镯、铜镜、钏等。马饰有辔、铃、策、泡、节约、马衔、一通筒、三通筒、铜片等。李家山墓葬出土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牛虎铜案,为滇青铜文化的杰作。铜案为一虎二牛组成,案主体为一立牛,四蹄作案足,前后腿间有横梁相连,椭圆形盘口状牛背为案面;大牛腹下横立一小牛,立于大牛前后腿的横梁上;尾端一虎四爪抓住大牛后胯部,虎口紧咬大牛之尾。大牛颈部粗壮,肌肉丰满有力,神态安静稳重,虎则撕咬攀抓。静与动兼之,轻与重平衡,喻示自然界生命抗争与力量的较量。由于造型奇特、工艺精湛,被誉为稀世珍宝。

贮贝器中有一虎牛鹿贮贝器,通体呈圆筒状,腰部微束,下有三足。足为踞坐人形,头部及双手上托器身;腰部有阴刻花纹,一组为衔蛇孔雀六只,另一组四人,分别牵牛、赶牛、持斧,还有鹿、牛及绳纹图案;器盖为圆盘形,顶端中央铸有一大牛,体态健壮有力;四周有一虎三鹿环立,虎环绕尾随三鹿作欲噬状;大牛头部直逼虎身,睁目视虎,作驱赶威慑状。贮贝器中场面宏大,人物众多的是祭祀播种贮贝器。器物主体呈铜鼓形,四耳三足。胴下和腰部饰竞渡和舞蹈羽人;盖上铸有35人:有端坐肩舆中的女性贵族,有抬肩舆、开道、执伞、跟随的男女仆人,有播种的农夫,有趁祭祀场所进行交易活动的商贩,头顶薪束者,手捧罐坛者,挟挎篮筐者,展示布帛者,或站或行,或蹲或坐,装饰和形态各异,形象生动传神。盖中央一圆孔,插立一高大铜柱,显然是滇人祭祀活动的场面。与晋宁石寨山出土的杀人祭祀贮贝器上血腥恐怖的场面相比较,西汉后期,由于中原汉文化影响的不断扩大,滇人祭祀活动也变得比较祥和文明了。

五牛线盒,战国时期,高31.2厘米、盖径18厘米,云南省博物馆藏。器身上段为圆形,下端微收束,至底部成圆角方形,平底。底部有四扁平足。器盖饰蛇纹及竹节纹,顶部铸立牛五头,牛腹上有云纹和编织纹。出土时盒内装有残丝线。执伞男俑,西汉时期,高61.5厘米,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藏。俑跪坐于铜鼓上,头顶挽高髻,耳佩环,颈戴串珠链。衣袖及肘,右肩挎宽带系剑于左胯,背披毡,后腰突出,外扎腰带,腹前戴圆形扣饰,臂上戴铜钏,跣足。双手执伞,伞已脱落。

祭祀扣饰,战国时期,高6厘米、宽12厘米,云南省博物馆藏。画面之右侧立一柱,上粗下细,顶端有两层圆台。柱上缚一牛,角倒悬一幼童,一人紧拉系牛颈及前腿之绳绕于柱,一人被牛踩倒在地作仰面呻吟状,一人拉住牛颈之绳,另一人双手挽牛尾。其下有二蛇盘绕,一蛇咬住缚牛之绳,另一蛇头上蹲一蛙。背面有矩形扣。

喂牛扣饰,西汉时期,长11.5厘米,高7.9厘米,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藏。一人一牛立于一条蛇上,人戴拖耳帽,着无领大衣,腹前挂圆形扣饰,跣足。牛肩、背部平实,绳系于牛角根部。喂牛人右手持绳,左手喂牛食物,牛伸舌舔食。背有矩形扣。

云南玉溪青铜器的造型艺术和制作工艺,崇尚自然和个性,粗犷奔放,富有想象力。在制造这些青铜器时,对铜、锡合金已掌握了适当的比例,并且知道因器物用途不同而改变配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