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美国现代舞之父”的泰德·肖恩

与丹妮丝早年创业于东海岸的同一时期,一位年轻标志、血气方刚、胸怀大志的小伙则在西海岸跃跃欲试。与丹妮丝以多血质为主的气质相比,他万幸地拥有了较多的粘液质。这种气质给了他足够的理性、逻辑和发展远景,而他则以此为基础,叠立起了一座辉煌的舞蹈圣殿。但这座舞蹈圣殿不仅是娱神娱人的表演场所,更是培养传人的教育机构。于是乎,他早在独闯天下的岁月里,便开设过一所舞蹈学校。这所舞蹈学校成为日后美国现代舞摇篮的“丹妮丝--肖恩舞蹈学校”的雏形,而教学与创作演出相结合的模式则使“丹妮丝--肖恩”这同一面旌旗之下,同一帮人马之中,崛起了舞蹈学校和舞蹈团这两个机构。
他就是被后人誉为“美国现代舞之父”的泰德·肖恩。他走上舞坛,既出于偶然,也出于必然。所谓偶然,是指倘若不是白喉留下的后遗症,医生断然不会建议他去习舞,以增强体能,矫正运动障碍。所谓必然,是指舞蹈的许许多多功能中,健身乃最基本、最实际、最具体、最有形可见的。正是这种功能使他从一轻度的残疾少年,一跃成为一位令众人为之倾倒的美男子——不仅出演了早期舞蹈影片《历代舞蹈》,而且还敢于在自编自演的独舞《阿多尼斯之死》里穿着极少地起舞,再现希腊神话中的这位美少年在仙国净土上的独特风采和神性感受。1914年,他率团作巡回演出的途中,与丹妮丝邂逅。两人相差10多岁的婚姻导致了多种观念与舞蹈风格的联姻,并将这种世界主义的精神通过多年的世界性的舞蹈巡回公演传播到了各个国家和地区。尽管他们的演出场所并不都是我们今天概念中的所谓严肃艺术的大雅之堂,而且还有一些杂耍演出的场地,但这种“在限制中求生存”的成功之路,可以说为后来者在寂寞而清贫的状态下继续创作,培植了韧性极高的基因。
对教学与表演一体化的机构之信念和迷恋一直刺激着肖恩的心,即使是在丹妮丝--肖恩舞蹈学校随着他与丹妮丝的婚姻解体而倒闭之后也不例外。此后的第二年,他又独立在麻省西部一个叫“里”的地方创立了“雅格布之枕舞蹈节”,并在此为自己新创建的清一色的“男子舞蹈团”安营扎寨“。然而,他为丹妮丝--肖恩舞蹈学校和舞蹈团确立的向多元文化开放的原则没有变,而这种原则直到他于1972年逝世依然如故,甚至延续到今天。各种形式的舞蹈——古典舞、现代舞、爵士舞、和民族舞均可在此拥有一席之地。肖恩的动作技术始终没有程式化,我们在他的代表性舞剧——《劳工进行曲》、《奥林匹克》、《物神崇拜》中,不仅看到了提炼于生活的动作,也看到了对印第安土著的宗教祭祀之改造和运用。与丹妮丝相比之下,他似乎拥有更多的教育家、理论家和组织家的素质,尽管他的舞台表演生涯一直持续到60多岁,被世人当之无愧地誉为男性舞蹈者中的第一位冠军,并为男性舞蹈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一生出版过专著六部,包括史论结合的《众家舞神》、《美国芭蕾》、《我们非舞不可》,教材式的《每个小小的动作》和《舞蹈教育基础》,以及自传体的《不朽的一千零一夜》。和邓肯一样,肖恩崇拜自然造物以及自然天成的美,而人体则是这些美中的至美。他曾天真的淳朴地提出过这种令道学家瞠目结舌的观点:每个美国人每年都应一丝不挂地在纽约广场上站一天——如此,美国就将成为一个优美人体构成的国家。和邓肯一样,他的这种理想是以其自身条件为必要的物质前提的——倘若他没有一幅健美的男性体格,是断然提不出这种貌似唐突的革命主张的。(文章作者: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